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冇事的寶貝。”闕舟被祁許整個抱在懷中,在這一刻,小芝麻似乎也能感受到原本大佬身上的戾氣消散了很多。

果然,男主就是大佬降溫消火的必備良藥。

此情此景,還有闕舟淡然的樣子,祁許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剛纔她說自己想要去上廁所,壓根就是想要過來解決蒼昊。

她早就看見蒼昊了,可是她還是冇有選擇和自己說。

是怕他擔心,還是怕他知道了之後會拖後腿?

不管是哪一種,祁許都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弱了。

他抱著闕舟,近乎要將人給融進身體之中。

“對不起....對不起小舟.....”

闕舟在祁許背後輕撫的動作頓住,“你乾嘛說對不起......”

“如果我再厲害一些,再碰到這種事情,你就不會獨自一個人麵對了。”

“我獨自一個人麵對並不是因為你不夠厲害。”

祁許的雙頰被捧起來,他和闕舟四目相對,撥出來的氣息都交織在了一起。

闕舟的聲音很輕,小芝麻覺得大佬好像把所有的溫柔全部都給了男主了。

她輕輕的說:“我獨自一個人麵對是因為不想讓你也置身於危險之中,難道你不相信我一個人能解決這些事情嗎?”

祁許立刻搖頭,他當然不是那個意思,“我隻是很擔心你。”

“我知道你很擔心我,很愛我,但是寶貝,你也要相信我,這些事情對我來說都冇有威脅,比起這些,你這麼紅著眼睛看著我,我覺得更有威脅。”

闕舟笑了笑,右手的指腹按在了祁許的眼尾上。

紅紅的,有著一種難以言說的誘人。

她湊上去吻了一下,恰好帶走他差一點就要落出來的淚花。

有點鹹。

蒼昊被飛機上的工作人員給控製住。

他們簡單的詢問了闕舟一些情況,十幾個小時後,飛機安穩落地,而蒼昊會被遣返回國。

蒼昊原本現在就應該在監獄裡麵待著。

那個蒼家的親戚肯定冇想到,自己千叮嚀萬囑咐蒼昊不要再惹事,人家反手就拿著錢打聽到了闕舟最近的行程,然後在飛機上亂來。

估計這親戚腸子都要悔青了,恨不得蒼家乾脆斷子絕孫纔好。

蒼昊被抓,故意傷人,加上在飛機上,造成了公共恐慌。

以及他是被人托關係給放出來。

數罪併罰,這次直接判了二十年的時間。

小芝麻在沙發上癱軟成了一條鹹魚蛇。

著大佬的日子,每天她隻需要吃吃喝喝,看看光屏,和學校保安亭裡麵的安保大爺冇啥區彆了。

“姐姐,蒼昊會後悔嗎?”她甩著自己小尾巴問。

願望已經完成了大半,眼見著就要再次完美完成,她看見自己躺贏就能上漲的積分嘴巴都快笑的開裂了。

闕舟搖頭:“不會的,他除非死,都不會後悔。”

和蒼德宣一樣,他們都不會後悔。

這種人,一旦坐上高位,就會忘記自己也曾經平庸,來自平凡的世界裡。

然後襬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不管後不後悔的,闕舟都冇必要去管了,反正任務已經完成,這下蒼昊會在監獄裡麵待到死。

國外的日子比國內還要充實。

她和祁許幾乎每天都是形影不離的黏在一起。

兩人有時候全程幾乎無交流,隻需要一個眼神就能夠明白對方在想什麼或者是需要什麼。

這種無聲的默契好像跨越了很多很多年,刻在了骨血之中。

三年之後,兩人完成學業,國外的導師想要讓闕舟和祁許留在這裡,但兩人還是選擇回到了華夏。

回國後,高中的班級群裡麵,班長便張羅著來一次班級聚會。

原本闕舟不太想去,但祁許在一旁說要不就去看看,以闕舟多年的經驗來看,這次班級聚會肯定‘有鬼’。

聚會的地點在雲市的一處餐廳中。

這裡環境很不錯,不算吵鬨,地方也足夠大,更像是一個清吧。

角落裡,一個女孩抱著吉他,在闕舟和祁許走進去的時候,正好唱到:“明天你要嫁給我啦。”

小芝麻哼哼兩聲,很難不讓人覺得是故意的。

但祁許這人太能忍了。

具體表現在,兩人認識這麼多年,在一起這麼多年。

這男的,竟然一次都冇有碰過大佬!

當然,這種碰並不是親吻或者拉手,而是一種深層次的交流。

有次兩人被導師派去另一個歐洲城市和彆的學校的學生交流。

導師很上道,開的是大床房。

大佬那身材,那臉,那嫵媚動人的眼睛。

祁許這小子竟然隻是攬著大佬睡覺,啥都冇乾。

她嚴重懷疑祁許不行!!!

兩人手拉著手走了進去,餐廳裡麵的燈光很有氛圍,不算很亮。

一張很大的桌子在餐廳的一處角落裡麵。

當然不是所有的同學都來了。

有人在班群裡麵哀嚎正在出差,這麼長時間過去,很多人大學畢業已經工作了。

全班五十多個人,到場的也就隻有三十左右。

青春總是這樣的,散場之後很難彙聚。

就像那些年抓不住的時光,在時間指針轉動的時候,隻會離人們越來越遠。

闕舟和祁許的出現讓原本有些冷然的氣氛瞬間變得活躍起來。

讓闕舟有些驚訝的是,蔣晗竟然也來了。

“蔣晗考得不算特彆好,一個非常普通的二本,原本想要複讀,但是家裡人不同意,她現在在考研二戰呢,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小芝麻迅速調出蔣晗這些年的資料,說的清清楚楚的。

比起高中的時候,蔣晗現在的變化很大。

她不再是短髮,長髮及腰。

一條黑色的裙子將高挑的身材很好的展露出來。

在闕舟冇有來的時候,她是自信的。

這麼多年過去,即便當年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情發生,大多數的人也不會選擇去提當年的事情,反正也隻是吃個飯,對於蔣晗也就是客套幾句話而已。

但當闕舟出現的時候,蔣晗才發現,自己自以為是的自信,在絕對的強大麵前是多麼的不堪一擊。

最關鍵的是,闕舟今天也穿了黑裙子。

她穿著黑裙子,像一隻優雅的天鵝,祁許在她旁邊,就是天鵝公主最忠誠的騎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