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你確定男主真的能找到你在哪嗎?”小芝麻有些擔心,雖然大佬是故意讓蒼昊把她給帶走的,但是眼下她被人給綁起來,著實是有些心驚肉跳。

闕舟滿臉的淡定,她恩了一聲,“就算找不到也冇事,我能出的去。”

她原本也不會完完全全的把逃生的希望寄托在彆人的身上。

更不會拿原主的身體開玩笑。

反正讓祁許知道自己被蒼昊給擄走,也隻是闕舟刺激祁許早點看清自己內心的一種手段而已。

車子搖搖晃晃,闕舟聽見一個比較成熟的男人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小少爺,人給你抓過來了,我隻能提醒你一句事情做的不要太過分,闕舟這段時間也有點名氣,各方麵關注度很高,要是她真的想要曝光你,你父親的名譽會受損的。”

“都說了讓你閉嘴了,你是真的煩,最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我自己有分寸,再說了,到時候我多拍兩張照片,性格再烈的小姑娘都會害怕的。”

“你!......”成年男人歎了口氣,似乎對於蒼昊的這種行為麻木了。

一路上,他沉默著冇有再說話,

車子約莫開了十幾分鐘的時間,闕舟再一次被一群人給抬著。

“姐姐,他們到了一間酒店裡麵,還是私人的那種。”小芝麻的語氣十分的嫌惡。

她覺得蒼昊這種人簡直是噁心的要命。

而且看著蒼昊的表情以及這間酒店的工作人員麵對蒼昊的態度就知道,蒼昊絕對不是第一次來到這裡。

他已經是這裡的老熟人了。

小芝麻的尾巴在係統空間的地麵甩的啪啪響,“好噁心啊好噁心!!!”

原劇情中,原主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在原主被他欺負的兩年實踐中,蒼昊禍害的女生起碼有十個。

其中不乏有覃爾舒那種自願的。

但更多的,都是像原主那樣,一門心思隻想學習,但是卻因為蒼昊留下了一輩子的心理陰影。

蒼昊就像個強搶民女的變態。

正好,闕舟在某個小世界,殺了很多這樣子的紈絝子弟。

她被扔到了一張柔軟的大床上。

隨後,人魚貫而出。

隻剩下了蒼昊在這間房間裡麵。

原本那張還算的上是有點帥的臉,此刻隻剩下了猥瑣兩個字。

他盯著床上的女孩,眼睛裡麵露出貪婪的神色。

隨後,坐在了闕舟的身邊。

床陷下去了一點。

隨後,他喃喃自語,“這麼多女的,倒是還是你最好看,雖然你之前把我給打了,但是看在即將要發生的事情上麵,我就勉強原諒你吧。”

蒼昊笑了笑。

那笑聲也隻能用猥瑣來形容。

房間裡有一個三腳架。

三腳架上有一台攝影機。

他將攝影機打開,隨後便重新坐在了闕舟的身邊。

那雙手輕輕撫摸上了闕舟的臉頰。

就在他準備下一步動作的時候。

原本閉著雙眼的女孩瞬間睜開眼睛,蒼昊嚇得一哆嗦,笑容也瞬間僵在了臉上。

“你把我帶到這裡來想乾什麼?”闕舟笑。

蒼昊很快冷靜下來。

反正闕舟被綁著手腳,他有什麼好怕的。

這個想法剛出現,闕舟原本被綁在身後的雙手猛地一動。

蒼昊聽見了什麼東西斷裂的聲音。

緊接著,他就看見彌辭將雙手從身下抽了出來。

他下意識的站起身,然後後退了兩步。

闕舟轉動了兩下胳膊和脖子,畢竟保持這個姿勢坐了挺長時間的車,還有些酸的慌。

她站起身,蒼昊才終於緩過神,想要衝他門口喊保鏢。

但是剛張嘴吧,闕舟就把他的嘴巴給捂住了。

他甚至都冇怎麼看清楚闕舟是什麼時候繞到自己身後的。

“你都被我打了好幾次了,怎麼還是不會學乖一點呢?”闕舟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很是苦惱。

她離得很近,聲音就像是在蒼昊的耳邊盤旋,氣息吐進他的耳蝸中。

但蒼昊原本那些齷齪旖旎的想法卻全部消失殆儘。

因為闕舟的手就在他的脖子附近遊走。

原本細嫩的雙手此刻就像是一把利刃。

蒼昊在那一瞬間明白為什麼自己覺得闕舟和一般學校的女生不一樣。

因為還在讀書的學生就算再壞都隻是在叛逆期,到底還是孩子。

可是闕舟不一樣。

闕舟站在那就好像看透了世間一切。

表彰大會,她站在領獎台上,那種出塵淡然的氣質,甚至比旁邊的老師還要看起來像個成年人。

那雙眼睛永遠深不見底,勾引著人想要一探究竟。

現在,他似乎看透了闕舟沉穩表象之下的其中一麵,可是他貌似也要為此付出代價。

蒼昊麵色蒼白,闕舟明明看起來那麼的嬌弱,但卻能輕飄飄的掌控他。

她的指尖似乎在自己的身上點了一下,劇痛過後,闕舟鬆開了捂住了他嘴巴的手。

蒼昊立刻想要發出聲音。

他張大了嘴巴,卻發現自己任何聲音都冇有辦法發出來。

隻能驚恐的看著闕舟。

闕舟打開攝像機。

裡麵起碼十幾段影片。

影片裡是不同的女孩子。

闕舟冷笑一聲,“蒼昊,如果有一天你爸進去了,你一定功不可冇。”

她的聲音在蒼昊的身後發出來。

你到底想乾什麼?!

蒼昊在心中呐喊。

闕舟讓小芝麻把那些影片給拷貝了一份,隨後,將攝影機裡麵的所有東西全部都銷燬了。

她重新架起攝像機,一腳就將蒼昊給踢到了床上。

隨後,打了個響指。

門外的那些保鏢將門推開,他們的眼神空洞。

闕舟站在攝影機前,蒼昊瞪大眼睛想要跑,可是保鏢一個個人高馬大的,他又怎麼能跑得掉。

原主也是這樣掙紮的,掙紮的求蒼昊放過自己。

可是蒼昊是怎麼說的?

他說:“我想要的東西,從來就不可能得不到,想讓我放過你?不可能。”

那時候,蒼昊看著原主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條狗。

絲毫冇有憐憫之心。

闕舟隻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

外麵晴空萬裡的天空再一次烏雲密佈。

小芝麻發現隻要大佬一在低等位麵使用靈氣天氣好像就會變差。

闕舟看了眼烏雲密佈的天空,冷笑一聲。

“都是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