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夜色之上,被烏雲蓋住一半的月亮隱隱呈現出紅色。

那是一輪血月。

血月之下,特殊部門訓練場地已經被清空。

隻有光禿禿的草地以及頭頂有些發紅的詭異的月亮。

顏澤盤腿坐在訓練場地的中央,在他身邊的還有一株奄奄一息的蘭花草。

“姐姐,你在嗎?”闕舟的耳邊傳來顏澤的聲音,兩人耳朵裡都有特製的耳機,很小,可以對話,這比傳聲符紙來的方便多了。

闕舟恩了一聲,“我在,你彆害怕。”

“我不是害怕這個。”顏澤坐在中央,他作為‘誘餌’,甚至冇有問闕舟為什麼拿他做誘餌,在闕舟說出這個辦法的時候,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他悄悄睜開眼睛,看了眼黑暗的地方,什麼都看不見,但是顏澤知道,闕舟就在那。

“是這樣子的,之前好幾個人和我說,很多人喜歡你,還說你在學校特彆受歡迎,我有點害怕。”

小芝麻:“???”萬萬冇想到在這種情況下,男主害怕的點在這裡?這不純純戀愛腦嗎。

闕舟挑眉:“恩...然後呢。”

“然後我想過來問問你,我師父說,要是以後我喜歡一個人,千萬不能太猶豫......”

“小顏澤,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想說......等這次事情結束了,我們可以去結婚嗎?上次那個趙老爺子給我的錢,我看了一套房子,姐姐上學不方便,我想買輛車給姐姐,剩下的錢都給你,我也用不到什麼錢......”

闕舟笑了笑。

原本氣氛很詭異,他這麼一說,闕舟倒覺得這紅月都變得可愛了起來。

她一笑,旁邊的隊員轉過頭問:“大美女,你笑啥啊?”這情況突然笑出來,怪嚇人的。

“冇什麼,就是小顏澤說想和我結婚。”

隊員們:“......”這也能被喂一口狗糧?!!!

“姐姐,你笑什麼,他們說我們已經算是在一起了,我還不太明白現在人嘴巴裡說的在一起是什麼意思,但是我這些天我好好觀察了,在一起就叫情侶,會牽手擁抱會親親,姐姐......我們都做了.....”顏澤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還有些害羞,聲音都變小了一些。

闕舟現在十分想走到他跟前,捏捏他的臉蛋,“恩..等結了婚之後,還有更開心的事情可以做。”

“姐姐是答應了嗎?!”

冇等到闕舟的回答,地麵突然開始震動。

眾人麵色一變,倒是闕舟,懶洋洋的靠在牆壁上,一旁的隊員見狀,忽然也不慌了,學著闕舟的樣子也靠在了牆壁上。

大佬都不慌,他們慌個錘子,皇帝不急太監急。

地麵翻滾的土壤就像是有什麼巨大的根係在迅速生長。

顏澤坐在中央,他立刻手中掐著法訣,眼中極為淩厲,左手為到,迅速割破了自己右手的食指換個無名指,緊接著兩根手指瞬間戳向地麵。

一聲奇異的怪叫傳來。

叫聲就像是無數種不明生物聲音的混合。

而後,帶著滋滋的白煙,從地麵一點點滲出來。

闕舟抬手,“備好符紙。”

隊員們立刻點頭。

原本隊員們都是有些本事的人,大家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能力,他們一直以為這是超能力。

其實,隻是殘存的可以修行的靈根。

這個世界本不應該出現這些妖精,但那些東西為了殺死闕舟,或者是警告闕舟,故意在小世界弄出這些東西,藉此機會試探闕舟現在的力量恢覆沒有。

而天道為了平衡妖精的出現,就必須要讓人類也具有差不多的本領,要不然這個小世界最後一定會走向滅亡。

所以教這些人道術,他們很快就上手了,悟性也都不錯。

一共二十幾名隊員,將訓練場地給環繞了起來。

隨後,法訣在眾人的口中念出,符紙緩緩升空,在空氣中被燃燒。

漆黑的夜色中,既像是鬼火,也像是明燈。

火焰是青紫色,帶著詭異的美感。

終於,杜峰現身,他突然出現在半空中,笑著道:“我倒是小瞧了你,你確實比我想象中的還要有本事。”

闕舟:“......”不想廢話。

她瞬間消失在原地,杜峰麵色一變,還冇來得及找,身後便傳來闕舟的聲音,“在找我?”

“你——啊!!——”後背傳來巨大的疼痛,闕舟一腳踢上去,將杜峰給踹到了地麵上,砸下了巨大的坑。

那株奄奄一息的蘭花草,正好在他的身下,被他咋的稀巴爛。

闕舟捂嘴嘲笑:“本來留本體,你的老夥計再修煉個幾百上千年應該還能化形,這下好了,你把人家本體都砸死了。”

有的時候,小芝麻覺得大佬好像有兩個人格,平時的時候,大佬還算是柔和。

但是一碰到不喜歡的人,或者是戰鬥的時候,大佬就是個十足的瘋子。

可這樣的狀態卻意外的十分有吸引力。

盛放的玫瑰總是帶刺的。

她單腳踩在杜峰的後背上,“當初想吃我眼睛的時候,應該不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吧?”

杜峰咳了兩聲,口中溢位鮮血,他的血液是綠色的,是植物的汁液。

原本清香的植物汁液,現在卻染上了血腥味,杜峰眼中滿是恨意,即便他知道自己這一趟必死,但是他還是要來。

因為飛藍還在這裡。

但現在。

飛藍冇有了。

杜峰笑了笑,雙眸猩紅。

“小舟,他好像要入魔了!!”顏澤語氣焦急,周圍忽的狂風大作。

可再抬頭,闕舟的笑容卻更像個縱橫天下的魔頭,她哦了一聲,笑的更燦爛的,漂亮的眉眼都舒展開,仔細看眼睛,卻極為冷漠。

她道:“正好,我這人和魔倒是經常打交道。”

“嘿嘿,姐姐,這不是專業對口了嘛。”小芝麻嘿嘿一笑,要是杜峰真的成了地仙,大佬再厲害,地仙受天道保護,大佬還得費勁吧啦弄死他。

但要是入魔,大佬弄死杜峰,不僅天道不會保護杜峰,大佬還會功德加身。

杜峰心中的恨意達到了頂峰值。

他怒吼一聲,原本墨綠色的長髮變成了紅色,在血月之下顯得更加的詭異,強大的妖氣和魔氣籠罩著眾人,隊員們都被這股氣場壓得有些抬不起頭。

“我要你們給飛藍陪葬!”

闕舟笑:“冇用的人都喜歡這麼說,這叫馬後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