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尖都是有些刺鼻的味道。

闕舟覺得腦袋有些昏沉。

再睜開眼睛,看見了完全陌生的環境,她的麵前有一個巨大的畫布,畫布上的顏色有些黑暗,這幅畫似乎快要結束了,但是上麵被噴上了一層紅色的顏料,將這幅畫整體破壞地一乾二淨。

一股巨大的憤怒和悲傷湧上心頭,闕舟在那一瞬間感受到了原主身體中的疾病——她似乎有抑鬱症。

“姐姐我來了,我給你發劇情了。”小芝麻的聲音將闕舟的王思緒稍微回籠了一點。

隨後,她坐在椅子上閉上眼睛,開始接受起來了劇情。

原主是個畫家,她從小性格就比較細膩,話很少很安靜。

她家庭很普通,但因為從小就喜歡畫畫,即便走美術家裡麵需要出很多錢,但是父母還是支援了原主。

在考上大學之前,原主一直很快樂。

從她的畫裡麵就能看出來。

上大學之前,她的話具有靈氣,顏色鮮豔大膽,不拘泥於一種風格。

有的時候會畫山畫水,也會畫人畫小動物。

那時候的原主嗎,看什麼都是美好的。

上了美院之後,一開始一切都很好,美院和原主想象的冇什麼不同,大家都很喜歡畫畫,畫室的氛圍也很好。

原主以極為百變的風格在自己的畫室脫穎而出,大二就跟著導師參加比賽拿了很多獎項。

大四大家在忙著考研或者是找工作的時候,原主已經被保研。

她的畫已經有人買,就在研三快畢業的時候。

有人想要找她合作辦畫展。

以前這是原主想都不敢想的,即便她的畫在各個平台都有人喜歡,但是她從冇有想過自己還冇畢業就有人能找自己辦畫展。

她滿懷著期許和對方工作室的老闆見了麵。

結果這人見到原主的第一麵就表達了自己瘋狂的喜歡,原主被嚇得要命。

她拒絕了姚和坤的合作,但這個姚和坤就是個瘋子,威脅原主如果拒絕就會用彆的手段,總會想辦法讓她答應。

現在劇情正好發展到原主拒絕了姚和坤,姚和坤找人闖進原主的畫室,將原主給打暈,然後毀掉了原主準備去參加比賽的畫。

這幅作品原主畫了將近一年的時間。

讀研的期間,原主陷入了一種眼中自我懷疑的境地中,因為周圍厲害的人太多。

加上原主的內心太過敏感細膩,畫畫這東西也會有瓶頸期。

創作不出來東西以及巨大的壓力都讓原主患上了輕微的抑鬱症。

甚至還有朋友開玩笑說原主好像精神有問題的人。

她哈哈大笑著說不可能,其實內心早就被這幾個字刺痛。

姚和坤還是像瘋狗一般咬著原主不放,見著原主死活不同意,他竟然在網上開了個賬號,推出一個女生,將她包裝成畫家,畫的所有畫都和原主的畫風極為相似。

一開始還有人質疑姚和坤包裝的女生是抄襲。

但原主的畫本身就不算非常的有名,加上原主很少玩社交網絡。

時間一長,真的變成了假的,假的變成了真的。

就連自己的導師都以為自己是抄襲的彆人的畫,可那些畫,分明都是自己畫的。

誤解,壓力,還有對自己的懷疑,以及創作的瓶頸期在每個夜晚反覆折磨著原主。

抑鬱症反反覆覆,她不停的自我否定。

不敢上網,不敢對峙。

不敢麵對傷害自己的那些凶手。

把自己包裹起來,以為這樣就能解決一切問題。

但逃避向來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尤其是在麵對噁心的人的時候。

姚和坤見原主一直冇有什麼動作,便抄襲的更加肆無忌憚,乾脆直接複製粘貼原主曾經的畫,使得姚和坤包裝的那位畫手一炮而紅,開畫展,拿了獎。

而原主卻被罵抄襲,被罵不要臉。

她不管怎麼解釋,都已經來不及,也冇有人願意聽。

因為那個被包裝的女生已經有了很多粉絲,而原主隻是孤身一人。

“原主因為抑鬱症,後麵發病跳江了,才二十六歲......”小芝麻的聲音裡麵都是惋惜。

原主大好年華,才華橫溢,偏生碰見了這麼多的傻逼。

“原主希望自己可以不要再那麼懦弱,碰到姚和坤要知道反抗,另外她希望自己可以開畫展,可以把自己的畫給大家看,告訴更多抑鬱症的人,他們不是孤身一人,抑鬱症不是矯情,不是小問題,那隻是生病了,隻要好好吃藥,好好生活,一定一定會有好的時候。”

一般學藝術的人好像心思比一般的人好像都會細膩一些,也會更敏感一些。

他們比一般人更加能體會到世界上的美好,也比普通人更能共情一些很小很小的小事。

隻有這樣,他們才能將自己眼中看到的,轉化成畫麵呈現在大家的眼前。

才能用自己的筆,傳遞自己的情感,直擊人心。

闕舟的後腦勺還是疼,這間畫室是原主自己租的一件小屋子,比較便宜也比較偏僻,附近倒是有個攝像頭,但是已經壞掉了。

也就是說,這個啞巴虧闕舟現在隻能吃下。

她看著眼前的畫,原劇情中因為畫被毀,關鍵時刻交不上去,導致原本對自己期待值很高的老師以為是原主自己不想去參加比賽所以編出來的理由,以此狠狠罵了原主一遍。

不過在闕舟眼裡看,這畫,倒是還能補救。

她垂眸看著身邊的筆刷,還有冇有完全乾掉的顏料,用一把大刷子沾上水就攪了一大坨的紅色摔在了畫布上。

小芝麻被這狂野的畫法嚇了一跳。

“姐姐,你還會畫畫?”

“你要是想我一樣活了那麼久,你也會。”

不過她以往基本上畫的都是水墨,這厚重的顏料闕舟倒還是第一次接觸。

這次比賽的主題是靜。

原主畫的是樹梢上站著一隻小鳥閉著眼睛。

闕舟將整個畫麵全部變成了鮮亮的紅色。

紅色和原本灰暗的顏色融合變成了漂亮的灰紅色,淺淡的飽和度上寥寥幾筆便多出了幾片荷花,。

那株荷花在水麵上盛放著晶瑩的露水。

那一刻,小芝麻頓時感覺一陣風吹過,她整個蛇都靜了下來。

媽呀,大佬是全能的。

大佬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