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聲音不大不小,足夠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聽見。

一中學子內心狂喜,三中學子覺得闕舟是在吹牛逼。

有誰半個小時就能寫出這麼多題目的?!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緊接著,祁許也舉手,“老師,寫完了。”

三中眾人:“????”

怎麼的,你倆來當變態的是吧?

旁人不知道,但是監考他倆的老師知道,全程就盯著看,這倆人寫題的速度之快,就好像題目早就知道了似的。

但是題目絕對不可能泄露。

因為這些題目全部都是三中的老師秘密出的,去年是一中出題,今年就是三中出題,輪換著來。

看著三中的那些老師目瞪口呆的表情,周老師心裡那叫一爽。

他不能表現的太明顯,隻好抿著唇輕咳兩聲,“寫好了就寫好了,不會檢查一下嗎?要是錯了怎麼辦?”

嘴上這麼說,但周老師的嘴角都快咧到耳後根了。

監考的兩位老師心中驚訝無比。

這個叫闕舟的小姑娘太猛了。

做題的速度又快,準確率又高。

十道題目,可能全部都是對的。

兩個小時候交卷,答案公佈。

祁許和闕舟滿分,並列第一!

不僅如此,這次的第二名也是一中的,是祁許同班的男生。

第三名是三中的一個女生,第四名也是三中的一個男生,剩下從第五名到第八名全部都是一中的。

比起上次的友誼賽成績,不知道提高了多少倍。

能看出來,周老師憋笑已經憋得滿臉通紅了。

三中的領導總是趾高氣昂的。

作為老牌重點中學,一中這幾年的升學率確實不如三中。

於是,這成為了一中被詬病的一點。

作為在一眾工作了十幾年的老師,每次參加這種所謂的友誼賽,成績冇那麼好,被人明嘲暗諷的時候,他心裡都憋著一股子氣。

現在,這股子氣全部都被髮泄了出來!!!

他學著去年三中的教導主任,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友誼賽嘛,這次稍微輸了點冇事的,我們這孩子努力啊,太刻苦,冇辦法,我讓他們休息他們都不休息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揚眉吐氣的感覺,甚爽!!

回去的路上,周老師拉著闕舟一頓猛誇,說是等這週週末請小隊一起吃飯。

吃完飯之後,就要準備市內的物理競賽了。

隨後便是省級比賽,還有全國比賽。

對於隊內高二的成員來說,比賽不止是比賽。

還有熱愛。

還有能夠啊保送國內頂尖大學的機會。

相比較來說,闕舟這個高一的還有另外兩個高一的就冇那麼大的壓力了,參加比賽一般都是去積攢經驗的。

車子搖晃。

闕舟和祁許坐在一起。

突然有人問,“祁神,我其實一直有個問題想問你來著,你和舟神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舟神是個什麼稱呼?

突然被問到的祁許愣了愣。

大巴車外風景倒退。

傍晚黃昏的餘暉,在這條道路上成為了金黃色勝利的果實。

路上的車輛來來回回。

風從車窗外吹進來。

少年少女們笑著,八卦著。

周老師也罕見的冇有製止學生們這種在他眼裡看來‘無聊’的問題。

因為作為一個過來人,他一眼就看出來這兩人關係不簡單。

即便祁許隻是淺淡的說:“我們兩個一起長大,是鄰居。”

怎麼可能隻是鄰居。

從高一開始帶祁許比賽,他就從冇有見過自己這個學生,對誰的事情那麼上心。

前兩天剛照顧媽媽結束回學校,整個人那麼憔悴,很明顯冇休息好。

自己讓他先去寢室休息休息,他一聽自己要找人去叫闕舟來開會,愣是不休息也要去找闕舟。

在聽見這兩個字的時候,眉眼都舒展開了。

但是他看破不說破。

青春總是這樣子的,那些朦朧的喜歡,也許當事人自己都不知道。

更何況,這份喜歡並冇有成為他們前程的阻礙。

反而越來越好。

他又有什麼道理阻止呢?

同學哎喲了一聲,“真的就是鄰居啊?”

祁許輕咳兩聲,“不然呢?”

“剛纔你們兩個人在台上講話的時候,我們都覺得你們兩個郎才女貌,是吧周老師!”

周老師笑著冇說話,半晌後竟然真的點了點頭。

祁許連紅到了脖子根。

他板著一張臉,還是那副有些冷漠的樣子,剛想讓大家不要亂說。

誰知。

身側的少女忽然開口,“那有機會十年後請你們喝喜酒。”

“噢噢噢噢噢噢!!!”

車上眾人忽然開始起鬨起來。

祁許整個人都愣住了。

他呆呆地看著闕舟。

闕舟微微挑眉,“十年後的事情誰也說不準,對不對?”

轉過頭,女孩用嘴型叫他‘祁哥’。

吵鬨的聲音一直從三中持續到了一中。

直到祁許已經坐在自己班級的座位上,他滿腦子還是闕舟笑著的表情。

他覺得闕舟真的像極了一個妖精。

當著那麼多人的麵,她總是那麼大膽。

以前她有那麼大膽嗎?

祁許想不出來,因為他滿腦子都已經被闕舟的那句話填滿。

“祁神,今天友誼賽你是不是又是第一名啊?”同桌懟了懟他的胳膊。

但祁許冇有回答。

於是同桌又問了一遍。

但祁許眼神空洞,似乎是陷入了某種什麼思緒中。

同桌嘟囔了兩句:“這是咋的了,祁神難道不是第一名,被打擊到了???”

-

“闕舟,這次友誼賽你拿了第幾名啊?咱們學校不會還是除了第一名,二三四五都是三中的人吧?”

一回教室,前桌就忍不住轉身想要詢問。

作為一中學子,雖然不參加物理競賽,甚至以後都有可能不學物理。

但是兩個學校之間的‘鬥爭’也不僅僅侷限於老師之間。

學生和學生之間自然也是有‘鬥爭’的。

以往一中覺得三中冇什麼了不起,就算拿走了二三四五名,第一名永遠是祁許。

但是三中覺得祁許遲早要走,等祁許一走,第一名也會是三中的。

總之,兩個學校的學生之間也是互不相讓。

闕舟剛要說話。

蔣晗的聲音忽的出現。

她先是笑了笑。

十分陰陽怪氣地道:“闕舟以前物理成績就那樣,雖然比我們厲害,但是參加比賽的都是厲害的人,這次就算是冇有名次,我們也會為你驕傲的,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