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還有些冇反應過來,“離開?去哪?”

“去哪都行,奶奶,我想讀書,如果我要讀書的話我就要離開這個地方,奶奶你難道不想離開這個吃人的地方嗎?”

正如闕舟說的那樣,其實奶奶心中比闕舟更清楚這裡是個吃人的地方。

但是她從小在這裡長大。

對這裡有種特殊的感情,她有些猶豫。

闕舟也早就預想到了,指望一下子就能讓奶奶和爸爸答應離開這裡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拍了拍奶奶的後背,又給了一枚丹藥給她,“冇事兒,以後再說這個問題。”

“外麵那些東西......小舟,我和你爸爸都聽見你說的什麼神明的指示了,是真的嗎?”

“是假的。”闕舟看著奶奶蒼老的眼睛開口。

奶奶張了張嘴巴,似乎對闕舟這麼實誠的行為有些冇反應過來。

一開始闕舟也冇想瞞著奶奶和爸爸,她一邊摸著奶奶的額頭,一邊說:“這世界上也許有神,但是神不會那麼閒,閒到天天來我們這個鳥不拉屎的小地方看我們的莊稼是不是會收成,大部分的神都不會插手人間事情的。”

“你這孩子怎麼說的好像真的見過似的。”

小芝麻心想,可不見過麼,姐姐自己就是神,神界事情頗多,就像姐姐說的那樣,自己的事情都管不過來,哪裡還會去管人類的事情。

而且小世界那麼多,除了天道會管理小世界,但天道也隻是保持小世界劇情故事線穩定發展的神明。

其餘的神在神界,估計小世界看都不會看一眼。

闕舟笑了笑:“反正奶奶就不用擔心我的事情了,你和爸爸就在家裡麵好好養病,那些人送東西來我們就收著,這村子上的人,誰冇有受過我爸爸或者是爺爺的恩惠?現在就當是報答我們的了,我等會給你們煮點弄點麪條吃。”

奶奶還有點捨不得,麪條和雞蛋對於他們來說,就隻有逢年過節的時候每個人最多就吃一個,麪條就更是吃的很少了。

都是吃點包穀米飯,或者是米糊湯糊弄糊弄。

所以奶奶和爸爸都很瘦很瘦。

當廚房裡麵升騰起香氣的時候,闕舟順便將那些人送的東西都給放在了廚房的破舊櫃子中,並且上了鎖,還在櫃子的底部畫了鎭壓符,為的就是不讓闕峰把這些東西拿出去賣掉或者吃掉。

原主的哥哥成天都在外麵,在外麵乾什麼也從來不和家裡人說,闕舟也懶得去管,離開這個地方的計劃裡麵,闕舟並冇有準備把這個不爭氣的哥哥帶上,看著奶奶和爸爸吃完東西睡下之後,天已經黑了。

田地裡麵全部都是人。

大家看見了闕舟的本事,回去之後飯都冇吃,全都去田地裡麵翻新土地然後等著晚上十二點的來臨。

村長也聽見了外麵的動靜,打聽到訊息之後,村長還有些不屑。

心裡麵覺得肯定是闕舟忽悠這些人的。

但當晚上十二點來臨的時候。

闕舟站在村子的田地中。

整個村子的田地都在差不多的地方。

頭頂的月光格外的亮,不遠處的雪山倒影著月亮的月光,將整片土地都鍍上了溫柔的銀白色。

鼻尖充斥著雪混合泥土的香味。

她抬起胳膊,仰著頭,閉上眼。

那一瞬間,闕舟的身上好像都在發光。

眾人看見她不由自主的雙手緊握,心中都帶著期盼。

如果闕舟真的能像今天下午那樣讓小麥在這麼寒冷的條件下長出來,那闕舟就真的是名副其實的‘神女’。

他們一定好好供奉著闕舟。

好像有什麼光亮正從闕舟的身上從外散發出去。

有人發現泥土已經開始有些動靜。

緊接著,嫩綠的芽從土地中破土而出。

就在大家興奮不已的時候,闕舟卻忽然收手了,“今天就到這裡了,剩下的,我明天和後天還會來的,這幾天的時間,你們記得保護好你們的嫩芽,如果被凍死了,那神明也救不活。”

“這麼快嗎?可是今天下午,你不是直接讓麥子成熟了,現在你怎麼不直接讓麥子成熟?”一個男人撐著自己的鋤頭,有些不滿的問。

他覺得闕舟這樣子就是在故意吊他們胃口,或者是闕舟現在壓根就冇那個能力。

闕舟的眼神掃過去,瞬間就讓那個男人噤了聲,她還有些稚嫩的麵龐帶著不容人抵抗的絕對權威,“你自己來種一個都活不了,我和神明讓你們的麥子能變成現在這樣就好好感恩戴德吧,這樣做本身就是逆天而行,要是你想讓你的麥子迅速長出來也行,你把你自己的壽命分給這些麥子,這些麥子就能迅速生長了,你說好不好?”

男人哆嗦了一下,趕緊搖頭閉嘴不在說話。

剛纔她是神女,但現在,她睜開眼睛,原本明亮的雪山,卻像是她身後的地獄,眾人發現闕舟好像變了很多。

但是冇人懷疑。

因為她表現出來的能力,讓眾人相信,她的這種變化,也許真的和神明有關。

她離開了田地,人群自動讓出一路。

即便闕舟往自己家的反方向走去,也冇有人問。

隻有小芝麻在空間裡問:“耶?姐姐你你不回家嗎,現在都能一點多了,不睡覺啦?”

“還有點彆的事情做。”

“彆的事?”小芝麻想了想,“難道是男主的事情?每次姐姐隻有在碰到男主的事情的時候,纔會不管睡覺不管吃飯,什麼都不管去找男主。”

闕舟頓了頓腳步,“恩?我有這樣子嗎?”

小芝麻立刻點頭如搗蒜“有啊有啊。”

小蛇搖頭晃腦,開始說起這幾個世界每次卻好走碰見男主的時候做的那些事情,說著說著,她感覺氣氛好像有些不對勁,抬頭一看,闕舟的神魂正帶著笑看著自己,雖然在笑,但小芝麻還是嚇的一激靈,立刻識相閉上了嘴巴,“我錯了,我不說啦。”

認慫的速度倒是很快。

闕舟輕笑一聲,徑直向雪山走去。

此刻的雪山中,幾隻雪狼正虎視眈眈。

盯著眼前孤零零的一個人類。

那人類腿上似乎受了傷,血腥味讓幾隻雪狼口水滴落在了地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