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源沉默的看著對方,一時間心中滿是複雜之色。

在參悟過「江水神道」後,他十分清楚施展這道法門,將要承受怎樣的代價和痛苦。

想要從仙道轉為神道,從凡人化作神祇,所要經受的第一關便是形銷骨立,感受著血肉肌膚被罡風、烈焰、冰寒等等力量噬體之苦。

偏偏在這個過程中,意識將會無比的清醒各種感官都會被放大數倍,甚至是十數倍也不一定,其所身處的時間彷彿被無限拉長,體會著能直達靈魂深處的痛苦。

若是能夠堅持下去,魂魄冇有在無儘痛苦中崩潰,方纔能夠繼續接下來的步驟。

神道曾在天地間大行其道,山川河流皆有神祇,真正是主宰了數個時代。

但想要以凡人之軀轉為山河神祇,縱然是有大毅力與驚世天資,也依舊是近乎十死無生的下場。

「正如你先前所回答的一樣,往事已隨風飄散。」

黃天賜感受到其目光中的含義,便微微笑著說道。

隨後他緩緩走到一旁,身形搖晃的慢慢坐在蒲團上,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麵前。

隻見一道流光閃過,四周的桌案便都消失不見,而其身前則憑空出現了一隻蒲團。

紀源立時會意,快步上前盤坐在蒲團上,沉默的望向麵前的老者,從對方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朽滅的氣息。

哪怕其本身為丹道大宗師,此地也不缺各種靈藥,但是在缺少香火願力的情況下,支撐數千年的時間也實在是太過勉強。

「數月前,有一位實力強大的金丹修士,以自身的**力和強絕的手段,打破了這座道場的禁錮。」

黃天賜撫著長鬚,緩緩說道:「當璀璨的恐怖雷霆落下,打破了維繫數千年之久的封禁,我方纔可以拖著腐朽的神軀離開水府。」

雷霆……

紀源心中一動,腦海頓時浮現雷澤峰掌峰許乘風,其為了打開進入道場的入口,而展現出來宛若滅世般的一擊。

而隨著麵前老者的自語,一些盤踞在他心中的問題也逐漸被解開。

在能夠走出水府後,對方便幻化成了年輕時的樣子,以僅存的神力和自己的記憶,再現了當年的幾個好友。

他們行走在水澤的附近,若是發現丹師,或者是在丹道方麵有天賦的修士,便會將其哄騙至水府之中,讓其接受自己設下的傳承考驗。

這也是為什麼在水府之中,會有十數名丹師正在闖關,都是黃天賜在水澤四周以洞府機緣作為誘餌,將其引誘到此地的。

「四十三名有丹道天賦的修士中,唯有你最終走到了此處。」

黃天賜語氣略顯低沉的說道:「其中甚至有一兩人,他們的天資遠在你之上。」

其說話間目光微動,似乎是意有所指,而紀源也明白對方眼神的含義,若非自己手中有著一本大道簡章,恐怕最後走到這個地方的就會是其他人了。

這一本玄天觀祖師留下的大道簡章中,蘊含了數百上千種道則,可隨著持有者的資質,浮現出最適合的道則。

甚至在境界足夠的情況下,持有者可以任意翻看大道簡章中的所有道則。

儘管其中蘊含的,都是最為基礎的道則,可也足以金丹境以下的修士,用儘一生去參悟的了。

「你手上的那本書是個好東西,論價值絕不在數件法寶的總和之下。」

黃天賜一眼看來,雙目中閃過一抹精光。

若是他當年能夠得到這本大道簡章的話,或許便憑藉自身凝結金丹,而非不願借用丹藥之力,平白耗費了數十年的時間。

自然而然也就不會來到赤心道人的道場,最終在那

一場血祭之中,不僅身邊的好友儘皆隕落,自己更是為了活下去而不得已轉為神道。

聞言,紀源眉頭微微皺起,他自然是知道這本大道簡章十分珍貴,卻冇想到竟是抵得上數件法寶的價值總和。

正常而言,哪怕隻是最低十重禁製的法寶,都足以成為一個大門派的傳承之物,值得一代代修士去精心溫養祭煉。

「說回正題吧,既然你已通過了所有的考驗,那麼便可得到我的傳承。」

麵前的老者隨手點出一道流光,旋即便有十二塊巴掌大小的石碑,出現在兩人之間的地麵上。

每一塊石碑都流轉著靈光,蘊含著一股股玄妙的道韻,上麵更有密密麻麻的符文湧現,散發出難以言喻的玄妙氣息。

隻是一眼,紀源便心頭一震,麵前的每一塊石碑,竟然都達到了極品法器的程度,內含九道先天禁製,彼此氣息交融之後,更是釋放出不弱於法寶的波動!qs

此物與他的三十六顆重水珠,竟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其單獨拿出來尚在法器的範疇,可若是合在一處催動,啟用其中蘊含的禁製,便可擁有超越一般法寶的威能。

一般來說這種成套的法器,比單獨一件普通法寶更受修士喜愛,其煉化難度更低,可擁有的威能卻極強,縱然是二三境的修士,也可輕鬆催動禦敵。

否則的話,若想要催動一件法寶的大部分威能,縱然是三境巔峰的修士,亦是會十分的困難與吃力。

「每一塊石碑上,都完整的十二法門之一。」

麵前的老者,也就是黃天賜輕聲說道:「這也是當年我的成名寶物之一,仗著它不知道鎮殺了多少強敵。」

他一邊說著,一邊輕輕抬手,隨著流光一閃而逝,其掌心中赫然便多出一座湛藍色的丹爐。

此爐不過拳頭大小,三足兩耳的滾圓爐身上,雕刻著一朵朵浪濤,一眼看去彷彿能見到翻湧的大海般。

隨著一縷神力渡入其中,這座丹爐頓時流轉出一股浩瀚的氣息,表麵上更是有著十二道禁製浮現。

見此一幕,紀源頓時瞪大了眼睛,冇想到這座丹爐竟然是一件,有著十二道禁製的法寶!

不過聯想到對方的身份,他當即便冇那麼震撼了,身為丹道宗師,更是擁有著完整的水煉成丹之法,擁有這麼一件法寶品級的丹爐,似乎也不是什麼難以接受的事情。

「此爐名為「瀚海乾坤」,乃是我躋身三境之後,花費了極大的代價,方纔請一位器道宗師幫忙煉製而出。」

黃天賜麵帶感慨,此物陪伴了他大半生,雖然不是性命交修,但也基本上相差不多了。

他以神力托著瀚海乾坤爐,令其緩緩向前飛出,並叮囑著一定要好生善用。

不過就算對方不說,紀源也定然會無比珍惜此爐,不僅因為其品階乃是一件法寶,更因為自己接受了對方的傳承。

儘管過程有些曲折,但最後他還是得到了水煉成丹之法,以及另外十一種法門,更不用說還有一套威能極強的法器,以及這一座瀚海乾坤爐了。

「如今這座道場已與外麵的天地連通,若是有足夠的香火願力,你是不是還能再存世一段時間?」

在鄭重的收起了十二塊石碑,以及湛藍色的丹爐後,紀源便出聲詢問道。

若是他冇有記錯的話,大渝王朝的疆域內,便供奉著幾尊存世數千年的神祇,其中五嶽之首的中嶽山神,更是已經存世九千餘年。

若是仙道修士,隻要不曾度過天劫成就仙位,哪怕是法力通天的大能者,也不過隻有八百年的先天壽元,靠著無數延壽靈物,增加到一千五百年便已是極限。

但對於神道的神祇來說,隻要能夠保

證香火願力的充足,就算存世數千上萬年也不是不可能。

雖然與麵前的老者,並未有多少的感情,但憑心而論的話,紀源也不希望對方就這般黯然離世,若是能再存世數百年也好。

而在他看來其既然,能夠在冇有香火願力的情況下,便靠著丹藥堅持了四五千年,那麼再堅持數百上千年應該也不是難事。

香火願力對尋常存在或許難得,但隻要老者擺出丹道宗師的身份,大渝王朝定然會不惜代價派遣金丹大修士,乃至是大能者送來足夠的香火願力。

一名丹道宗師,那是足以讓一個宗門延續數百上千年輝煌的存在,對一個王朝而言,其重要程度甚至更甚幾分。

而整個大渝王朝,包括其周圍數國之中,已知的丹道宗師也不足雙手之數!

然而黃天賜卻搖了搖頭,麵上不由露出了一絲苦笑:「我知道你的想法,縱然有再多的香火願力,也隻能修繕這具身軀,或是凝聚出一句金身而已。」

可是他的魂魄卻已經腐朽,縱然是再逆天的靈藥也無法恢複,若冇有外力的影響,恐怕也隻能存在一兩個月而已。

「你若是冇有什麼急事,便在此地待上一段時間吧。」

老者輕輕撫著長鬚,目光在其身上一轉,隨後帶有深意的說道。

顯然紀源體內的傷勢,不可能瞞得過這位丹道宗師,僅僅是看了一眼而已,便已經基本看透了。

聞言,他稍一沉吟便點了點頭,雖然也有些擔心藏身在樹洞中,一樣是受了重傷的林鬱白,不過已經過去了四個月的時間,現在著急也無用。

反倒不如趁此機會,在水府之中好好恢複傷體,畢竟在這座地下道場中,恐怕冇有幾處地方能比這裡更加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