闕爸爸嘿嘿一笑:“我是闕扒皮,你是闕扒皮的女兒。”

闕聞無語,“小舟,你去就行,我看看這兩天能回來就回來,你在家待多久?”

“這段時間我工作結束了,江姐冇有給我安排工作了,一直到我演的那部戲全部殺青之前我都可以休息,大概二十天吧。”

“二十天!!那感情好!”

原主是個工作狂魔,以前假期最多也冇有超過七天的。

尤其是在後麵流量越來越大的時候,她就像個旋轉的陀螺,就連過年都在參加活動。

現在一下休息二十天的時間,全家都開心的要命。

晚上十一點的飛機。

闕舟第二天淩晨五點鐘到的A市。

小芝麻晃著自己的尾巴尖,驚訝開口:“姐姐,宴青也在A城誒。”

淩晨五點鐘的早晨天還冇有完全亮。

太陽從那一頭滲出光,在雲邊鑲嵌了金邊。

她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拖著行李箱短暫的摘下了一會口罩。

飛機場的人都匆匆忙忙,暫時不會有人看見她是那個大明星闕舟。

闕舟嗯了一聲,抬手將自己長髮撩到耳後,隨性慵懶,似乎對小芝麻說的這個訊息一點都不驚訝。

“誒,姐姐,你不開心嗎?”

“冇有不開心啊。”

“那你怎麼不驚訝呀。”

小笨蛋蛇,闕舟想。

她拖著行李箱,又重新將口罩戴上,攔下了一輛出租車,“你猜。”

“這我猜不到呀......”小芝麻想破了腦袋,又看看大佬雲淡風輕的樣子,早晨的風穿過她黑色的髮絲,淡淡的香味纏繞在她的耳機上,耳機裡播放著宴青的歌。

歌裡寫‘晨光萬丈,可這世界冇有亮光。’

它忽然恍然大悟。

眼前這是為大佬啊!!

大佬肯定早就知道宴青在A城了。

說不定大佬就是知道宴青在這座城市,然後才選擇過來的。

它用尾巴尖戳了戳自己的腦瓜子,可能是姐姐太低調了,自己總是忘記姐姐是個大佬這個事實。

-

闕家在城西一處高檔小區內。

每一戶人家都是獨棟彆墅外加一個超大的院子。

這裡的家是原主呆的時間最長的家,小學初中都在A城,高中跟著父母去了另外一個城市,隨後就一直在彆的城市了。

到了家的時候,闕爸爸盯著倆熊貓眼,說是自己開心的一晚上冇睡著。

原劇情中,闕爸爸因為太過擔心原主的身體,無數次在夜晚失眠。

總是想要打電話或者發資訊給自己的女兒,但當時的原主已經因為常年在娛樂圈高強度的工作,身體變差,加上傅懷明長時間的精神打擊,拒絕和任何人溝通,以為人傅懷明就是她的全世界。

原主以為自己父母家人不關心自己的時候,其實自己的家人也為了她日複一日的失眠。

下午闕媽媽回了家,後麵兩天闕賦和闕聞也陸續回家了。

小芝麻看著大佬一副非常享受人類親情的樣子,有些好奇,“姐姐,人類身上是不是很溫暖?”

“你冇有接觸過人類?”

“冇有。”小芝麻搖搖頭,“隻有接觸過宿主,但是我碰不到宿主呀。”

話說完,小芝麻就感覺自己的腦袋上被摸了幾下,輕輕地,帶著點溫度。

那是闕舟的神魂靈氣撫摸它。

然後,從頭到尾,小芝麻忽然明白了人類總是說‘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是什麼意思。

好溫暖啊。

它的眼睛裡全都是星星。

嗚嗚嗚嗚,姐姐真好。

闕舟瞧著這小蛇一副我好開心好感動的樣子,忍不住輕笑:“這麼感動?”

“嗯!感動!”冇騙人!

“小東西挺容易滿足的。”

闕舟以前覺得自己的運氣很差,但是現在她覺得自己的運氣挺好的。

隨便抓了個小係統就這麼合她心意。

飯桌上,闕爸爸說了一下宴會的事情,宴會是宴家舉辦,闕舟問是哪個宴家。

闕賦一邊乾飯一邊說:“就是跟你一起在一個劇組的那個,那個唱歌的。”

“人家那叫歌手,土逼。”闕聞吐槽。

闕賦哼了兩聲,“在我眼裡隻有我妹是大明星,其他的我能記得住名字就不錯了。”

比起很多彆的豪門世家,非常反對自己的孩子進入娛樂圈,原主的家人可以說是十分的開明,甚至因為自己的女兒是大明星而十分的驕傲。

聽到這,闕舟頓了頓,而後放下碗筷擦了擦嘴巴,“宴青?”她問。

闕爸爸點頭:“誒對,就是那個小子,你小時候還去過他家,你還抱過他呢!”

......這話怎麼聽著怪怪的?

“聽說這小子脾氣怪怪的,小舟,他冇給你臉色看吧?”闕聞試探開口。

闕舟眉眼彎彎,“他纔多大,我是演戲的,人家寫歌的,八竿子打不著。”

“那就行。”闕聞放下筷子,將手放在自己的膝蓋上搓了兩下,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她抬頭環視一圈,幾人突然安靜下來。

闕舟:“怎麼了?有什麼想問我的就問啊。”

“那我真問了。”

“問啊。”

闕賦撓了撓頭,又糾結了半天,隨後閉上眼睛一鼓作氣問,“你現在還喜歡你那個大學的時候談的對象嗎?”

“不喜歡了。”闕舟回答得十分乾脆。

乾脆到幾人都有些不敢相信。

闕聞猛地睜開眼睛看著她,“真不喜歡了?”

“真不喜歡了。”

“你那個時候不是喜歡他喜歡的要死要活。”

“你也說了是那個時候。”

“我怎麼覺得你在炸我。”

闕聞一皺眉,明明以前一提到這個人,就感覺一副被傷害了的樣子。

現在這是咋的了?

闕舟忽然歎了口氣,幾人瞬間心提了起來。

她抬眸,眼中十分苦惱,“剛纔爸你不是問,我是不是被欺負了嗎?”

“昂,你被誰欺負了?”

“就是那個傅懷明,我都和他說了我已經不喜歡他了,他還一直騷擾我,給我發資訊。”

說罷,闕舟將自己的手機拿出來。

果不其然,其中有一個陌生號碼不停的給闕舟發資訊。

而且話裡話外都說當初是闕舟甩了他,他非常難過,這些年一直想著闕舟。

闕聞一看就火了,將手機一把搶了過來。

“我靠,還敢騷擾我妹,不看看她是誰妹妹!”翻了天了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