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的應該兩個字並冇有滿足大家的八卦**。

顏澤和闕舟兩人好像完美互補,一個外表冷漠,但實際上相處起來意外的簡單單純,另外一個看起來好像很好相處,嘴角總是掛著淡淡的笑,但實際上和她的修為一樣,讓人捉摸不透神秘莫測。

就在大家還想問的時候,局裡麵的電話忽然響起。

隨後,剛纔臉上還帶著八卦笑容的眾人,神情瞬間嚴肅。

掛斷電話,他立刻拿起自己身邊的特製衣服,邊穿上邊道:“立刻支援闕舟他們,他們在東大道西側被二十多隻妖精襲擊,周圍很多人類,趕緊!”

顏澤立刻瞪大眼睛。

“小道長,你能不能用傳送符把我——小道長呢?!”隊員左看右看,剛纔明明還站在這裡的。

身邊另一個隊員將他拽了出去,“小道長聽見闕舟大美女就不淡定,肯定早就溜溜球了,我們還是乖乖的用傳送器吧。”

-

東大道西側。

耳邊都是爆炸聲。

闕舟抓著黑色長鞭,靠在副駕駛上,看著圍著他們,但是就是無法靠近的二十多隻小妖。

開車的隊長從一開始的惶恐害怕,到現在的淡定,甚至還有一點內心暗爽。

闕舟歪著腦袋,彎眉微微上挑,“你們這麼點修為,就敢過來挾持我的父母啊?”

那些小妖或多或少都受了點傷,但闕舟坐在車子裡麵,動都冇動,她手上的鞭子就像是有自己的想法一樣,隻要他們一靠近,如同鬼魅一般就能將他們給瞬間絞殺。

鞭子上麵的氣是他們從未見過的東西,不是妖氣也不是靈氣,更不是鬼氣,比那些更加鋒利恐怖,讓他們感到心驚。

比起這些妖精,闕舟道是覺得跟原主的父母交代自己怎麼有這麼大本事這件事情更加棘手。

她都不用轉頭,看著後視鏡就看見後麵坐著的父母一直盯著自己,滿眼驚恐,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

但當闕舟的手放在門把手上麵,準備下車的時候,闕爸爸又趕緊拉住了她,“彆下去,他們人多。”

闕舟微微鬆了口氣,“冇事的爸,我可以解決的。”

“你……”闕爸爸欲言又止。

闕舟衝他們笑了笑,和剛纔冷若冰霜氣場極強的樣子判若兩人,“等你們安全了,我肯定好好和你們說我怎麼變得這麼厲害的,好嗎?”

那張臉還是一如既往的乖巧。

就在闕爸爸猶豫的時候,闕舟已經打開了車門,輕輕一跳就下了車。

他隻能驚得趴在窗戶邊上,也不管心中的那些疑問,擔憂道:“你注意安全啊小舟,爸媽擔心你。”

“好,我一定注意安全的,隊長,麻煩你和隊員好好保護我爸媽。”

從一開始闕舟麵對原主父母還有些彆扭,到現在麵對原主父母已經能神色自然的說出我爸媽這三個字,小芝麻覺得闕舟大佬進步了很多,也好像變得內心更柔和了一些。

闕舟目光落在兩個兩鬢斑白的老人身上。

除了原主自身的情感之外,她也多了一點自己的情感,那種發自內心的擔憂,闕舟已經很久冇有感受到。

人類的羈絆,是神永遠都不會擁有的。

她轉身,眼神便瞬間冷了下來,麵對一群妖精,闕舟絲毫不懼,“小芝麻,這周圍除了這些妖精之外,還有冇有彆的了?”

小芝麻立刻舉尾巴回答:“冇有啦!!”

“行,你幫我搜尋一下附近還有冇有及時離開的人類,跟我說一聲。”

“好的!!”

此時此刻,小芝麻有一種自己是偵察兵的感覺,以前她隻想做個鹹魚,但是現在,她發現和大佬一起並肩作戰更加讓她開心,即便她在戰鬥中能提供的幫助微乎其微。

闕舟手中的長鞭纏繞在她的臂膀中,白皙的手臂在她裁剪得體的襯衫和西裝褲中顯得格外好看。

長髮披散在腦後,她帶著一點點跟的皮鞋踩在地上,發出噠噠噠的聲響。

整個人看著禁慾中又帶著神秘的瘋狂。

她往前走兩步,那些妖精就往後退。

周圍滿目狼藉,但是人類都毫髮無損。

即便他們其中一個妖精的妖力低微,但是他們這麼多人,這麼多的妖力加在一起,竟然不能撼動闕舟分毫。

這種恐怖的壓迫力和絕對壓倒性的力量,和他們的主子根本就不相上下。

以至於,這些妖精想說些威脅的話都說不出口。

接下來,是闕舟單方麵的碾壓。

她的鞭子就像是煙霧,在她的身邊纏繞。

那些小妖就是煙霧中的蜉蝣,被輕輕一勾,便被長鞭在身上劃下致命的傷口。

她穿梭在這些小妖之中。

頭頂的光穿過雲層,一束一束落在周邊高聳入雲的大廈之中。

玻璃反射出的光線像是舞台上的燈光。

在這滿目狼藉的地麵,她如同起舞的玫瑰,綻放最美的顏色,髮絲在空中跟著她的動作轉動,帶著金色的光,讓人瞧一眼就再也難以忘卻。

將小妖們儘數收回她的儲物戒中,她的掌心凝聚出靈氣,頭頂的烏雲再次凝聚。

小芝麻這次看清了大佬眼中的恨意,她頭都冇抬,隻是淡淡開口,“勸你不要阻攔我,我要做的事情你也攔不住,你要是想好好做你的天道,就不要和本尊作對。”

她掌心的靈氣蔓延出去,開始一點點的修複破損的街道和設施。

頭頂的烏雲也隻是翻滾著,雷聲在雲層之間嗚咽,像是在控訴什麼。

又好像,是在和大佬對話。

闕舟嗤笑:“你覺得我會怕那些東西嗎?之前給他們臉了,你不用擔心他們的看法,因為本尊壓根就冇把他們給放在心上。”

她仰頭,眼中的氣勢排山倒海。

烏雲散去。

忽的身後一道勁風襲來。

然後闕舟落入了一個懷抱。

緊接著,她的頭頂傳來了悶哼聲。

白色的襯衣上滴了兩滴血。

她一抬頭,便看見插在顏澤胸口的一株蘭花。

還有站在不遠處的蘭花精。

闕舟渾身血液凝固,她立刻扶住顏澤,強大的氣勢瞬間像龍捲風一樣衝那蘭花精席捲而去。

她伸出手,微微收攏,隻能聽見蘭花精疼痛的嚎叫聲。

“闕舟你彆衝動啊!!他是杜峰身邊的秘書,留他有用!”

闕舟冷漠看向勸她的隊長:“何用?去死,是他最大的作用。”

她毫不猶豫,手心握緊。

黑氣散去,原地連渣都不剩。

“敢動我的人,那我就讓他灰飛煙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