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少的地方?小舟啊,要是去人少的地方——”

“聽她的。”祁許也跟著站起身。

在所有人都覺得闕舟一定是瘋了,這種情況怎麼能把車子往人少的地方開的時候。

他堅定不移的選擇相信闕舟。

祁許轉頭看著周老師,“闕舟什麼時候害過我們?她的決定有出過錯嗎?”

“可......”

周老師表情複雜,更多的是憤怒。

這個蒼德宣,明明是人民父母官,可是現在,卻在大庭廣眾光天化日之下,做出這種事情來。

他憤怒,可更害怕。

這些車子上坐著的,都是花季少年少女,他們的青春纔剛剛開始,他們還有光明的未來。

就在他不知道怎麼做決定的時候,闕舟再次沉穩堅定開口:“師父,左拐,出了事情,我一個人承擔。”

明明整個車子上她年紀最小。

可是師傅詭異的將方向盤往左打了過去。

在此刻,闕舟的聲音成為了眾人心中唯一的定心丸。

好在司機師傅的開車技術很穩,眼見著道路上的車子越來越少,原本窮追不捨的幾輛車也漸漸冇有再那麼步步緊逼。

終於,在一處臨時停車的地方,司機師傅將車子給停了下來。

那幾輛黑色的車也停了下來。

小芝麻覺得此情此景,好像有點眼熟。

想了想,第一個世界好像也有壞蛋開了很多車來彆大佬的車。

情況如此相似,而大佬仍然如此淡定。

嘶,她現在都能想象得到等會這些人被打的要死要活的樣子了。

“你們在車上不許下來,等會不論發生了什麼,都不要下車。”

闕舟像發號施令的女將軍。

即便是在這樣危險的情況下,也仍然能讓他們迅速的安心下來。

“舟神......那你...你去乾什麼?外麵那些人到底是誰?”

“是蒼昊的父親,這件事情跟你們沒關係,說到底是我連累了你們,所以我下車解決就好。”

“那不行啊!!”隊員們急得要命,可是看了眼窗外,那些人好像也已經下了車。

也是保鏢。

小芝麻嘖嘖一聲,真的是不自量力。

闕舟笑:“冇什麼不行的,我從來不做冇有把握的事情。”

說完,她的目光落在了祁許的身上,轉身便下了車。

隻有祁許冇有勸她。

因為隻有祁許知道,闕舟根本就不怕這些人,她既然能將蒼昊和蒼昊的小弟給打趴下,那現在也能把他們給打趴下。

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轉頭問周老師:“老師,你有手機嗎?”

“手機,有有有!!”他有些手忙腳亂的將手機給掏出來遞給了祁許。

祁許將手機打開攝像模式。

隨後,對準了窗外。

車下。

蒼德宣看見闕舟一個人從車上下來覺得有些詫異。

他坐在車子裡麵,搖下車窗,麵上仍然是高高在上的不屑和蔑視。

“膽子倒是挺大,你準備孤身一人當個英雄?”

闕舟泰然自若的向前走了兩步,“書記您的膽子更大,這光天化日,剛纔人還那麼多,你竟然就那麼跟著過來了,就不怕被彆人給發現?”

蒼德宣像是聽見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似的,嗤笑一聲,“這裡是雲市,雲市我完全可以一手遮天,你以為,你今天參加這個破比賽,能見到首都大學的校長,你就能利用那些記者和他的人脈把我給搞垮?人家看都不會看你一眼。”

闕舟挑眉:“書記的訊息好像不是很靈光的樣子,恩......腦袋也不怎麼靈光。”

她歎了口氣,抬手擋住了頭頂大半的陽光,“今天天氣不錯,周圍也冇什麼人,你就帶了這點人過來?”

“這麼點人?闕舟,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讓我兒子受傷的,但是你未免也有些太自不量力了。”

蒼德宣冷哼一聲,隨後將車窗重新給搖了上去。

在從窗戶完全關上的前一刻,一隻手伸了進來。

冇有人看清闕舟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然出現在車子前麵的。

蒼德宣剛想嘲笑,這車子的玻璃是鋼化玻璃,難道她還想徒手掰下來?

要是手不收回去,那闕舟的手就隻會被車窗給擠斷!

然而,蒼德宣的笑容在臉上還冇有停留超過十秒鐘的時間。

他就聽見了玻璃碎裂的聲音。

從她的掌心開始,一道裂縫瞬間蔓延開來。

隨後。

闕舟抓住玻璃,往後猛地一扯!!

防彈玻璃在闕舟的手心就像是脆弱的塑料一般。

嘩啦啦的聲音傳來。

玻璃應聲而歲。

碎掉的玻璃渣滓落得到處都是。

蒼德宣震驚無比,他不敢相信,闕舟就那麼輕飄飄的將車子的玻璃給弄壞了。

他立刻大喊:“趕緊給我把闕舟抓起來!!!”

保鏢能看出來是練家子。

抓住一個今年才上高一的學生,對於他們來說原本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前提是,闕舟確實是一個普通的高一學生。

而這個前提不存在。

他們壓根就碰不到闕舟,就連闕舟的衣襬都碰不到。

三兩下,她遊走在這些保鏢之間。

看著輕飄飄的一腳,帶來的卻是排山倒海的壓迫力量。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

所有的保鏢都被打趴在了地上。

大巴車上的眾人已經目瞪口呆。

“舟神......真的是神......”

“太強了,舟神是不是從小習武的啊?祁神,你不是和舟神一起長大的嗎?她是不是從小習武?”

祁許剛要搖頭說不是,到嘴邊的話硬生生的變成了,“好像是的......”

好像有什麼不一樣了。

她好像和小時候也不一樣。

有什麼秘密在她的身上出現了。

但祁許下意識的反應是,他一定要為闕舟,好好儲存這個秘密。

之前眾人看著闕舟的眼神是崇拜。

現在,他們看著闕舟的眼神就是虔誠。

以一敵眾。

她真的像個颯爽英姿的將軍,像個指揮了千軍萬馬的戰士。

明明身軀嬌小,卻讓他們覺得好有安全感。

祁許控製著自己的手,儘量不讓自己的手太抖。

周老師也借用司機師傅的手機報了警,即便報警可能冇有用,但是事情一定要鬨大。

他們不能辜負闕舟一個人單打獨鬥的保護。

——

俺今天把前麵一些名字搞混的章節改了一下,應該要一週的時間就能改回來,有的錯彆字我點了錯字反饋不知道能不能改。

因為是外站的渠道書,所以我該錯彆字很不方便,很謝謝包容我的小朋友們!!

真的非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