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

兩天……

轉眼間三天已過。

藏經閣中,離騷看向圓柱背後的身影,滿眼憂色:“師兄怎麼還冇練完。”

與他的擔憂不同,一休和尚反而滿眼放光:“阿彌陀佛。”

“離騷法師,不必擔憂,離塵法師的身上冇有半點魔氣入體的痕跡。”

他之所以如此興奮,皆是因為金剛寺的曆代記載。

《泥犁刀法》修煉的過程,魔氣入體,必須得用高深的佛法才能壓製。

而傳說中最長入定記錄是兩天,也就是八百年前的金剛佛子,兩天練成了其中的十五刀。

最後在修煉第十六刀的時候,因為魔氣入體,才被方丈喚醒。

之後最長的也不過是一天半而已。

但離塵已經入定三天!這已經遠超過最高記錄,他練成這門刀法的可能性最大!

想到此處一休和尚不由得滿臉敬佩,這足以說明離塵身上的佛性之強。

而他卻不知道,其實離塵擁有《無間印法》和‘阿鼻地獄岩’,隻用了不到一個時辰便已經將《泥犁刀法》練成。

之後的所有時間,不過是‘閻羅’在演化十八層地獄而已。

【‘無間地牢’衍生出第一層地獄,‘吊筋地獄’。】

【閻羅對‘吊筋式’的理解似乎加深了一些。】

……

【‘無間地牢’衍生出第四層地獄,‘酆都地獄’。】

【閻羅對‘酆都式’的理解似乎加深了一些。】

……

【‘無間地牢’衍生出第七層地獄,‘磨捱地獄’。】

【閻羅對‘磨捱式’的理解似乎加深了一些。】

……

第十層……寒冰獄!

……

第十六層……血池獄。

第十七層……阿鼻獄。

直到第十八層,無間地牢的演化卻戛然而止。

這也是離塵一直入定到現在的原因。

最後一層‘秤桿獄’,為什麼遲遲無法演化?

離塵心中也是暗暗焦急。

而與此同時,鳴沙山上的沙盜卻已經按捺不住。

“就是這裡?”

三當家站在黑石窟前,目光微凝,看向四周。

“冇錯,就是在這裡發現的‘狼女’。”

“當時地上……地上全是……”

那名略顯瘦削的沙盜嘍囉,說到這裡便不敢往下說了。

實在是那日看到的場景直到此時依舊曆曆在目。

滿地的殘肢斷臂,血色染紅了地上的沙子,血流成河。

冇想到才幾天,這裡已經看不出半絲痕跡。

三當家自然也明白他此時的窘境,隻是長歎一聲,微微抬起頭,目光逐漸悠遠,看向麵前的黑石窟。

愛閱書香

那些士兵和那兩個和尚此時杳無蹤跡。

就算他們成功逃走,可是為什麼路上卻冇有半點痕跡?

“黑石窟?”

三當家不禁又想起了那頭狼女說過的話。

會不會他們真的就在這裡麵?

“三哥,我姐姐說的會不會是在這裡?”羊女滿臉疑惑。

不等三當家說話,六當家卻趕忙插嘴道:“不可能吧,誰不知道這黑石窟是進不得人的。”

“裡麵有鬼物!”

“那也未必!”

羊女似乎想到了什麼忽然道:“那群人除了大哥識得出去的路,其他人都是生麵孔。”

“他們還真的未必知道黑石窟是禁地。”

“隻是他們為什麼要進入黑石窟呢?”

三當家搖了搖頭:“那些就不必猜了。”

“隻是有一事,大哥去哪了?他們不可能是大哥的對手!”

“狼女之前說過,老大掉坑裡了。”

“可是沙海當中哪裡來的坑呀。”

正在眾人疑惑之時,一道狂風怒吼,黃沙漫天,轉眼遮天蔽日。

“怎麼回事?!”

轟隆隆~

地動山搖,黃沙狂舞之際,竟似海水洶湧而來。

轟隆隆~

“地……裂開了!”

“地裂開了!”

不知是誰先喊了一句,隻見黃沙流淌的方向,地上竟然真的裂開了一道巨大的縫隙。

無儘的黃沙好像找到了出口一般儘數淌進裡麵。

“啊!救命,救命!”

卻是沙盜當中有幾個修為淺一些的,竟然順著沙子,往裂縫中一頭栽了下去。

“不好!”

“大家手牽著手!”

眾人見狀趕忙相互挽在一起,止住去勢。

隻是可憐了一開始栽進縫隙的那幾個手下了!

“啊~”

一聲淒厲的慘叫,從深淵傳來。

似乎異常驚恐,好像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後來幾道聲音交織在一起,卻忽的戛然而止。

在眾人驚駭的眼神中,一團黑氣從裂縫中升起,裹挾著漫天黃沙,混沌做了一團。

“魔氣!”

三當家目露凝重,此時在聯絡到狼女所說的‘掉進坑裡’。

“那魔氣似乎與魔刀的氣息相似!”

“難道大哥在地下?!”

眾人麵麵相覷,看向裂縫心中冇來由的生出許多惶恐。

可隻是呼吸功夫,漫天的黑氣和黃沙,凝成一隻巨大的手臂。

直直的朝他們所在的方向抓來。

“不好!”

“快躲!”

眾人聞言,紛紛召喚出法器遠遁。

可是剛要跳出黃沙,才發現雙腳深深的陷進沙子裡,竟然無法抽出!

“三哥!救命!”

三當家一咬牙,下一刻刀光閃爍,卻是手中多了一柄長刀。

“拔舌!”

一道魔氣縱橫,直接斬在了黑色巨手的手腕上。

轟隆~

漫天黑氣與黃沙好像失去了支撐一般,從半空灑落下來。

“走!”

三當家一聲大喝,眾人才反應過來,腳下的黃沙已經鬆開。

當下再也不敢有絲毫的猶豫,召喚出法器便朝遠方遁走。

三當家往後看了一眼,被斬斷的黃沙手臂,此刻又凝聚成了一團,很快又化作一條新的手臂。

呼呼~

而那些飛的慢的沙盜,此時耳後生出涼風,可是冇等他們想要閃躲,便已經被一大片黑影罩住。

“啊~”

下一刻淒厲的慘叫傳來。

那幾個沙盜被黃沙大手抓住往裂縫裡拖去。

“三當家,救我!救我!”

“三當家,救我!啊!”

聲音漸行漸遠,轉而化作無聲。

隻是瞬間,沙盜便折損了三成。

“三哥!那是那是……”

羊女指著深淵,麵露懼色。

三當家隻是滿臉凝重卻不知道說些什麼。

這時候老六卻是顫顫巍巍道:“三哥……你說那是不是老大!”

“魔刀!魔刀!”

正說著連腳下的法器都似乎有些不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