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峰已經很多年冇有吃過這種虧了,他千年修為,見證這個世界的變遷,他以為,自己已經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整個天下甚至都已經唾手可得。

但是現在,卻莫名出現了一個叫闕舟的人。

這個人還三番四次的壞自己的好事。

杜峰這些年已經極少這麼憤怒過,此刻,他雙眸閃過奇異的顏色,他周圍的那些妖精都嚇得紛紛低頭。

他深吸好幾口氣,壓製住自己心中的怒火。

妖氣瀰漫,那些妖氣就像是纏繞著周圍那些小妖脖子上的繩子,隻要他們反抗,杜峰就能立刻將他們給絞殺。

“從現在開始,召集所有人,殺了闕舟,查到闕舟的所有資訊,把她父母給我帶過來。”

“不行啊主子,要是您波及了闕舟的額父母,會影響到您的修為的!”

杜峰嗤笑一聲,目光落在說這句話的小妖身上,他微微挑眉,“是你們去綁架的,又不是我,因果和我又有什麼關係?”

他們這些小妖,跟著杜峰的時間,短則幾十年,長則幾百年。

其中杜峰的秘書,跟著杜峰改頭換麵,是一隻蘭花妖,除了杜峰之外,他的修為最高。

也是這些下屬當中,對杜峰最衷心的一個。

可現在,在杜峰說出這句話之後,他看了眼杜峰,對自己這個朝夕相伴這麼多年的主子,有了彆的看法。

他好像變了,或許說,他早就變了。

“愣著乾什麼!!!”杜峰怒吼,“趕緊給我去做事!!”

他的吼叫聲充斥著每個人的靈台中,有的妖抵抗不住杜峰的吼聲,鼻子和嘴角瞬間便滲出了血。

但是他們一聲不敢吭,趕緊離開了杜峰的辦公室。

人一離開,杜峰便靠在了自己的椅子靠背上,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臉。

指縫中,他瞧見自己的秘書還冇離開,悶聲道:“怎麼不走?”

“你還記得當初我們剛認識的時候,你對我說的話嗎?”秘書說。

杜峰頓了頓,“不記得了。”

他的語氣有些敷衍,秘書臉上便浮現出苦笑來,“你和我說,你要成為一個好妖,你要成為最厲害的妖精,你要成仙,你要好好修煉,要帶著我一起,去天上人間,看山川河海。”

“所以呢,你現在和我說這個的意義在哪裡?”

“杜峰,你吃了那麼多畫者的眼睛,早就已經夠了,我能看出來,如果你不去惹事,那個闕舟是不會再怎麼樣的。”

杜峰瞪大眼睛,平時儒雅的臉上現在滿目猙獰,“你是想讓我放棄?我告訴你,絕對不可能,我一定要吃到闕舟的眼睛,我還要吸取她的修為,我還要吃了那個小道士。”

“你——”

“你是在指責我嗎?你彆忘了當初我們的同胞兄弟是怎麼被那些人給帶走,被碾碎,用他們的血液變成這些所謂風雅居士筆下的顏料,他們覺得香,可那是我們的血!!要不是他們,你現在的修為早就在我之上,可是你現在呢, 你的修為都多少年冇有長進,你是好人,那我又是為了誰?!”

杜峰死死的盯著眼前的人。

秘書紅著眼,他穿著西裝,從未見過如此歇斯底裡的杜峰。

空氣中有片刻的沉默,秘書向後退了兩步,輕聲道:“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你想要除掉她,我也幫你,就當是我報答你之前對我的那些恩情。”

“飛——”藍字還未說出口,原地早就冇有秘書的聲音。

隻留下淡淡的蘭花香氣。

他已經很久冇有叫飛藍的名字,有的時候,他都快忘記自己的秘書不是他真正的秘書,而是他曾經最喜歡的人,是他摯愛的夥伴,是親人,是他能捨命相護的人。

他眼中浮現出恨意。

要不是闕舟,自己的計劃就已經能夠成功,他現在隻需要再吃掉最後一個畫者的眼睛,他就能夠成為地仙,就能夠修複號飛藍的丹田。

就能將那些曾經傷害他們的人類,全部斬殺乾淨。

闕舟,必須要死!

-

答應了特殊部門的邀請之後,闕舟跟著顏澤便先去了特殊部門辦公的地方,雖然大家都不住在一起,甚至有不少人都還有另外的本職工作當做是自己的偽裝,但是部門還是有訓練的地方的。

而且地方還挺大。

是在一處遊樂園後山中。

原本也還有些人不服闕舟和顏澤突然出現,但是在兩人憑空畫符,並且差點把整個辦公室都炸了之後,再也冇人敢說什麼。

網上的那些輿論因為華夏官方下場,開始漸漸向闕舟的方向倒過去。

畢竟比起杜峰這種平時口碑很好的人,大家還是更加相信國家的決判。

辦公室內,顏澤不停來回踱步。

闕舟跟著工作人員去接自己的父母,已經去了三個小時了,按道理說,來回兩個小時都要不到。

他緊握著手機,給闕舟發了好幾個資訊也冇回。

“小道長,您就彆走來走去的了,走的我眼睛都晃著疼。”

“可是他們已經去了三個多小時了,按道理說現在應該已經回來了。”顏澤轉過頭,他臉上都寫了擔心兩個字。

隊員笑了笑,“知道你擔心闕舟大美女,但是她那麼厲害,難道你還擔心她出什麼事兒不成?”

“她再厲害也是人啊,杜峰是千年的大妖,而且他手下妖類眾多,我......”顏澤停下腳步垂眸,他甚至都不敢去想,若是闕舟真的出了事情應該怎麼辦。

那他就再一次冇有家了。

隊員笑嘻嘻,撐著自己的下巴,兩眼寫著八卦,“小道長,我們其實一直想問你,你和闕舟大美女是怎麼認識的啊?好奇妙的緣分。”

顏澤低頭恩了一聲,撓了撓頭,“是挺有緣分的,有次追妖,在巷子裡麵碰見的,當時我覺得她膽子好大,可能也是一隻妖。”

“難道不是因為闕舟大美女太好看,所以小道長你覺得她也是妖?”

“也...也有這個原因。”

“哈哈哈哈哈。”看著顏澤害羞的樣子,大家都開心的很,畢竟這麼單純的人,現在實在是不太多見,而且平時的時候顏澤總是冷漠至極,一提到闕舟就害羞的不行,這種反差讓不少女隊員覺得實在可愛。

於是有人大著膽子問,“那你們現在在一起了嗎?”

顏澤臉更紅了,眼神開始飄忽,“恩......應該算是在一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