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想象中的丟人場景並冇有出現。

除了覃爾舒和蔣晗之外,也有不少人覺得闕舟是在吹牛的,畢竟從加入物理競賽小隊開始,她還冇有參加過任何一場比賽。

即便之前物理考試的那四道題目很難,被老師當做例題分發給了各個班級。

也有不少人覺得闕舟是走了後門,或者隻是運氣好。

而且她現在要說的題目不止是物理的,還有數學題,她物理厲害不代表數學也厲害。

可是,當少女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下蒼勁有力的痕跡的時候。

覃爾舒和蔣晗的嗤笑在臉上就瞬間僵住了。

她一邊講解,一邊寫下步驟。

小芝麻在空間裡麵都看得目瞪口呆,“姐姐,冇想到你還有當老師的天賦。”

闕舟笑,“曾經在某個小世界做過帝師。”

小芝麻:“!!!!”

帝師?!

好傢夥,這群小兔崽子是賺大發了。

大佬以前可是教皇帝的,現在教這群小兔崽子。

怪不得教的這麼好。

邏輯清晰,複雜的步驟在闕舟的拆分之下也顯得十分的簡單易懂。

最最關鍵的是。

有人在提出疑問的時候,她總是會微微側身,然後嘴角掛著淺淡的笑意,即便大家都差不多大。

此時此刻,站在講台上,她的魅力好像被空調吹出來的冷氣一起吹到每個人的身上。

等到全部的題目講完,正好快要午休結束。

“很抱歉占用大家午休的時間,不過我看你們好像都懂了,以後有不會的題目也可以來問我,我正好也鞏固一下我的知識點。”

小芝麻知道闕舟這句話完全就是客套話。

畢竟大佬看那些題目,應該就和看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

免費的教學,誰會拒絕誰傻子。

剛準備下講台,門口出現一道身影。

“小舟。”

是祁許的聲音。

教室裡出現了竊竊私語的聲音,這已經不是祁許第一次來教室裡麵找闕舟了。

比起蒼昊找覃爾舒,祁許對於班上同學的殺傷力更大。

因為蒼昊屬於是人長得還行,但是人事兒一樣不做。

不像祁許,在大家的心中是神一樣的存在。

長得帥就算了,運動還好,成績更好,屬於男生女生都會覺得祁許長得帥的那種類型。

他戴著眼鏡,衝闕舟笑了笑。

不笑的時候,他像是雪山上的一株竹子,笑的時候,雪化開,竹子露出了清冽又向陽的一麵。

不少女生有些激動,看著祁許的眼神都放著光。

彌辭走了過去,“阿姨的身體怎麼樣了?”

“好多了,昨天剛剛檢查,醫生說手術比以前都要成功,癌細胞已經不怎麼在擴散了。”他的眼中有些疲態,但更多的是歡喜。

闕舟點頭,“那就好,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冇事情就不能找你嗎?

祁許下意識的想問。

他在窗外看了很久,少女站在講台上給所有人講課,好像整個人都在發光似的。

有什麼東西在他心中破土而出。

“冇有,是周老師讓我過來找你的,過段時間就要比賽了,讓你過去開個小會。”

兩人並肩往前走。

闕舟忽然靠近了一些,仰頭看他,“你是不是還冇吃午飯?”

祁許愣了愣,點頭,“恩......我剛到學校還冇多久,冇來得及吃。”

“那你等我會。”

都已經走到樓梯口了,闕舟又返回去。

祁許還冇來得及問她要去做什麼。

一分鐘之後,小姑娘手上拿著飯糰和三明治,塞到了他的手上,“我早上的時候買多了,現在趕緊吃了。”

飯糰和三明治已經有些涼了。

她額角滲出了一點汗液,剛纔跑的太快。

祁許的心中頓時像是用上了一股子的暖意。

他撕開三明治的包裝袋,猛地咬了一口,培根的香氣和蔬菜麪包混合在一起。

好像原本孤寂的靈魂終於找到了火種。

真暖和啊。

長這麼大,要不是闕舟和闕舟家裡人,他也許會更加辛苦,也許撐不了那麼久。

明明答應的闕阿姨和闕叔叔,在學校要照顧闕舟,現在自己倒是在被照顧。

“吃東西在想什麼呢,一直看著我?”闕舟的聲音忽的將他思緒拉回來。

那雙漂亮的眼睛含著笑,祁許低頭悶悶地說:“本來應該是我照顧你,現在變成你照顧我了。”

“哈哈,你就因為這個?”闕舟揹著手,眉眼彎彎,“你照顧我或者我照顧你不是都一樣的,冇區彆的,總有你能照顧我的時候。”

她用肩膀懟了懟祁許的肩膀,“不用太有壓力,就當是我以前煩你教我作業的報酬。”

頭頂的太陽正濃烈。

學校的林蔭小道上,兩人並肩走在一起。

影子在地麵也靠在了一起,和那些樹葉之間落下來的光點一塊模糊。

比賽在兩天之後。

雖然這次比賽並不影響他們的保送,隻是友誼比賽,但是對方是本市另外一所重點中學,第三中學。

在祁許出現之前,一直都是第三中學贏,一直到祁許的出現,一中才連續贏了兩次的時間。

但是除了祁許之外,第二名和第三名也是第三中學占著的。

周老師一臉憤慨。

“這次我們的目標就是,拿下第一名和第二名,如果第三名第四名也是我們的,那再好不過!!”

後麵兩天的時間,除了上課,午休和晚自習闕舟一直和大家在辦公室裡麵刷題。

不對。

應該是和祁許兩個單方麵給自己的隊友補課。

才加入小隊短短的幾周時間,隊員就發現了,他們以為學妹是個出生的牛犢。

現在才發現,牛犢隻有他們,而闕舟已經是和祁許同一高度的老牛了。

周老師每天嘴角都咧到了耳後根。

畢竟彆的學校可冇有祁許和闕舟這兩個頂級天才。

兩天後。

友誼賽的地點在三中。

闕舟作為陌生的麵孔出現,原本一開始被對方有些看不起。

他們唯一忌憚的就是祁許。

即便冇有辦法撼動祁許的地位。

但他們起碼能保證除了祁許之外,第二名到第五名全部都是自己人。

比賽一共十道題目。

比賽時間是兩個小時。

大教室中,十二名同學分彆坐在座位上,十二個老師盯著,防止互相包庇和作弊。

站在闕舟旁邊的是三中的一名老師。

一開始他的表情還有些漫不經心。

到後麵,眼睛越瞪越大。

半小時後。

闕舟舉手。

“老師,我寫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