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車場裡麵有直達山上的電梯。

由於電梯是在山裡麵,有些悶。

和教授一起走進去的時候,闕舟有種,他們這些人都是被裝在集裝箱裡麵的貨物,現在要被運輸到屠宰廠裡麵去。

叮地一聲。

電梯門被打開,眾人還要稱作纜車。

遠遠的,闕舟看見了在山頂之上的一座宅院。

眾人驚歎,這主辦方是真的有錢,竟然能在這個地方修建住的地方。

對於普通人來說,在這裡建造房子純屬是浪費錢,但是對於有錢人來說,住在這裡就是閒情雅緻培養情操。

“姐姐,我剛纔查到了這個主辦方的資訊,我傳給你哦。”小芝麻將這次比賽的主辦方資訊傳送到了彌辭的腦子裡麵。

主辦方是個集團,還是個家族企業,已經有將近百年的曆史。

早期是靠著香料發家,集團現在主要還是木頭傢俱和香料。

這兩個看起來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兒去的產業支撐著這個集團。

“這丹風集團的老總真是闊綽啊。”

“可不是麼,這次比賽前幾名除了能免費舉辦全國畫展,還有七位數的獎金!”

“聽說這次金獎還是個學生?”

“喏,人不就在那邊?”

緊接著,闕舟就感覺到有目光打量了過來,但基本上都冇什麼惡意。

跟著接待人員,坐上纜車。

纜車穿過山中,兩邊都是生長旺盛的樹木。

導師眼睛鋥亮,“這地方風景真的不錯,要是能來這裡寫生就好了。”

闕舟笑了笑冇說話。

來這裡寫生下場就隻有一個——死。

越靠近那棟房子,闕舟就越能感受到這妖氣的濃烈。

這股妖氣在普通人的鼻子裡麵,就隻是香氣而已。

下了纜車,幾乎所有人都深吸了一口氣。

“闕舟,你有冇有聞到什麼味道,好香。”導師問。

闕舟點了點頭,“聞見了,確實是有一股特彆的香氣。”

是花妖的香氣,這香氣中還夾雜著墨水的味道。

幾乎冇有人發現,這風景秀麗的山中,幾乎看不見一隻飛禽。

按道理說,環境這麼好的山上應該很多飛禽纔對,但整座山安靜地有些可怕,隻剩下風聲在山林之間穿梭,捲起那些香氣,往人類的鼻子裡麵鑽。

宅院很大。

頒獎典禮在宅院中的一處正廳裡。

作為金獎的獲得者,闕舟自然是坐在第一排的,導師的座位被安排在了第三排,左右兩邊分彆是這次比賽的銀獎和銅獎,另外就是第四名到第十名的獲獎人員。

十個人正好坐在最前麵。

在闕舟坐下來的一瞬間,她就覺得有一雙眼睛,在自己的身上正在來回的掃視。

這種眼神讓她非常的不舒服,但闕舟現在隻能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否則自己萬一暴露了,說不定導師會有危險。

她一個人可以不用管那麼多,多一個累贅,她總不能不去管累贅的死活。

一個穿著中式長袍的男人從正廳旁邊的側門走了進來。

似乎有不少人都認識他,在見到男人的瞬間,有些人臉上十分的驚訝。

“姐姐,這個是一位水墨畫大師,叫程立,今年已經七十三歲了。”小芝麻一邊說,一邊盯著這個大師看。

這臉上一點都皺紋都冇有。

說是七十三歲,不知道的以為是三十三歲。

小芝麻十分的感慨:“人類的醫美技術太發達了,現在拉皮技術都這麼好了嗎?他做表情一點都不僵硬誒。”

“他不是靠醫美變成這樣子的。”闕舟說。

小芝麻:“啊?”

“他是靠妖氣變成這樣子的,小芝麻,再好好感受一下。”

“啥?!”小芝麻十分的震驚。

但她隻是一個誕生不過百年的統子,不算陪著宿主在小世界生活,她一百歲都冇有,還是個未成年統。

看不出來這人是被妖氣變得很正常。

小芝麻深吸一口氣,隨後氣沉丹田。

再睜開眼睛,果然看見這個男人的身上籠罩著一股子淡淡的妖氣。

妖氣附著在他的皮膚之上。

緊接著,闕舟又聽見了身後有人竊竊私語的聲音。

“這程立大師這兩年怎麼越來越年輕,怪嚇人的。”

“聽說他天天運動。”

“他說你就信啊?運動是減緩衰老,不是你媽的返老還童,要是能返老還童我特麼一天運動二十五個小時。”

“哈哈哈哈,我是聽說他現在一直和丹風集團的老闆走的很近,丹風集團好像研發了一款護膚品,老貴了,天價,但是據說特彆好用,估計程立大師是第一批用到的人吧。”

“好傢夥,什麼神丹妙藥,還能永葆青春,怎麼感覺跟鬼故事一樣?”

程立站在台上,目光在剛纔議論的那幾個人身上來回掃視了一下。

身後討論的聲音戛然而止。

他輕咳兩聲,拿起話筒。

聲音傳遍了整個正廳,“此次比賽,已經舉辦了有三十多屆了,每一屆都有厲害的畫家脫穎而出,比賽百年曆史,想當年我拿到金獎的時候,可能你們當中有不少人還冇有出生呢,現在一眨眼的時間我都老了,而今年金獎的獲得者,竟然還是個長江後浪推前浪的年輕人,今年才二十三歲,年輕的很啊。”

語畢,程立的眼神便看了過來。

他眼中帶著笑,眼瞳深邃。

眼中蘊藏著什麼彆的東西,在那副皮囊之下暗潮洶湧。

程立抬起手,“讓我們有請這次的金獎獲得者,闕舟女士上台發表一下自己這麼年輕就能畫那麼好的畫的心得吧,這次她參加比賽的畫作叫做‘荷’,我看到的時候,驚為天人。”

唰地一聲,身後巨大的布落了下來。

闕舟的畫便展現在眾人的麵前。

眾人嘩然,震驚又羨慕。

闕舟走上台去,紅裙極為豔麗,她站在巨大的畫麵前,讓人一時間不知道是看畫還是看人。

接過話筒,闕舟還冇開口。

忽的,台下有人先說:“這畫筆力看起來那麼成熟,據我所知闕舟女士好像還在讀研,你這畫確定是你自己畫的,而不是誰......指點你畫的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