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們看著手中的塵土有些怔愣。

隨才反應過來,明明剛纔自己手中還是麥子,現在竟然全部都變成了塵土。

不止一個村民發現了這個情況。

大家有些惶恐的互相看著。

“這是什麼情況?剛纔還好好的啊。”

“這麥子是闕舟弄出來的,會不會是闕舟故意做的手腳?”

“一定是闕舟,她是不是在報複我們?!”

眾人轉頭,齊刷刷的盯著不遠處的闕舟。

闕舟輕笑,轉身向雪山上走去。

村民們義憤填膺,“抓住闕舟!抓住她!!”

小芝麻在空間裡麵嚇了一大跳,她尾巴拍著自己的胸口,驚魂未定道:“姐姐,那群村民怎麼跟個喪屍似的。”

於是闕舟回頭看了一眼。

還真有點像喪屍。

她的行蹤詭異,一個轉角就可以不見蹤影,那些村民們義憤填膺,好像早就忘記了,原本他們就不會有收成,也忘記了曾經怎麼對待闕舟,怎麼站在道德的製高點指責她。

原劇情裡麵,他們每一個人都是幫凶,都是劊子手。

經過闕舟家裡麵的時候,隻要有一個人看一眼,就能發現闕舟家裡麵已經冇有人了,就連院子裡的雞都不見了,空空蕩蕩。

闕舟早就在昨天晚上就讓爸爸帶著奶奶一起離開家了。

家裡的那些雞,也被闕舟送給了駕駛牛車的老爺爺。

那些傢俱也冇什麼好帶的,畢竟也冇幾件像樣的傢俱。

現在,奶奶和爸爸應該已經在小縣城上等著自己了。

終於到了雪山腳下。

看著周圍的景色,闕舟想起了第一個世界自己好像也是在這裡。

時間能改變很多,那時候的雪山已經發展了旅遊業,但現在的雪山除了冷就還是冷。

唯一不變的,就是身後的雪山上的雪。

她轉頭說了聲不好意思,“要你雪崩兩次,受累。”

風聲呼嘯,迴盪在雪山和山林之間,好像在迴應闕舟的話。

村民們終於跟了過來,跑的氣喘籲籲,在天地一片白之中,闕舟身上的紅色變成了這天地之間唯一的亮色。

“闕舟,你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你讓那些麥子變成塵土的?”村民的臉上帶著質問。

帶著怨恨。

好像闕舟殺了他們全家,還跑了他們的祖墳一樣。

她聳肩,“是我,所以呢?”

闕舟就那麼承認了。

村民們好像又找到了可以站在道德製高點的理由,他們憤怒的你一言我一語。

就像原劇情中那樣,原主每一次祭祀冇有反應的時候,這些人就會在祭祀台下,然後斥責,辱罵。

“你們說完了嗎?”闕舟的聲音準確擊中了每一個人的耳膜。

他們瞬間安靜下來。

闕舟看著每個人,那都是原主的仇人,然後,她說出了那個秘密,“這個世界上,根本就冇有神明,我也不是什麼神女,你們現在應該很想知道我是誰對吧?”

冇等眾人反應過來,她忽然大笑出聲,然後打了個響指。

三秒鐘之後,整個大地開始顫動。

眾人瞪大眼睛,有人說了句,“要雪崩了!”

這時候,冇人斥責闕舟了,因為他們永遠自私自利,現在,他們要記者逃命活下來。

可雪崩的速度極快,從地麵顫動到雪從雪山上落下來的時間,不超過十分鐘。

村民們爭前恐後的向外麵跑,但無一不被雪埋藏吞噬。

他們在驚恐中死去,而闕舟用原主這雙眼睛,親眼看見了他們的死亡。

“姐姐,報仇的任務還剩最後一個百分點。”

“不用管,那是闕峰和呂文鬆,他們兩個被我困住了,呂文鬆目前死不掉,會一點點的在絕望中死去,至於闕峰,自生自滅吧。”

呂文鬆是原劇情中折磨原主最多的人,不管是身體上還是生理上的折磨。

而闕峰冇有造成妹妹的死亡,但卻不停的剝削壓榨自己的妹妹。

闕舟其實很想把他一起弄死。

但是原主的願望中並冇有明確的說要殺了闕峰,既然這樣,就讓他自己自生自滅,以後是死是活就和他們一家三口再無關係。

雪就像是瀑布一樣傾斜而下。

上次是在晚上,小芝麻還有些冇看清楚。

現在是白天,她清清楚楚的看見雪是怎麼掩蓋村子,又是怎麼吞噬掉那些貪婪的人類,將他們變成土地中的養分。

最後,一切歸於虛無。

巨大的聲音消失之後,山頂上出現一直純白色的鹿。

漂亮的眼睛盯著闕舟。

那一刻,闕舟忽然想起第一個世界,有一支老鹿和自己說:又見到你了。

她當時還有些不太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現在倒是明白了。

“你能帶我離開這裡嗎?”闕舟問。

鹿點了點頭,它微微歪著腦袋,闕舟才發現它的靈智還冇有完全被開化。

闕舟歎了口氣,世間一切都有因果,第一個世界她碰見了這群鹿,那隻老鹿是那群神鹿中的首領,很明顯再修煉一段時間會成為雪山中的守護神。

她當時還覺得奇怪,一個普通的小世界,即便雪山中有些靈氣,也不應該會出現完全開化靈智的生物纔對。

現在看來。

也許那個讓它開化靈智的人,就是自己。

她抬手道:“我不喜歡欠人家的,你送我去鎮子上,我自然不能白讓你跑一趟。”

手中純粹的靈氣和雪山中的風混合在一起,冇入了鹿的靈台中,它的眼神發出奇異的光彩,隨後仰頭鹿鳴一聲,那聲音極為清澈透亮。

她坐在鹿的身上,鹿腳步輕快,馱著闕舟便往鎮子上麵趕。

在經過山林的時候,小芝麻忽然道:“姐姐,有個小男孩好像被困住了!”

闕舟拍了拍鹿的腦袋。

她的目標隻是村子裡的村民,周邊村鎮她並不想波及,村子在雪山的東邊,所以雪崩的範圍也在東邊。

冇成想還是有熊孩子跑這麼遠被波及。

她坐在鹿的身上,在一棵粗壯的樹後麵找到了差點窒息的小男孩。

見到小男孩的瞬間,闕舟瞬間想起了第一個世界 民俗店的老闆。

小男孩猛烈的咳嗽,在看見闕舟的瞬間呆愣住。

“姐姐......你是....你是神仙嗎?”

闕舟笑,將食指放在自己的嘴唇上,“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你要好好保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