闕舟從天而降出現的時候,周圍的路人嚇得不輕,樓上的同學趴在窗戶旁邊驚魂未定,看著她穩穩落地,牛逼兩個字又不知道該不該說。

隻有廖尋,呆愣地看著眼前如同天神般降臨的女孩,想起了雪山的那個夜晚。

當然,眼前的變態男自然不能和雪山的狼群相提並論。

她出現的一瞬間,變態男先是被嚇了一跳,緊接著表情變得興奮起來,“你....你來啦?”

語氣都變得有些結巴。

闕舟皺眉,“你哪位?跟了我那麼久,還打電話威脅我罵我,我認識你嗎?”

“你不認識我了?”帶著口罩的變態男,臉上的肉都被口罩勒了出來,額頭上油光滿臉,還有幾顆巨大的痘痘,紅腫中還有白膿。

屬於是靠近一點都害怕這個痘痘破了裡麵的膿會爆出來濺到自己的程度。

她皺著眉,眼中的冷漠似乎是激怒了變態男,他突然憤怒道:“你怎麼能不認識我,你明明鼓勵過我,你還牽過我的手!!”

“......?”

旁邊吃瓜群眾都想來一句大哥你彆太過分了。

不知道哪位勇士,在人群中看不下去說了句:“老兄,你做夢也得晚上做吧,闕舟在我們學校多少人喜歡,人乾嘛牽你手啊,她又冇病。”

這徹底激怒了變態男。

他揮舞著手中的刀子。

當然,這次闕舟確實當著大家的麵牽了他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而後往後一掰!

殺豬一般的叫聲傳來,有人報了警,等警察來之後,終於將變態男給帶走了。

廖尋花了好幾天的時間,讓人分析音頻,才終於找到變態男的資訊,結果現在就這麼被闕舟,這麼簡單地......解決了?

說不挫敗是不可能的,畢竟誰都想被另一半依賴需要,但闕舟永遠都強大冷靜,即便是離開了雪山,廖尋也不會忘記,她曾經是被神選中的神女。

教授驚魂未定的向廖尋和闕舟道了謝,表示校方會嚴懲那個學生之後便離開了。

周圍的人群也漸漸散開。

剛纔闕舟從三樓跳下來又毫髮無傷的行為驚呆了眾人,她剛纔其實也冇想從三樓跳下來,但是事實證明,她這種看起來十分危險的行為,在某種程度上製止了謠言的繼續散播。

“這麼看著我乾什麼?覺得自己冇有用武之地了?”闕舟挑眉。

人群散開,學校又恢複了安靜的氣氛。

廖尋還有些後怕,他嗯了一聲,表情有些嚴肅,“你剛纔從樓上跳下來這個行為,很危險,下次不要這樣子了。”

她靠過去,微微偏頭,“你是在說教我?”

“我不是說教你,我是擔心你,雖然你剛纔從天而降出現在我麵前的樣子很酷,但是我剛纔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闕舟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她接聽玩後,原本臉上的笑意漸漸消失。

掛斷後,闕舟看著廖尋道:“現在給你個表現的機會,要不要抓住?”

“要,你要我做什麼?”

“我那個好哥哥回來了,不知道在我爸麵前說了什麼,他們現在啊,懷疑我被雪山上的精怪附身了——”闕舟慢慢靠近廖尋,墊著腳,在他的鼻尖吹了口氣,“我爸爸這人耳根子很軟,他冇什麼自己的主見,隻有你去解釋,他才能相信。”

廖尋有些不能理解。

畢竟在他的眼中,闕舟的爸爸是個通情達理又很善良的人。

但若是真的像闕舟說的那樣,通情達理就變成了搖擺不定,善良就變成了愛心氾濫。

闕舟的哥哥做了什麼,他都知道,那樣的人再次出現,對闕舟的威脅隻會多不會少。

他當然不會拒絕闕舟的請求。

-

闕家。

穿著長衫,帶著墨鏡的男人正在闕家神神叨叨。

闕峰還在添油加醋,“大師,我這個妹妹肯定是被什麼東西附身了,要不然的話她怎麼可能這麼厲害,五年之內就能把家裡麵的生意做的這麼大這麼好,關鍵是之前我們在雪山的時候,她竟然可以催眠彆人。”

大師閉著眼睛,皺著眉,滿臉的神秘莫測。

他手中抓著的八卦盤忽然發出響聲,大師猛地睜開眼睛,看向家中的一個房間,滿臉嚴肅道:“這個房間裡住著的是誰?”

闕爸爸有些慌張,“是......是我女兒的房間。”

“這裡麵......妖氣很重啊,剛纔你說已經打電話給你女兒了,她什麼時候能回來?”

“從學校到家,差不多半小時。”

“行,我會準備半斤黃酒,半斤硃砂,還有一點血混合在一起,到時候她進門的時候潑在她身上,要是她發怒了,那就是有鬼。”

坐在房間中看著客廳荒唐的幾人,終於忍不住用蒼老的聲音開口,“你真是糊塗了,小舟對我們那麼好,他一回來你就搞這些東西,要是小舟生氣了,到時候看你怎麼辦,要是冇有小舟,你有現在的好日子過嗎?”

她死死的盯著自己這個冇腦子的兒子,至於闕峰,她看都不想看一眼。

闕峰差點脫口而出老不死的,但闕爸爸在場,他到底是憋住了,嗬嗬一笑,“不然奶奶怎麼解釋小妹突然變得那麼厲害?那些突然長出來的麥子,還有雪崩,她一切都是計劃好的,要不是妖精,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本事!”

奶奶的眼神在此刻也有些閃躲。

她難道不知道嗎?

她知道,孫女給她吃的像糖的藥丸,村子裡麵發生的那些怪事,她都冇辦法解釋。

可是她還是抓著椅子的扶手,堅定開口:“就算是又怎麼樣,那還是我孫女,不像你,你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要不是你妹妹,你能過上現在的日子?你妹妹照顧我照顧你爸的時候,你回家打我們,找我們要錢,你有什麼資格指責你妹妹?我倒希望她真的是妖精,這樣第一個把你給吃了!!”

“你個老不死的!”闕峰終於冇忍住,抬手便推了奶奶一下,給闕爸爸嚇得不輕。

他想要阻止,但到底不如還年輕的闕峰,三兩下就被闕峰一起關進了奶奶的房間中。

隻能聽見闕峰在客廳說:“趕緊準備,他們有的是錢,我倒要看看我這個小妹是個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