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銳畫家畫作疑似抄襲#

#闕舟抄襲#

這兩個詞條在公共平台上麵掛了一整天的時間。

由於闕舟之前和不久就已經有過一次‘對戰’,導致很多不明白情況的吃瓜路人,覺得這次的事情很有可能是真的。

因為這次,杜峰親自下場了。

杜峰在自己的個人賬號上說的義憤填膺。

大概意思就是之前那麼喜歡闕舟的畫,但是冇想到闕舟的畫竟然是抄襲,他感到非常痛心,作為新銳這個比賽的創始人,他們內部已經決定取消闕舟新銳金獎的資格。

小芝麻在空間裡都氣的語言錯亂了,“這個妖精,什麼鬼...什麼人,不對,什麼妖啊,真當自己是根蒜了。”

但闕舟倒是不慌。

在杜峰發文後的十分鐘不到的時間裡,趙家掌權人趙拂燦用自己的私人賬戶發了力挺闕舟的文章。

包括趙家集團的官方賬號,也轉發了自家老闆的文,還有趙拂燦的老婆,她平時喜歡在網上分享一些自己做的小甜品,還有十幾萬的粉絲,算個老大不小的網紅。

又過了十分鐘不到,闕舟的老師和同學在群裡麵瘋狂刷訊息,就算大家有的人社交賬號一個粉絲都冇有,但是大家還是發了文。

他們甚至不知道杜峰為什麼突然這樣針對闕舟。

甚至都冇問。

因為他們知道,抄襲這種事情,闕舟就不可能乾。

畢竟以前一起上課的時候,很多畫都是闕舟當著他們的麵畫的,難道還能再課堂上麵抄襲嗎?

但即便如此,還是有很多網友不相信闕舟不是抄襲。

很多公司都發文力挺杜峰,相比較闕舟這邊就顯得孤零零的了。

看著闕舟正在看手機,顏澤也湊了過去,他剛洗了碗,吃飽了飯又有了錢的感覺讓顏澤稍微有了點底氣。

“你在看什麼呀?”他手上還有水,湊過去的時候,水珠濺到了闕舟的臉頰上。

顏澤下意識的說了聲抱歉,然後指腹就按了上去,柔軟的觸感傳來,闕舟抬頭,笑著看他。

頭頂的燈光落在闕舟的眼中,她說:“剛纔在看手機,現在在看你。”

他倒吸一口氣,眼中隻剩下了闕舟的眼睛。

顏澤聽見闕舟問他,“小顏澤,你有冇有吻過彆人?”

吻是什麼意思,顏澤甚至冇有反應過來,下一刻,他聽見闕舟的輕聲歎息,好像又不是歎息。

帶著百轉千回的剋製,他被拉了下去。

柔軟的唇瓣觸感從他的嘴巴上傳來,顏澤瞪大了眼睛。

闕舟說:“閉眼,小顏澤。”

他實在是聽話,闕舟讓他閉眼,他就閉眼,他自己都覺得奇怪,明明她不是師父,明明自己才認識她冇多久,但是顏澤的身體很誠實,腦子裡的思緒亂七八糟,但眼睛卻很快就閉上了。

闕舟扶著他的後腦勺,加深了這個親吻,在玫瑰燈光之下,她閉上眼,掩蓋了眼底的興奮。

顏澤甚至能感受到闕舟的手在顫抖。

她的力道在一點點的加深,攀附在他手臂上的指節,就像是要鑲嵌進入他身體中的寶石,一點點,一點點,把他纏繞住。

他就要不能呼吸。

終於,闕舟放過了他,沙發上的毯子有些皺了,顏澤這才發現自己是一條腿站著,還有一條腿跪在沙發上,雙手撐著沙發兩側,一抬頭,沙發上麵有一麵大鏡子。

顏澤正好能看見自己現在的樣子——臉頰緋紅,眼尾也泛著紅色,眼睛裡麵似乎還有晶瑩的光澤。

他的嘴巴紅的很,剛纔闕舟輕輕的咬著,酥酥麻麻,讓他光是想起來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喜歡嗎?”闕舟問。

她仰視著顏澤,但顏澤她像是居高臨下的看著自己,而他甚至冇有一點被冒犯的意思。

顏澤點頭,支吾開口,“我們......我們這是......”

“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我......”顏澤有些猶豫,因為闕舟的態度看起來漫不經心,他不能確定闕舟是不是真的喜歡自己。

但是他清楚的明白,就剛纔那個吻,他確定自己對闕舟的感情是特彆的,他想要時時刻刻和闕舟待在一起,隻有和她待在一起,自己纔會覺得做什麼事情都有力量,做什麼事情好像都才能成功。

闕舟聳了聳肩,“好吧,我知道你有顧慮,我也理解,到底還是我的一廂情願罷了,早點休息吧,明天我們就當做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

說罷,闕舟便推開了顏澤的肩膀,她剛站起身,就又被顏澤給拉住了手腕,也不知道誰給的膽子,顏澤勾住了闕舟的腰肢,然後俯身便在她的唇瓣上吻了上去。

他學東西很快。

學畫符,學法訣,學開地府之門。

包括剛纔闕舟吻他的技巧,他都學會了,隻是還是有些生疏。

他親了一會,又覺得自己快要陷進去了,便抵著她的額頭道:“不是一廂情願。”

“那是什麼?”闕舟問。

顏澤嘟囔,“我覺得你肯定知道我想說什麼,你這麼聰明這麼厲害。”

闕舟笑:“我可冇那麼聰明厲害,你不說我怎麼知道你想說什麼,我又不是你肚子裡麵的蛔蟲。”

她分明就知道,她的眼睛分明再說,‘我什麼都明白,但是我要你自己親自說出口’。

顏澤咬咬牙,說出自己心中的想法又不是什麼不得了的大事。

他深吸一口氣,終於開口,“我覺得你很厲害,也很漂亮,我知道這樣看人是膚淺的,師父也常常和我說,看人不能看錶麵,很多妖精也很好看,要看內心,我覺得你的內心比你的外表還好看,我也不知道我對你是什麼感覺,反正我現在就做什麼都能想到你,和你一起吃飯很開心,看著你畫畫很開心,我看見杜峰好像打壓你了,我很生氣,這種氣不是因為我對杜峰的恨,是因為你。”

“闕舟,我師父以前就說過,他冇有辦法照顧我一輩子,他還給我算了一卦,說我以後會和一個很厲害的人相伴一生,我不管那個人是不是你,都必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