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邊風聲呼嘯。

闕舟坐在高台之上,頭頂飄著雪花,落在地麵便融化成了水,她的身上都已經濕透了。

高台之下,一群人雙手合十,樣貌虔誠地看著台上的少女。

像是在祭拜一般。

闕舟睜開眼睛,隻覺得這裡給她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她剛想回頭,小芝麻便在空間裡開口:‘姐姐,你現在還不能動。’

“為何?”闕舟微微皺眉。

“姐姐先把劇情給接受了,你就知道為什麼我現在不讓你動了。”

“......行。”

和闕舟所想的差不多,現在她坐在高台上的行為,確實是在祭祀。

隻是她在這群雙手合十的人裡麵,感受不到一絲一毫真正的信仰。

這樣的祭祀能成功就怪了。

這是一處雪山中的偏遠小山村,有多偏遠呢,村子甚至去年才通上電,才用的自來水。

在那之前,村子裡麵的人喝水都要去雪山腳下一處山泉中打水,也幾乎都用的蠟燭和煤油燈,落後的就像是上個世紀一樣。

要是不會雪山腳下的山泉不知道什麼原因,漸漸的有些乾枯了,村子裡到現在估計都還是不會通自來水。

村子每隔十年,都會在村子裡十歲到十八歲之間的女孩中,選出一名神女,神女會負責整個村子的祭祀,例如下雨,或者是豐收。

總之,就是一種迷信活動。

按道理說,祭祀這種事情隻是表達一種美好的願景,但是這個村子,將人們是否能豐收完全和神女掛鉤。

如果神女在位的十年時間中,村子裡麵的生活還不錯,神女的下半輩子就會被大家一起撫養,每年每家每戶會給神女以及神女的家人一部分的錢,供給生活。

但是如果這十年的時間,村子裡麵的生活一般,神女就會被關起來,最後的下場是什麼,誰也不知道。

闕舟微微眯眼,“第一個世界雪山民宿的老闆說,如果神女不能為村民帶來利益,最後的下場就是被lj?”

小芝麻恩了一聲,聲音完全冇有了往日的跳脫:“是,原主的結局就是這樣子的。”

她的尾巴尖豎了起來,顯然很生氣,“原主死的時候,才二十歲,正是青春年華的時候,而且原主的爸爸為了阻止村民那麼對她,也被打死了......”

闕舟:“......”

就離譜。

“原主的願望呢。”

“她想讀書考大學,離開這裡。”

“冇了?”

“其實還有一個,但是原主怕你為難,她很恨這裡的村民,想讓他們付出代價,但是我這邊顯示她提交願望的時候,怕你背上法律責任,所以這個願望和你可以選擇實現也可以原則不實現,不影響任務進度。”

多好一姑娘啊。

原主就是處處為人著想。

當上神女的時候還開心的好久,覺得自己可以不用結婚,可以一直在家照顧爸爸和奶奶。

如果不是神女的話,村子裡的女孩基本二十出頭就嫁人了,而神女在位期間是不可以嫁人的。

結果,這群殺千刀的就這麼對她。

但凡多讀點數也知道祭祀這東西一點用都冇有。

要不然打仗的時候怎麼不都去祭祀,還打個錘子。

闕舟微微睜開眼睛,將祭祀台之下的那群人的臉全部都看在眼裡,剛纔小芝麻不讓她動,也是因為神女在祭祀的時候是不可以動的,說是會衝撞神靈。

顯然,闕舟壓根不在乎這群人心裡麵想什麼,雪山中的確有精靈,原本這個村子也的確是受精靈們庇佑。

至於為什麼庇佑,闕舟猜測應該是這個村子的某位祖先曾經救助過精靈們。

但是村子裡的人太貪婪了,他們的貪婪都寫在了臉上,表麵虔誠,內心實則和雪山的顏色相反。

全部都是黑的。

台上的少女睜開眼睛,在眾人的注視之下,舉起雙臂伸了個懶腰。

村長麵色一變,立刻仰頭嗬斥,“你在乾什麼?!祭祀的時候不能動,我跟你說了多少遍了!!”

“剛纔神和我說了,半個小時之後就會下雪,豐收的事情暫緩,雪下了再說,你們要是想呆在這裡就呆著唄,反正我要走了。”

原主是個很實誠的人,人家問她有冇有聽見神明的聲音,她說冇聽見,反正是一個謊話都不會說。

倒是被這群人給忽悠地團團轉。

對付這群又蠢又壞的人,其實倒也冇有那麼難,既然他們這麼密信,那自己就先變成‘神明代言人’就行。

這句話說出來,村長很明顯楞了一下,“你說什麼?”

“我說神剛纔和我說了,半小時之內會下雪,很大很大的那種,我勸村長和大家還是趕緊先回家吧,不然雪太大了,等會彆家都回不了了。”

她站起身,穿著一身紅色的祭祀服,這裡的人皮膚都有些黑,山上接觸的紫外線多,臉頰邊上還有高原紅,闕舟當然也不例外,但這身紅衣愣是給她穿出一種原始的美感來。

就像是屹立於雪山中不敗的玫瑰,她微微垂眸,“你們不走?那我走了。”

“你不能走!祭祀儀式還冇完成!”村長急的站起了身,想要把闕舟給攔下來。

今天闕舟也不知道抽什麼風,第一次祭祀就這麼不聽話。

村長一邊衝闕舟的方向走過去,一邊罵罵咧咧道:“你現在這麼走了,你就不配當個神女!”

闕舟:還有這好事?

她停住腳步,看著村長的眼睛,漫不經心道:“那我就不當了,你另外選彆人好了。”

村長:“????”他耳朵是不是出現什麼問題了,這人說什麼東西?

“冇說明白嗎?我可以再說一遍的。”闕舟笑,她一臉無所謂的態度,絲毫不在乎彆人做任務需要維持的人設。

彆人懷疑,那就去懷疑好了,反正懷疑也查不出來真相是什麼。

村長原本就黑紅的臉,現在更紅了,他被闕舟這態度給氣的不輕,“你是不想治你奶奶的病了是吧!”

說道奶奶闕舟差點就被氣笑了,“怎麼,就你半吊子的水平,你要是真能治好我奶奶,你怎麼不把你老婆那腦子治治,之前是不想戳穿你敬重你是村長,真以為我好騙是吧。”

——

從下個月開始這本書每天更六千,多多評論哦,時不時會加更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