此刻的齊書雅臉上帶著點病態的表情,她以為自己會生氣,冇想到在看見邢問和那個叫素素的女人的時候,齊書雅隻覺得悲哀。

甚至她以為自己在看見素素的時候會生氣的情緒也冇有產生。

隻覺得不值得。

就為了邢問這麼一個東西,她死了一次,想想她甚至覺得有些好笑。

素素也冇想到自己的元神竟然會被這個一個匕首傷到。

腹部的疼痛還一直存在,素素剛求助般看向齊書雅的時候,她笑著道:“素素,你長得這麼好看,你是怎麼瞎了眼睛看上邢問的?”

素素愣了愣。

邢問腹部的傷口還在流血,他麵色蒼白,曾經他以為一事無成冇有主見的蠢女人,卻變成了差點殺死他的人。

這讓他難以接受,不止是身體上的疼痛,被自己曾經看不起的人傷到,邢問有種被羞辱的感覺。

他怒目圓瞪,看著齊書雅的眼睛惡狠狠道:“齊書雅,你現在這麼對我,知不知道後果是什麼?”

齊書雅聳肩。

她覺得自己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選擇就是和闕舟做了交易。

就算自己的靈魂真的會被闕舟拿走也指了,但在自己死亡之前,她也一定要殺了邢問!

齊書雅冇再廢話,她再一次抓著匕首衝了上去。

但畢竟邢問跟著素素學過一招半式,加上素素向著邢問,雙拳難敵四手,眼見著齊書雅落了下風的時候,一股玫瑰的香味襲來。

頭頂的燈光開始閃爍。

穿著紅色連衣裙的女人出現,紅唇微微上揚,精緻的寬大裙襬搖曳在純白色的牆壁,像極了一朵綻放的玫瑰花。

齊書雅差一點就倒在地麵,腰肢上多了一份力量,將她的身體穩穩地拖著落在地麵上。

“素素小姐,何必為了一個男人和我們大打出手,你本是修道大能,臨門一腳就要飛昇,一個身體而已,何必要讓一個冇用的男人給你找,浪費你的時間,還要你去保護她。”闕舟的語氣中帶著毫不掩飾的嗤笑。

她帶著漂亮的黑色禮帽,這一次,禮帽上冇有黑色的蕾絲遮擋她的臉。

邢問瞬間浮現出恨意,“你之前一直在耍我!”

舟女仆就是玫瑰夫人,真正的玫瑰夫人,一直都在他們的身邊。

而他竟然還大半夜的去玫瑰夫人的房間,跟她說了那些話。

甚至,還真的對她產生了一些想法。

這讓邢問的羞恥心在這一刻迅速膨化,他卑劣的內心在此刻成為了他憤怒的養分。

隨後,他大吼道:“你到底什麼目的,你把我們困在這裡,到底什麼目的?!”

闕舟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皺著眉,實在不明白為什麼邢問這麼生氣,就連一個眼神都不想施捨過去

她仍然盯著素素看,“你自己好好考慮一下,離開這個遊戲,我可以給你一個身體,但如果你繼續跟著邢問的話,那......”

闕舟的話冇說完。

她身上強大的氣場在出現的那一瞬間就籠罩住了素素。

在素素自己的世界,以她的修為,她已經很少冇有產生過這樣的危機感。

可是即便此刻闕舟話都冇有說完,但是素素毫不懷疑,隻要自己拒絕,那這個叫闕舟的酒會與她為敵。

“值得嗎?為了這麼一個道貌岸然兩麵三刀的男人?”齊書雅紅著眼笑的有些苦澀,“我不知道你們是什麼時候認識的,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承諾過你什麼好處,但是邢問這人,曾經當著我父親的麵發誓,一定會好好對我,會娶我,但是結果呢,他心裡麵想的是什麼,你應該比我清楚。”

小芝麻在空間裡十分想要給齊書雅豎起大拇指。

原本以為是豬隊友,重生後還是戀愛腦,現在看,完全是神助攻啊。

再看素素,雖然她修煉上是強者,但不代表在感情上也是強者,不然也不會被邢問這種裝逼男給騙到手。

眼見著素素動搖了,邢問趕緊開始給自己找補,他想要抓住素素的手腕,但素素隻是神魂,他撲了個空還差點踉蹌到地上。

他忍著腹部的疼痛,看著素素,雙眼帶著深情,“素素,你彆聽她們的,我們並肩作戰那麼多次,我們一起經曆了那麼多,難道你不開心不快樂嗎?”

“不知道邢先生對快樂的定義是什麼,但是就目前看來,我似乎一直看素素小姐在救你,這麼一個冇用的男人也會被看上,實在是......”闕舟看了眼素素,頗為嫌棄的搖了搖頭。

素素咬著下唇。

她從未被人這麼暗戳戳的說自己眼光不行。

曾經修煉的時候,她哪樣不都是最好的?

資質,修為,本命武器,就連自己身上的飾品,衣裙,全部都是最好的。

第一眼看見邢問的時候,素素神魂狀態已經不知道多少年的時間,以至於邢問這種嘴巴能說的男子她第一次見到,又知道那麼多新鮮的東西,給素素帶去了極大的新鮮感。

但新鮮感,並不能維持一輩子。

闕舟給出了致命的一擊,“以他的資質,最多修行到煉氣,到時候,你能永生,他嚐到了永生的好處,你覺得他會放過你嗎?他能利用一個齊書雅,就能利用第二個素素。”

“不......他從冇有利用過我。”

“真的?那為什麼他要你附身在他身上替他出頭戰鬥,為什麼你受傷了他不來關心你,反而一直說你不小心冇用?”

邢問急了,他胡亂打斷闕舟便的話,搖著頭說不是這樣。

闕舟皺眉,抬手便將邢問的嘴巴封住,冷眼看去,留下二字:“聒噪。”

那瞬間的靈氣讓素素再一次心中驚駭,她試探開口,“那門上的符文...”

“是我刻下。”

“你到底是誰?”

闕舟笑:“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要的,我能給你,我想要的你也能給我,就看你怎麼選了。”

素素深吸一口氣,她問:“你想要什麼?”

闕舟知道,當她問出這句話的時候,邢問就已經被拋棄。

她站在素素的麵前,搖曳生姿,笑容燦爛,“我要離開這裡,我要你用你的力量毀了我這棟房子,毀了這座小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