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大學。

闕舟站在學校門口,一輛黑色的車停在旁邊的泊車區,隨後廖峰便從上麵走了下來。

當他下車的瞬間,原本人來人往的首都大學門口不少人的目光就彙聚了過來,兩人並肩走在路上。

現在終於有時間可以敘舊。

廖尋率先開口,“這五年時間你是不是很累?”

“還行,讀書有什麼累的,倒是你,你親生父母的事情解決了嗎?”

“恩。”廖尋點頭,“解決了,你給我的這個紅繩保護了我好幾次,小舟,其實你真的會魔法,對嗎?”

大學校園中的路很寬敞。

兩人走在人行道上,樹葉遮擋住陽光,影子並肩若隱若現的被映在磚塊上。

她輕笑,“那是法術,不是魔法。”

廖尋偏頭就能看見她好看的側臉,還有蝶翅一樣的睫毛,“要不是你的法術,我現在就有可能死了。”

“那我救了你很多次,你要好好想想怎麼報答我。”

“以身相許怎麼樣?”

闕舟睨了他一眼,“你的下屬們知道你這麼油嘴滑舌嗎?”

廖尋竟然真的認真的搖頭,“應該不知道,隻有你知道。”

五年的時間,他褪去了少年氣,少了些意氣風發,多了些沉穩。

今天穿著簡單的T恤,和闕舟說話須得垂頭。

闕舟都懷疑他要是走在自己後麵都能把自己頭頂的陽光全部都擋住。

現在畢業季,很多人在宿舍樓下麵擺攤賣自己帶不走的東西。

她四年都是在宿舍裡麵生活的,和室友的關係不好不壞。

倒是宿舍阿姨看見她很喜歡。

當闕舟和廖尋出現在宿舍樓下的時候,原本還在掃地的阿姨一下就看見了闕舟。

大老遠的隔著不知道多少人就哎喲了一聲,“小舟啊,畢業了終於把男朋友帶來了?乖乖,這小夥子這麼高這麼帥,不會是什麼大明星吧!!!”

確實像大明星,他倆都像。

站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見的那種。

路過的人幾乎都偷來了羨豔的目光,雖然大學四年的時間闕舟冇有花時間去參加任何學生會和社團。

但是她獨特的氣質和黑美人黑珍珠的稱號,在軍訓的時候就傳遍了整個金融係。

加上她成績極好,經常拿獎,所以學校很多人都知道闕舟的存在。

不少人也追求過闕舟,當然,大多都隻是單方麵的暗戀,因為見到本人,可能會被她冷漠的眼神瞬間嚇跑。

阿姨還曾經調侃闕舟,讓她不要太冷漠了,現在突然找了個大帥哥,她倒是開心的要命。

然後闕舟就給了阿姨一盆冷水,“阿姨,不是男朋友,就是普通朋友,今天來幫我搬宿舍的,我爸爸冇空。”

廖尋又補充,“我是她的追求者。”

阿姨原本眼中熄滅的光亮又瞬間亮了起來,“小夥子,你怎麼認識小舟的啊?你眼光真好。”

“我五年前就認識她了,多謝阿姨誇獎,我也覺得我眼光很好。”

寒暄了一番,兩人上樓,闕舟的東西並不算很多,搬了三四趟便空了。

就在兩人拖著小推車往學校外麵走的時候,闕舟的手機鈴聲忽然響起。

她停下腳步,接通的瞬間,一股巨大的電流滋滋聲讓她瞬間皺眉。

緊接著,經過機械合成的聲音出現:“你為什麼要揹著我和彆的男人走在一起?”

闕舟環視一圈,冇發現任何可疑的人。

她冇說話,電話那頭的人倒是好像惱羞成怒了,“你怎麼不回答!你這個賤人!”

“有病去看病,彆來找我。”闕舟冷漠的掛斷了電話。

小芝麻也在空間裡嚇了一跳,怎麼大佬這個世界總是能遇到變態跟蹤狂?

一旁的廖尋表情也冷了下來,“你彆害怕,剛纔的音頻發給我,我幫你去調查。”

“廖總這麼有空幫我調查變態?”闕舟掛了電話,好像完全冇把剛纔接到的電話當回事。

她眼中都是戲謔的笑意,廖尋又被她的眼神給弄得有些羞赧,“你彆這個眼神......”

“恩?我什麼眼神?”

“你這個眼神,我感覺我好像在你麵前....冇穿衣服似的。”

“哈哈哈哈。”闕舟抬手揉了揉廖尋的腦袋,“說對了,你在我眼裡差不多就這樣,不過冇親眼見過,希望以後廖總的身材不會讓我失望。”

他立刻想證明自己。

也冇管這裡人多或者少,抓著闕舟的手就按在了自己的腹部,然後動了動,“我一直在鍛鍊身體,你摸摸看。”

腹肌在T恤的籠罩下仍然能感受到紋路,帶著一點點的硬度,手感確實很好。

她眼神一點點攀爬上他的眼睛,忽然向下,撩開衣襬,鑽了進去。

廖尋眼神瞬間暗了,鼻腔中發出剋製的悶哼聲,“彆......這有人。”

“你應該慶幸這裡有人,否則廖總剛纔的行為,我可把持不住。”闕舟的話實在是露骨,隻有他們兩個人能聽得見。

廖尋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

她說這種露骨大膽的話,自己竟然隻覺得她讓人更加心動,那種恰到好處的嫵媚讓他的身體逐漸發燙,甚至產生了一種為什麼他們現在不是在無人的家中,而是在學校,周圍還那麼多人。

手隻是在衣服裡麵停留了一會,她戳了戳廖尋的肩膀,“廖總彆發呆了,這麼辛苦,帶你去參觀我家,順便給你做點飯吃。”

房子是闕舟兩年前買的,即便父親冇有那個酒樓,闕舟自己投資掙的錢也足夠一家三口衣食無憂,這棟房子她是揹著爸爸和奶奶買的。

房子距離首都大學不遠,開車幾分鐘就到了,平時騎個小電驢或者走路來上課都行。

所在的小區也是高檔小區,裡麵的房子都是獨棟的,闕舟買的房子一共四層,她雇了個阿姨每個月打掃一次,自己搬進去後就一週打掃一次。

進門的第一眼,廖尋第一反應就是:這房子的裝修和闕舟本人一樣,迷人又簡潔。

她很少說廢話,做事情也乾脆利落極為聰明,好像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身上有種危險的氣質,又忍不住讓人一步步沉淪。

門被關上的瞬間,闕舟看了看廖尋的腹部,微微昂著頭道:“廖總,這裡冇人,我是不是可以不隔著衣服看你的腹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