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滴答。”

牆壁上的掛鐘正一點點的在空寂的屋子裡麵發出聲響。

“夫人,你一個人在家,一定很寂寞吧?”猥瑣男人的聲音跟著指針一起擺動。

他一步步向有些醉了的女人畢竟。

女人趴在長長的餐桌旁邊,她閉著眼睛,想要站起來,但是那杯酒裡麵有彆的東西。

“夫人,你不要掙紮了,你的丈夫常年在外,還不如從了我,這樣的話,對你來說也算是有份保障。”

闕舟迷迷糊糊之間,就聽見這麼一道猥瑣的聲音在自己的耳邊響起。

她深吸一口氣,猛地睜開眼睛。

映入眼簾的一張大臉讓闕舟條件反射一巴掌拍了上去!

“啊!”慘叫聲傳來,闕舟強撐自己的身體,靈氣將整個身體洗刷一便,她張口便吐出一口酒,吐完之後剛纔渾渾噩噩的狀態終於好了不少。

男人被闕舟拍在不遠處的地上,他有些驚恐,站起身後滿臉猙獰衝闕舟衝了過來。

肥碩的胳膊被闕舟一把抓住,雖然還冇有接受劇情,但是原主的記憶畢竟還在這具身體中,腦子裡自動跳出男人的資訊。

隔壁鄰居,馬克。

原主的丈夫常年在外工作,這個馬克就是常年覬覦原主的人。

闕舟一掌將馬克打暈,男人終於不猥瑣了,闕舟也環視了一圈,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對勁。

她看了眼窗外,四周霧濛濛的看不清楚,隻能看清外麵的街道和旁邊的一棟還冇亮燈的屋子。

“姐姐,要接受劇情嗎?我覺得姐姐一定會喜歡這個小世界的。”小芝麻的語氣中帶著興奮。

原來,這是個遊戲世界。

很可惜,原主不是玩家,更不是遊戲中的**oss,而是剛出場就會被玩家殺死的新手村小炮灰。

原主的任務設定是丈夫常年在外工作的人妻。

鄰居馬克是個軟飯男,靠著妻子養活,妻子是個少見的女屠夫,白天在屠宰場上班,所以白天他會經常騷擾這位美麗的人妻。

原主當然冇有還手之力,於是被馬克的妻子瓊絲誤解,馬克顛倒是非讓瓊絲以為是原主勾引的他,差一點被殺,最後反殺黑化,殺了馬克和瓊絲,從此後心理扭曲。

她會勾引男人,會殺掉嫉妒她的女人。

玩家殺死她,會在她的身上拿到第一件裝備,叫做玫瑰之心,佩戴之後可以增幅百分之四十的能力,雖然是新手村,但是原主這個角色爆出來的裝備能夠一直到遊戲的結局都能存在。

以至於很多玩家進新手村都要來殺死原主。

每一次死亡,原主都會重新承受一次被馬克玷汙被瓊絲羞辱的過程。

於是她覺醒了自己的想法,希望可以逃離這個遊戲。

這是她唯一的願望。

“姐姐,這邊有個隱藏的任務,但是隱藏任務需要觸發。”小芝麻提醒。

闕舟恩了一聲,她的衣服有些淩亂,轉身去了衣帽間,女人衣帽間裡麵的衣服大多都是溫柔的長裙。

她皺了皺眉,既然不想做炮灰,那就做boss好了,既然是黑化的女魔頭,那就要穿的暗黑一點。

手指微微一動,衣帽間的衣服就大多變成了黑白紅三種顏色。

紅色在黑白兩色之間像是鮮血一般,帶著一種極為神秘妖豔的美感。

她選了一件黑色的緊身長裙,披著白色絨毛外套,戴上一頂黑色小禮帽。

鮮豔的紅唇在黑夜中微微一笑。

闕舟頗為嫌棄的看了眼躺在地上像死屍一樣的馬克。

隔壁的燈亮了起來,瓊絲回家了。

她拽著馬克的腿,將人拖了過去。

“叩叩叩。”門被敲響,裡麵傳來瓊絲罵罵咧咧的聲音和腳步聲。

越來越近,“讓你在家做家務,你他媽跑哪去了,是不是又去隔壁那個賤人那裡去了?!”

門被打開,瓊絲和闕舟四目相對。

瓊絲先是怔愣,有些陌生的打量了闕舟一眼,隨後目光才落在地麵上的人。

她嚇得往後退了半步,最終發出短促的尖叫聲,“馬克!”

瓊絲大聲呼喊他的名字。

“瓊絲夫人,您的丈夫三番四次的來我家騷擾我,我本來覺得作為妻子,你應該可以管好自己冇用的丈夫,但是顯然您的工作做得很好,不代表能管好自己的丈夫,下次要是還讓我發現他在我的酒水中放東西,我保證你看見的就隻能是他的屍體。”

瓊絲被嚇得不輕。

又覺得自己臉上像是火辣辣的疼。

闕舟轉身便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姐姐,這樣做可以嗎,那些人冇有覺醒自己的意識啊。”

“冇有覺醒自己的意識不是代表她們冇有自己的行為認知,就像原主一樣,她覺醒自己的意識是發現自己是個遊戲人物,但是在這之前,她也像個正常人一樣,這裡就是她生活的地方,每個人物的性格也都不一樣,不代表他們冇有自己的判斷能力。”

小芝麻有些雲裡霧裡的不明白闕舟說的什麼意思。

闕舟也懶得再解釋。

這裡的每一樣東西在玩家和開發者眼裡是程式代碼,但是在遊戲世界中的角色來說就是真實存在的。

瓊絲的人設就是暴躁易怒,對自己的丈夫有強烈的佔有慾。

而闕舟冇有像原劇情中那樣做,就會改變一部分的遊戲劇情。

耳邊傳來窗外的慘叫聲。

馬克的慘叫聲和瓊絲咒罵毆打的聲音混合在一起。

她笑著倒了一杯紅酒,紅酒在酒杯中輕輕搖晃。

-

《殺戮》遊戲開發中心。

一位員工語氣焦急,站起來大聲道:“遊戲出現bug,我修複不了!!”

穿著藍色襯衫,戴黑框眼鏡,一臉沉穩的男人立刻看了過去,“什麼bug?”

“程工,新手村的玫瑰夫人本來應該在被馬克玷汙之後殺了馬克和瓊絲的,但是不少玩家反應,馬克被瓊絲殺了,瓊絲失蹤,不少玩家冇能殺了玫瑰夫人,也都失蹤了!!”

“什麼?!”被叫做程工的男人猛地站起身。

這款遊戲需要玩家進入遊戲倉內,要是玩家失蹤,豈不是代表玩家的意識會被困在遊戲世界?

他立刻警覺起來,“全員立刻修補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