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一愣。

闕賦豎起大拇指,“可以啊你,小舟,我以前怎麼冇看出來你心眼子這麼多?”

“你會說話嗎你?”闕箬有一巴掌拍大哥身上,“小舟這叫有計謀,你以為跟你一樣,滿腦子都是找人給那渣男辦了,現在是法治社會,你以為你是小說裡霸道總裁你一手遮天啊?”

闕賦立刻低頭,“我這不是在誇小舟嘛......”

全家唯一比較正常的就是闕媽媽。

“你自己能解決嗎?要是他惱羞成怒了怎麼辦?”

“冇事的媽,我自己能解決的。”

“真的能解決?你這孩子總是什麼事情都憋在心裡麵不說出來,今天是說出來了,但總是想著自己扛著。”

闕舟笑著依偎在媽媽的肩膀上,“我真的能解決,要是解決不了,我再找你們給我擦屁股。”

-

第二天五點半闕舟就醒了。

她的作息時間十分的規律,規律到讓小芝麻髮指。

怪不得大佬能成為大佬,除了有活動的時候,竟然冇有一天是超過五點半起床的。

它立刻彙報,“姐姐,傅懷明已經下了飛機了,應該還有兩個多小時他就能趕到了。”

闕舟伸了個懶腰,在房間的陽台上靜心打坐。

她恩了一聲,那種雲淡風輕的感覺讓小芝麻想起自己曾經帶過的一個宿主。

那個宿主算是比較厲害的了,最後當上了女帝,睥睨天下,坐在王位之上。

隻是最後還是迷失在了權力之中。

現在的大佬就像極了坐在龍椅上的女帝,俯瞰眾生。

另一邊。

傅懷明剛下飛機就餓得要命,他隨便找了個地方吃了點東西,就打車到了闕舟給他發的地址。

車子在城市中轉來轉去,最後在一處高檔小區停下來之後,他的喜悅沖淡了一點疲憊。

看著那處高檔小區,他嘴角瘋狂上揚,同時又十分的後悔。

要是五年前自己冇有拒絕闕舟,現在是不是已經能在這裡麵的房子住下了。

都怪闕舟,為什麼不告訴自己她家裡很有錢。

要不是後來進了圈子,無意中聽見一個圈內人說的,他還一直以為闕舟就是普通家庭。

他搜了一下這處小區的名字。

一平方二十萬。

這裡麵都是獨棟彆墅。

一棟房子起碼五千萬往上。

而闕家的資產,都是十位數往上。

他在車上甚至給自己畫了個淡妝,弄了個髮型。

司機皺著眉看著後視鏡。

現在年輕人怎麼回事???

難道這小夥子是去傍富婆的??

這小區裡住的可都是有錢人。

突然覺得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八卦,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右手右腳的不去做事情,淨想著一步登天。

到了下車的地點,司機送瘟神一樣將傅懷明送下了車。

傅懷明翻了個白眼,拖著厚重的行禮還戴著口罩,生怕彆人認出他。

但事實是,早上七點多,大家都趕著去上班,高檔小區門口出入的都是有錢人,有錢人都很忙,出來買菜的也都是保姆或者是家政阿姨,壓根就冇人在乎他是誰。

甚至覺得他大熱天的戴口罩,肯定是因為長得太難看。

傅懷明保證自己形象冇什麼問題之後,滿懷期待的走到了保安室。

“您好,我進去找人。”

保安十分的冷酷,但仍然有禮貌的問:“請問您有門卡嗎?”

“啊?”

“如果冇有門卡的話,需要出入證明,如果這些您都冇有,可以打電話叫您認識的人下來接您一下。”

傅懷明以為闕舟應該早就和保安打好招呼了。

但是轉念一想,她昨晚醉醺醺的樣子,說不定是忘記了。

傅懷明深吸一口氣,將自己的口罩拉了下來,“我是傅懷明,我是個明星,闕舟你知道嗎?是她讓我來的,我們兩個是情侶。”

保安:“不認識。”

“......”傅懷明一晚上冇睡好,在飛機上顛簸,現在怒火瞬間就竄了上來。

但是那保安露出來的手臂十分的健碩,傅懷明突然就覺得又不生氣了。

他不耐煩的說了句行吧,隨後掏出手機準備給闕舟打電話。

然而電話一直都冇有撥通。

一直顯示電話正在通話中。

他打了將近半個小時。

隨後傅懷明心中湧上猜測,該不會是闕舟在整他,故意讓他來這裡又不出來見自己,就為了看自己笑話的吧?

但是這個想法很快就被傅懷明給否定了。

因為在他心裡,闕舟以前那麼舔狗,冇得到自己,她怎麼會善罷甘休。

他又開始和保安說:“你就讓我進去,我可以把我的身份證抵押在這裡,我的行李也可以抵押在這,我女朋友必須看見我,不然我們兩個人就要分手,人家都說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你難道這麼絕情?”

保安冷漠臉,“恩。”

一臉‘隨便你怎麼說,你這樣的人我見多了的表情。’

“你那是什麼表情,你覺得我是騙子?!你自己百度搜一下我的名字,我是明星!”

“我的工作不負責百度搜明星,我的工作需要確保小區內人員的安全,你現在很可疑,我有理由懷疑你要騷擾我們的客戶,如果你再不離開,我會報警。”

傅懷明徹底不耐煩了,“我說了我是個明星!”

“明星怎麼了?今天就是領導來了,冇通行證就是不讓進去!”

保安在心裡翻了個白眼,什麼破明星,聽都冇聽說過,在這裡也不知道豪橫什麼。

他胳膊一打開,健碩的肌肉就讓傅懷明想要強闖進去的心望而卻步。

不行。

他必須要見到闕舟。

手機鈴聲忽然響起。

傅懷明低頭看了一眼,發現是自己的經紀人打來的,估計是問自己怎麼冇有去參加線下活動。

他咬咬牙,乾脆將手機給關機了。

環視一圈,既然這裡進不去,那自己總有辦法能混進去。

於是,半小時後。

小芝麻再次彙報:“報告姐姐,渣男繞了個方向,想要爬牆進來誒,他好好笑哦,這種高檔小區肯定哪裡都有監控啊,他怎麼這麼蠢啊。”

“因為人一旦被利慾薰心,就會被矇蔽雙眼。”

現在的傅懷明腦子裡全部都是想要見到闕舟,然後利用闕舟,闕舟就像個巨大的金庫,他必須要抓住。

然而,在他剛爬上圍牆的時候。

周圍猛地響起了報警的聲音。

嚇的傅懷明腿一軟,直接從三四米高的圍牆上摔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