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劇情中,村長很會給原主畫大餅。

他確實會一點點的醫術,僅限於感冒這種小病,但是原主的奶奶不出意外應該是風濕病還有各種老年病交織在一起,壓根不是感冒這種小病能相提並論的。

村長的老婆精神有些問題,具體什麼問題原主不知道,但是聽爸爸說過,似乎是因為年輕的時候和村長打架,村長失手把老婆推倒,頭撞到了桌子角上,從那之後精神就有點問題了。

在村長的心裡,自己這個精神有問題的老婆是他的恥辱,彆人一般都不當著他的麵提起他的老婆。

闕舟現在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話又說的這麼重。

不少村民已經睜開了眼睛,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就和原劇情中原主受到指責和傷害的時候,一樣的表情。

村長急的手就要抬起來打闕舟,但現在闕舟的身份是神女,按道理說,是比村長要更加尊貴的。

他額角上的青筋都憋出來了,到底還是把手給放了下來,他氣的大吼:“把神女給關起來,祭祀儀式上說話難聽是對神靈的不敬!”

“村長要不然你還是多讀書,你但凡說我品行不端言行不敬,說不定神靈還會真的看你一眼,話都說不好聽,我要是神靈,我看見你我就跑了。”

小芝麻:十分鐘之前還在為原主的悲慘遭遇生氣,十分鐘之後是誰爽到了她不說。

她笑的腦袋轉啊轉的,“村長這張黑臉真的是影響他的表情發揮哈哈哈哈哈。”

闕舟冇有反抗,雖然和原劇情中一樣被關起來了,但是原主被關起來是被村長當著所有村民的麵羞辱了一番,然後被關了三天。

現在是村長被羞辱了一番。

三天而已,眼睛一閉一睜就過去了。

關她的地方是一個小木屋,木屋被死死的封住,要是闕舟願意,一腳都能把這個木屋該踹塌。

但是她現在需要在這裡麵待著。

村長在外麵氣的要命,村民們有些擔心,“村長,你把神女給關起來,祭祀儀式冇辦法完成,我們的莊稼怎麼辦,今年天一直這麼冷,這都四月份了,要是還繼續冷下去,我們莊稼就真的一粒都活不成了。”

“是啊,村長,把神女給放出來吧。”

“放放放!”村長轉頭瞪著一群人,“剛纔怎麼不說放,現在我把人都關進去了,你們說要放出來?三天之後再放,再舉行一次儀式不就行了,這三天你們還能餓死不成?!”

他被氣的腦殼都有些發矇。

祭祀的地方在村頭,等大家陸陸續續離開的時候,天上忽然飄起了鵝毛大雪。

有的住的遠一點的村民愣住了。

“剛纔神女是不是說半個小時後會下雪?”

“是啊,現在到半個小時了嗎?”

“我感覺差不多了,我家從村頭到家差不多就四十分鐘,現在走到這裡,十多分鐘就到家,絕對的半個小時左右。”

“這麼神啊?”

說下雪就下雪,今天早上的天可好得很,一點都冇有要下雪的意思。

天就像是突然變了似的。

一個女人擺了擺手,“神有什麼用,要是能讓我們莊稼豐收那纔是真的神呢。”

“那倒也是,不過今天闕舟奇奇怪怪的,以前她可不敢這麼懟村長。”

“村長那是活該,成天趾高氣昂的,不就是個村長,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皇帝老子呢。”

眾人捂著嘴笑,冇有一個人要去替闕舟求情的意思。

原劇情中原主在小木屋中被鎖了三天,三天冇吃飯,出來之後人都暈了。

闕舟不是傻子,她當然不可能真的在這裡麵被關三天的時間。

外麵一冇動靜,闕舟抬腳一踹,木門瞬間就被踹開了。

“姐姐,你要回家嗎?原主的哥哥現在在家誒。”

原主這個哥哥也是極品,彆人家妹子要是當上神女,全家都開心,他倒是不開心。

不開心的原因不是因為心疼原主,是因為當上神女之後,神女不可以結婚,不能結婚他就不能把原主‘賣’一個好價錢,他就娶不到媳婦。

闕舟搖頭, “不回去,去山上看看藥材,摘點東西看看能不能賣錢。”

原主想要讀書就必須要走出雪山,離開這裡就必須要錢,所以現在搞錢最重要。

離開木屋,闕舟轉頭便去了山上。

這雪山愈發讓闕舟確定,這裡就是自己第一個世界來的雪山,隻不過,時間提前了幾十年。

雪山上的好東西很多,但是村子裡麵的人,彆說是認識藥材了,就是一些普通的菌子,他們可能都不認識。

倒是便宜了闕舟,撿了一個小時就撿了一堆東西,第二天一早,闕舟就跟著村口每天去鎮子上的牛車一起去了鎮上。

路程不算遙遠,但是牛車很慢,愣是走了兩個小時的時間。

拉牛車的爺爺是彆的村子的,並不認識闕舟,見她嘴甜,闕舟又塞了幾個采摘的果子,爺爺才答應捎闕舟一程。

平時這裡的村民都是跟著每週兩次的專車去鎮子上的,那隻需半個小時就到了。

雪已經不再下,周圍都是一片白色。

爺爺穿的有些單薄,他輕咳了兩聲,看了眼闕舟,“小姑娘一大早的去鎮子上要注意安全哦。”

“謝謝爺爺,我就是去賣點東西。”

“賣東西?你還這麼小,你家裡人呢。”

“家裡人有彆的事情做,我想著能幫一點是一點,我還是揹著他們出來的,爺爺要給我保密哦。”

爺爺的笑聲徘徊在闕舟的耳邊,他點頭,“好,爺爺給你保密,小姑娘你給的果子是哪裡摘得,好甜哦。”

“就在山上,爺爺要是想吃,我下次給您多摘點。”

“那不行,我不能白吃你的。”

“不算白吃,爺爺以後都帶我去鎮子上就好啦。”

一老一少相視一笑,達成了協議。

這爺爺有個老伴,孩子在城裡麵,他們老倆口捨不得村子就冇去城裡,看著闕舟倒是想起了自己的孫女。

一路上說說笑笑,兩人很快到了鎮子上。

鎮子也很破舊,不過比起村子已經好多了。

小芝麻搜尋到了附近的幾家藥店,闕舟和爺爺約定了時間地點回去,隨後便往藥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