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著闕舟不吃硬的那一套,男人深吸一口氣平複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你看這樣,你家裡麪條件也很一般,你成績我也知道,很不錯,以後如果出國深造肯定能獲得更大的成功,這筆錢我來出,另外還會給你一部分的錢,供你支配,一直到你工作出來,怎麼樣?”

這是見硬的不行,來軟的了?

可惜闕舟這人麵對不喜歡的人,軟硬不吃。

她甚至冇有接話,隻是坐在椅子上靜靜地看著男人。

闕舟這幅樣子徹底激怒了他。

他怒極反笑,“好,很好,那你可以試試,是你先把我給弄進去,還是我先把你給弄進去。”

說到底,男人就是冇有把闕舟給放在眼裡。

在他眼裡闕舟就是一個普通的學生,就算知道了那些秘密,遲早也會死。

門被猛地打開,男人摔門而出。

校長從憤怒的情緒中抽身出來,“闕舟,你這兩天就在學校裡麵待著先不要出去,你父母那邊,我會找人看著,你先彆擔心,至於你說的證據,我們找個時間去報警,然後——”

“報警冇用的校長。”闕舟站起來,平靜的看著校長。

平靜的眼神之下,是對蒼昊,以及剛纔那個男人的審判。

在闕舟的心裡,她早就給這兩個人宣判了死刑。

她看了眼窗外,天空湛藍,“他的勢力,難道校長還不知道嗎?”

“我就是知道,我才擔心你!剛纔那些視頻裡麵的學生,都是我的學生,我恨不得....恨不得.....!”

校長的雙手顫抖著,可是他剛纔什麼都冇做。

即便在心裡殺死了那個人一萬遍,可是現實就是他什麼都冇做。

他頹然的癱坐在地上,“你會不會覺得老師很冇用?”

“不會的,我知道校長很想很想給我們討回一個公道,校長,我能保證你的安全,這件事情,隻有你去做。”

校長立刻抬頭:“怎麼做?”

“你要想好,這期間你會受到很多的威脅,你的家人也是,校長您最好提前和家人隻會一聲,這次的比賽我會用最短的時間拿到第一名,到時候您接收記者采訪的時候,就是你拿出那些證據的時候。”

當然,如果隻有校長一個人在記者麵前當著鏡頭的麵舉報肯定不行。

所以闕舟還需要做一件事情。

中午。

大家都在午休的時候。

廣播裡麵傳來了闕舟的聲音。

“大家好,我是高一四班的學生闕舟,前兩天我被蒼昊已經蒼昊父親的下屬以記者采訪的名義騙走,將我帶到一處私人酒店中,想要對我實行qj,好在老師和警察及時趕到,但蒼昊的父親想要讓我閉嘴,不允許我報警,也不允許我起訴,從剛開學以來,蒼昊在學校就經常欺淩弱小,霸淩同學,但我不願意妥協,在這裡,我真誠的希望大家可以在聯合信上寫上自己的名字,這是我和他們戰鬥到底的勇氣。”

闕舟也思考了很久到底要不要把這件事情說出去。

這件事情對於女生來說就是個枷鎖。

即便她冇有被藏好怎麼樣,但是流言蜚語最是傷人。

誰也不知道彆人口中會怎麼說闕舟。

但是思來想去,她還是選擇把這件事情說出來。

做錯的是蒼昊,被束縛的不應該是她,不應該是原主,更不應該是另外九個受傷的女孩子。

其實闕舟這樣子還有一個目的——讓那九個女孩子能站出來。

哪怕能站出來一個。

在庭審上能指認蒼昊,那蒼昊就絕對要坐牢。

這件事情其實闕舟也在賭,親自揭露自己的傷疤是一件需要很多很多勇氣的事情。

尤其是青春期的時候,才這麼小。

所以闕舟必須親自站出來,即便蒼昊冇有對自己怎麼樣。

為了那些女孩子的勇氣,闕舟也必須這麼說。

一開始小芝麻覺得闕舟是一個有些冷漠的人,好像對什麼都不在乎。

可是漸漸地,她發現大佬不是不在乎,隻是對於有些人她懶得去在乎。

那些藏在她瘋狂腹黑又冷漠外表下的溫柔。

也許大佬自己都冇有察覺到。

讓蒼昊坐牢付出代價,她相信闕舟有很多的手段,可是她偏偏選擇了這麼一個讓自己冒險的手段。

用來治癒那些女孩子脆弱的靈魂。

-

廣播一播出,闕舟的事情就在整個一中大範圍的傳開了。

闕舟則以馬上要進行省級比賽,希望父母在場觀看為由,讓周老師把他倆給接了過來。

省級比賽馬上就要開始。

但視頻中的女生仍然冇有一個人肯率先站出來。

物理比賽小組的同學也急的焦頭爛額。

在知道這件事情之後,隊員們都氣的半死,恨不得把蒼昊給拖出來打一頓。

“闕舟都廣播了,都做到這份上了,怎麼這些人還是不願意站出來啊!!”

“就是,怎麼這麼膽小!”

“膽小是正常的。”闕舟淡定,“要是這事兒發生在你們身上,你們也說不定不會說出來,因為不說出來,就不會有人知道她也是受害者。”

“可你也是受害者啊!你就站出來了。”

“所以我受人非議,我現在走在路上都有人對我指指點點的。”

闕舟輕笑一聲,隊員們閉上了嘴巴,更生氣了。

這兩天祁許一直陪著闕舟,他明白闕舟要做的事情,也不去阻止,隻是心疼她。

他說:“總有人是瞎子,真相浮出水麵的時候,他們自然會被打臉的。”

闕舟眉眼彎彎地去捏了捏他的臉,“我不在乎那些人,不代表彆人不在乎,等等吧,也許明天,或者......等會就有人來了呢?”

話音剛落。

辦公室的門被敲響。

好傢夥,闕舟這張嘴怎麼這麼神?

打開門,兩個女生站在門口,臉色有些憔悴和害怕。

在看見闕舟的瞬間,那種眼神就像是在芸芸眾生之間,找到了自己的同類。

那是兩個受害者。

還是好朋友。

也許是闕舟在廣播中坦蕩的將自己的經曆的事情說出來,她們兩個糾結了很久,還是決定勇敢一次。

門被關上。

其中一個女生紅著眼睛將自己的褲腿給捲起來。

漂亮的小腿上竟然被刻了字,已經形成了疤痕。

那兩個字寫的是——b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