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主所在的城市是個二線城市,不算很大,但也不小,生活壓力也蠻大。

這座城市的曆史底蘊倒是挺豐厚。

他拽著人走到了一處冇人的地方,隨後從自己的布包中拿出了兩張符紙。

那符紙上的符文闕舟倒是認識,是兩張傳送符。

“這是你師父畫的符嗎?”闕舟問。

顏澤點頭:“是,我之前就靠著傳送符行走的。”

其實現在顏澤身上就隻剩下這最後兩張傳送符了,原本想著以後總有機會能用上,或許是和杜峰對戰的時候用來逃跑。

但是現在,他覺得為了報答闕舟,用掉兩張傳送符也冇什麼。

他雙手夾著傳送符,口中念著法訣。

到底這個小世界的靈氣十分的稀薄,加上傳送符上的符文有些殘缺。

在被傳送的時候,饒是身經百戰的闕舟,也差點被這種感覺搞得吐出來。

她覺得自己好像是一個滾筒自動洗衣機裡麵的衣服,被反覆的翻攪動。

不過在回過神的時候,闕舟覺得這種想吐的感覺也勉強算的上是值得的。

小芝麻子啊空間裡麵哇了一聲,“姐姐,這裡好好看啊。”

霧氣瀰漫在雲海之間,鬱鬱蔥蔥的蓬勃生長,靈氣四溢,腳下的泥土散發著清香。

天幕之上,幾朵雲擋住了太陽,旁邊一座小房子屹立著,從這山頂向下看去,能清楚的看見山腳下似乎還有幾棟房子。

“原本山腳是有人住的,但是這山上因為靈氣比較足,很多的花草樹木都有了自己的意識,他們很調皮總是喜歡嚇唬人,雖然已經被師父教訓過了,但是那些人還是有些害怕,再加上現在很多人都去城裡了,這房子早就已經冇有人住了。”

顏澤的聲音很明顯比在市裡麵的時候放鬆了很多。

闕舟環視一圈,“所以你把我帶來你家了?”

“我家很好看的,這山上可適合修煉了,而且還特彆適合你畫畫。”

這話倒是不假。

她想起網上的那些發酵的輿論,原本事情有些多,自己都快忘記澄清這件事情了。

現在冇事做,倒不如開個直播,那些人說自己找人代畫,那她就像在領獎那天一樣,隨手畫一幅就好了。

闕舟深吸一口氣,新鮮的空氣瞬間潔淨了她的鼻腔,“小顏澤,家中有紙筆嗎?”

“有...有的。”

他說話忽然又變結巴了。

小芝麻哼哼一聲,開始拆台:“姐姐,剛纔這小狗狗盯著你的腰你的臉看了老久了,還說什麼容貌隻是一副皮囊,切,誰信呐。”

為了遮掩自己盯著人家看不禮貌的這種行為,顏澤逃也似的離開了原地。

那間屋子不是很大,甚至還是土坯房。

瞧著十分的簡陋。

旁邊有個籬笆圍了起來,裡麵還有冇打掃趕緊的雞窩棚,估計在顏澤師父走了之後,那些雞就已經全部都被賣掉了。

他先是搬了一張小桌子出來,然後是兩張小板凳,最後便是一張很大的紙和一支毛筆。

“師父以前也很喜歡寫字,家裡麵也隻有這些,可以嗎?”

“可以,夠了。”

顏澤撓了撓頭,“你畫畫,我能不能在旁邊看著?”

“當然可以了。”

得到了闕舟的允許,顏澤又乖乖的坐在闕舟的旁邊,看著她打開手機,點開一個軟件,然後手機裡麵便出現了她的臉,顏澤嚇了一跳,又立刻反應過來這是手機的攝像功能,剛纔在手機旗艦店裡麵明明都已經體驗過了。

他深吸一口氣,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這般緊張。

闕舟將手機遞給顏澤,“之前我把我的畫發到了網上,有的人質疑那些畫是我抄襲的,也有人說那些畫不是我畫的,正好這裡風景極好,小顏澤,你幫你拿著手機,能否幫我拍一下?”

“我要怎麼...怎麼做?”

“你把手機對著我就好。”

直播已經開始了,她本身就有粉絲,剛直播就有人進了直播間裡麵。

顏澤看見左下角有文字出現,他有些手足無措,“闕舟,這下麵有字。”

“什麼字?那是人家在和我說話。”

顏澤覺得好神奇,複述了一遍,“姐姐在直播嗎?是要直播畫畫嗎?”

“姐姐現在在哪,怎麼覺得好像在上個世紀一樣,後麵的房子好破爛啊。”

“姐姐不會是去深山老林裡麵去找靈感去了吧?”

他越說越有些羞澀。

姐姐兩個字從他嘴巴裡說出來的時候,顏澤總有一種自己在占便宜的錯覺。

但闕舟瞧著好像......心情很好的樣子?

既然醫生說要她保持好心情,那他還是繼續讀吧。

他一邊讀,闕舟一邊回答問題,然後磨墨。

直到顏澤讀到:“誰在讀問題啊,不會是姐姐的男朋友吧?”

剛纔那個醫生也這麼說。

雖然顏澤是有些不明白凡俗界的事情,但是他知道男朋友是什麼意思。

自己十三歲的時候,清晨去山腳下麵采菌子。

剛到一半,就聽見好幾棵大樹的後麵好像有什麼聲音傳來。

他好奇,走過去便看見兩個赤條條的人好像是在打架。

回去顏澤就把這事兒告訴了師父,當時師父哈哈大笑,說人家是男女朋友,他們也不在打架,而是在創造生命的奇蹟。

顏澤一度覺得那兩人好厲害,竟然能夠創造生命的奇蹟。

直到自己長大了才知道,男女成親之前接觸一段時間,那段時間兩人之間的關係就是男女朋友,他被師父騙了整整八年的時間。

這問題讓闕舟嘴角上揚,她手中動作停了下來,抬眸看著眼前的顏澤,“不是男女朋友,隻是普通朋友。”

手機正好就被顏澤拿在手中,闕舟其實是抬頭去看顏澤的,但是從手機直播間的角度看,好像闕舟在盯著攝像頭看。

彈幕已經開始瘋狂了。

[啊啊啊啊,姐姐好美!!剛剛那個眼神好撩,我可以啊!!!]

[嗚嗚嗚,我看見姐姐的畫我就知道姐姐肯定是個超級有個性的人,現在開直播一看,果不其然!]

[這誰還有心思看畫啊,姐姐,看我!!!]

[姐姐的美貌就已經甩隔壁不久三條街了。]

[樓上的,不要以貌取人,所以是甩十條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