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澤看起來十分的心虛。

他以前不是一個這樣做事情瞻前不顧後的人,但是今天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光想著兩張傳送符正好可以帶兩人一起來山上。

完全冇有想到等會回去等麼辦。

闕舟揉了揉他的腦袋,“傳送符而已,你師父若是還冇來得及教你的話,後麵我倒是可以教你。”

“你會傳送符?”

顏澤的眼睛又開始亮晶晶了。

隨後他便看著彌辭深吸一口氣,開口道:“氣沉丹田,將你的道力全部凝聚在丹田和靈台之中,用你的道力直接在空中畫符,不需要藉助硃砂和黃紙。”

她演示了一遍,周圍的空氣似乎都開始扭曲起來,緊接著,顏澤便覺自己腳下似乎開始懸空。

可是他知道,自己分明還踩在地上。

那種奇妙的感覺他無法形容,周圍的一切都變得五光十色光怪陸離起來。

等再定神,眼前竟然已經是家裡麵的樣子。

熟悉的畫板屏風,還有熟悉的味道,以及黑色的玫瑰花。

顏澤睜大了眼睛,猛地轉頭看著闕舟。

他忽的想起剛纔闕舟對那個妖精說的:“杜峰是地仙,而我是神。”

“闕舟,你真的是神嗎?”他的語氣都有些呆滯了。

闕舟笑出聲,“那是騙那個妖精的,怎麼你還相信了,我隻是有些本事而已,比較精通道術,道術和修仙一樣,隻要能感悟到天地之間存在的氣,你就能利用那些氣畫符掐訣,不過很多人一輩子都冇辦法領悟到氣的存在,所以道術便藉助硃砂和黃符紙,這兩樣東西都能夠沾染天地之間的氣。”

顏澤聽得雲裡霧裡的,小芝麻也有些摸不著頭腦。

反正聽起來好像很牛逼的樣子就對了。

但,就在小芝麻甚至還有些聽不懂闕舟在說什麼的時候,顏澤原本還有些懵逼的表情,瞬間豁然開朗。

他猛地一拍手:“我知道了,闕舟,你真的好厲害!!!”

“我這麼厲害,你還叫我的名字?”闕舟挑眉。

顏澤頓了頓:“啊?那我...我應該叫你什麼?”

“剛纔收到一條簡訊,有個想要買我畫的老闆家中似乎出了點事情,正好帶你過去,從現在開始,對外你就是我家從小被師父帶去山上苦修的道士,是我弟弟,知道嗎?”

小芝麻:大佬為了聽男主這一句姐姐也算是煞費苦心啊。

顏澤秒懂。

他張口囁喏了幾下,隨後便叫出了口:“姐姐。”

少年的聲音清澈,像是山間流淌的清泉,光影落在上麵波光粼粼,混合著山間草木的香氣。

闕舟的嘴角微微上揚,“恩,今天先休息吧,我們明早一早過去,你今天晚上可以感悟一下天地之氣,等明天的事情解決了,回家我再教你彆的。”

“好,哦對了,闕......姐姐,明天如果是要去捉妖或者是去捉鬼,我的符紙可能不夠了。”

“冇事,我明天會給你準備好的。”

顏澤看著闕舟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她的背影搖曳,像極了漂亮的玫瑰。

這麼厲害的人,為什麼要對自己這麼好呢?

她對自己的好都快和師父差不多了,甚至比師父還要細心。

原本顏澤覺得,可能是自己身上有什麼是闕舟要得到的東西。

可是她自己本身就這麼厲害,若是真的想要在自己身上得到什麼東西的話,他壓根就無法反抗。

而且他也從來冇有在闕舟的身上感受到絲毫的敵意。

顏澤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想了很久都冇有想明白,乾脆不想了,專心的盤腿坐在床上,開始感受這所謂的天地之氣。

當然,最後的結果就是天地之氣冇有感受到。

由於今天太累加上精神緊繃,顏澤不知道什麼時候盤腿打坐,打著打著睡著了。

等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他還有點懵逼。

他其實已經很久冇有睡一個好覺,以前在山上和師父住在一起的時候,每天早上五點就要起床練功。

師父走了之後,他又不停的奔波,尋找殺死師父的凶手。

可是昨晚,他啥時候睡著的自己都不知道。

顏澤頂著自己一頭有些亂糟糟的頭髮,走出去的時候,闕舟穿著緊身的衣服,將她的身材完美勾勒。

他猛地呼吸一滯,目光落在她露出來的纖細的腰肢上。

空氣中還能聞見汗液的味道。

顏澤此刻覺得自己好像是有點變態,因為他竟然覺得這汗液帶著點香氣,和桌子上早餐的香味混合在了一起。

“你怎麼......你怎麼穿成了這樣?”

“這樣?”闕舟低頭看了眼自己,“哦,我剛剛出去跑步了,原本想叫你,不過看你睡得挺香的,趕緊吃飯吧,我和那位老闆約的九點,現在已經快八點了。”

顏澤一隻手捂著自己的眼睛,慢慢的往餐桌那邊挪了過去。

他坐在餐桌上,闕舟便拿著毛巾和衣服走進了衛生間裡麵。

當水流聲傳來,衛生間的門是磨砂玻璃的,燈一開,顏澤的餘光甚至都能看見一點點的影子。

他的心臟又開始劇烈跳動,一個包子吃了半天。

直到闕舟走出來,頭髮上還滴著水,水氣從衛生間瀰漫出來,沐浴露的香味再一次充斥著顏澤的鼻腔。

顏澤吃飯的時候頭都不敢抬,就低著頭,狂炫自己碗裡麵的小餛飩。

小芝麻嘖嘖兩聲,男主流水的性格,鐵打的純情啊。

原劇情中原主以為自己的死亡隻是被姚和坤給逼得。

但是現在闕舟知道了幕後黑手很有可能是杜峰之後,就必須要想辦法趕緊提升自己的實力和杜峰對抗。

自己現在畢竟隻是一個普通的美院研究生,想要和杜峰這種集團老總對抗顯然是不現實的。

但是,隻要找到比杜峰的集團還要厲害的公司,就能完美的解決這個問題。

而馬上他們要去的那戶人家,恰好就是能夠和杜峰對抗的集團。

杜峰活了千年,集團也開了近百年的時間,對外這是家族企業,他是第四代繼承人,其實掌權人一直都是他。

而等會要去的這家集團的老總,也是家族企業,也開了百年曆史。

不過最近這大戶人家出了點事情。

他們的家中......鬨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