甭管眼前這兩個人說什麼話,闕舟都能給這兩人懟回去。

甚至還能提前預判他們兩個後麵準備說什麼。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和這兩個人還算是同行,畢竟之前自己在無間地獄的時候,也經常這樣子審問那些惡鬼。

那些惡鬼,可比這小世界的犯人要難纏多了。

所以這兩人想要說什麼準備說什麼,闕舟瞭如指掌。

眼見著闕舟油鹽不進,倆人被氣的不輕,左邊那個猛地拍了兩下鐲子。

大怒道:“你現在還是個學生,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拒不認罪,以後要是真的被抓進去了,你這輩子就被毀了!!!”

審訊室周圍很黑,唯獨闕舟和兩名警察頭頂的燈光是亮起來的。

那一束光將闕舟的臉給照的清清楚楚。

她原本毫不在乎雲淡風輕的表情,在聽完這句話之後,瞬間就冷了下來。

闕舟身上的氣勢在此刻讓兩人心悸,還未開口,闕舟便道:“我說了我冇罪,他蒼德宣徇私舞弊收受賄賂,那是罪,蒼昊在學校霸淩彆人,強行帶很多女生女酒店侵犯還要拍下視頻威脅這是罪,你們這麼想要揪出罪犯,為什麼他們你們不管?是不是因為你們不敢?!”

剛纔警察拍了幾下桌子,現在換成了闕舟。

她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巨大的聲響隔著審訊室傳到了外麵。

‘哢噠’一聲。

那麼大一張桌子,竟然直接開裂了。

警察瞪大了眼睛,甚至被她的話語和氣魄壓得有些抬不起頭。

他們的臉上也又糾結,心虛,甚至是痛苦的神色。

至於為什麼痛苦,闕舟覺得,也許這些警察也是被上級壓迫的小角色。

也許他們也曾經想要反抗,但是結果並不儘如人意。

尤其是那名資深一點的警察。

他忽然歎了口氣,“小姑娘,這世界上有些事情你長大之後才知道,妥協隻是被迫,不妥協就要被逐出規則。”

“規則是誰定的?”闕舟問。

他愣了愣,冇說話。

闕舟輕哼一聲,“規則應該是人定的,但是你說那些人,他們能被稱作是人嗎?你心裡清楚我到底有冇有犯罪,你要是還有點良心,就不應該在這裡帶著你的徒弟逼問我。”

“可是你不會成功的。”

“他都成那樣了,你怎麼知道我不會成功,我還冇做你就知道我不會成功,我告訴你,我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能做得到。”

闕舟輕飄飄的說的話,卻成為了一記重錘。

警察恍惚間想起很多年前自己滿懷一腔熱血入行,想要為民除害,想要成為神探。

可現實是,這麼多年,他見過太多官場上的齷齪。

他為了生活,不得不深陷泥潭。

時間一長,竟然再也出不去了。

現在看見闕舟,她分明也要被泥潭殺死,可她仍然相信,泥潭終究會消失。

他似乎在闕舟的身上看見了當初那個自己。

不,她比當初的自己要厲害多了。

審訊室裡麵是良久的沉默。

旁邊那個警察先是看看自己師傅,又看看闕舟,完全不能明白剛纔這兩人在說什麼啞謎。

“師傅,還問嗎......”

警察忽的站起身,“這次的事情我就當做冇發生,你畢竟還是學生,快回學校吧。”

小芝麻原本氣的耷拉下去的蛇頭立刻抬起來,“這個警察還冇有完全喪儘良心嘛。”

闕舟嘴角勾起笑,“警察叔叔,你這麼多年被打壓成這樣子,難道你心中就冇有怨氣,就不想報仇嗎?”

好傢夥。

大佬這是開始慫恿警察了?

小芝麻在心中震驚,再看警察,好嘛,表情開始動搖了。

女孩的聲音像是蠱惑人心上好的蠱蟲。

輕輕地鑽進了他的耳朵裡麵,“你現在還年輕,他蒼德宣害了多少人你比我清楚,我隻是想安安靜靜的完成學業,想考上首都大學,想好好報效祖國,我想當初你選擇當警察應該也想要好好報效祖國,但是呢,我們都被害成什麼樣子了?”

警察轉過身,垂眸看著闕舟,“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相信你是一個好警察,我手上的證據,我需要您幫我一個忙。”

他閉上了眼睛,似乎是在衡量這件事情應不應該做。

但是旁邊的那個小警察現在算是終於聽明白了這兩個人在說什麼。

小警察啥也不知道,真以為是闕舟把書記給打傷了。

但是在兩人的對話裡麵他清楚了,書記似乎不是什麼好人,而現在證據交不出去,這姑娘想讓師父幫忙。

比起已經經曆過社會毒打的老警察,年輕的警察很顯然更加的初生牛犢不怕虎。

他立刻接話,“什麼證據,我幫你交過去。”

“你確定?”闕舟抬眸看他。

剛纔還有些咄咄逼人的小警察此刻重重的恩了一聲。

“我確定。”

隨後,闕舟便借用了一下警局的電腦,登錄了自己的私人賬號,將賬號裡麵的東西拷貝到了u盤中。

小芝麻很顯然有些不相信這個警察,“姐姐,剛纔這個警察還那麼凶,你確定他能把東西給交出去嗎?萬一要是他反手把證據給銷燬瞭然後再給蒼德宣告狀咋整?”

其實小芝麻是想問,為什麼姐姐不直接將那些東西交給自己,自己發給相關部門或者是網上不就好了。

這樣做任務不是更簡單嗎?

闕舟其實也想過。

但畢竟這件事情並不在原主的願望範圍之內。

她現在已經萬分的冒險,因為蒼昊這麼一個垃圾人把自己給搞進了警察局。

如果用小芝麻的私人賬戶給相關部門檢舉,也許這件事情還是不會得到解決。

所以她必須要參加比賽,得到首都大學校長的賞識。

必須來警察局,讓警察代替自己去交證據。

因為警察也是相關部門的人,他們檢舉,比闕舟這麼個學生更加能夠讓人引起注意。

最重要的是,如果闕舟現在還去冒險,保不準事情還冇解決,下一次學校的同學和老師都會被連累。

畢竟蒼德宣那種人,被逼急了什麼事情都能乾的出來。

這次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彆車,那下次呢?

她不能保證自己能保護自己的同伴,老師,能保護祁許。

——

三十三章章節錯亂的問題已經提交上去啦,過兩天就能解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