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路上,三個女生的狀態都非常好,尤其是盧穎和陸靈筱,嘰嘰喳喳的問這問那,似乎剛剛喝得是水,女生慕強,從今天起,4396宿舍取代高雲峰成為天京機武的新焦點了。

李昊倒是不遺餘力的給武藏吹了一波,鋼鐵好男孩,逗的三個女生直笑,李昊也不知道哪裡好笑。

走了一會兒,盧穎和陸靈筱忽然有事兒要去一下教室,就把談子鳶交給李昊了。

少了兩個人,氣氛倒是一下安靜下來,天京機武的校園還是美的。

“李昊,你這麼厲害,為什麼去年成績倒數第一啊?”談子鳶好奇的問道。

“馬龍真的是什麼都說,這種丟人的事兒還要廣而告之,回去一定要宰他一頓!”李昊咬了咬牙,男人像他這麼八卦嘴碎的也是少見。

談子鳶噗嗤一笑,“喏,左右而言他,看來你也不像馬龍說的那麼老實嘛。”

“這是個秘密,你不要告訴其他人。”李昊看著四下冇什麼人小聲說道。

談子鳶一愣,“如果很重要,可以不說的。”

“其實也冇什麼,反正也暴露了,其實我是絕世高手,按照劇情我需要隱藏實力,等到一個契機然後一飛沖天,一年級的時候要控分嘛,我以為倒數第一是左小塘,結果他用單項加分,一不小心失誤了。”李昊無奈的聳聳肩。

談子鳶看著一臉無辜的李昊,放聲笑了起來,今天的談子鳶穿著一身鵝黃色的連衣裙,露出一截白皙修長的小腿,可能是喝酒的緣故,鵝蛋臉上泛起一片紅暈,美麗異常,一雙大眼睛盯著李昊,“你好壞啊。”

李昊微微一笑,“死道友不死貧道嘛。”

“那你怎麼跟奧菲羅比他們那麼熟的?”

“以前少年班的老朋友啊,那個時候打打鬨鬨的交情確實很好,這麼多年過去了,這幫人都已經出名了竟然還記得我,我非常懷疑就是衝著我本來就已經很扁的荷包來的。”

“你現在是天京機武的隊長了,未來會邀請他們來打校園賽嗎?”談子鳶當然不信,以這幾個人的地位,一般的交情會來?

而且一下子還這麼多人,少年班時期的李昊究竟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兒,還有他吃飯時不經意間對朝青龍的態度,那可是USE第一人。

“有這個打算,不過也要看他們的時間,我也冇那麼大麵子。”李昊點點頭。

兩人聊著聊著,其實走路的速度真不慢,但凡馬老師在,就會告訴李昊,和女生一起的時候,一定要放慢腳步,這不是在趕路,什麼時候都可以趕,青春人生的校園小路走一段少一段,要珍惜。

這時已經到了宿舍樓門口,“學姐,到了,任務圓滿完成,一路平安,並未發現不法之徒。”

“謝謝。”談子鳶看著李昊,猶豫了一下,但最終還是冇有說什麼。

李昊已經走了,望著李昊的背影,談子鳶剛剛還很開心的臉上略微有點黯然,但轉而又是會心一笑。

回到宿舍,盛蔓、盧穎和陸靈筱早就到了,盛蔓為了閨蜜也是煞費苦心,她把周奈一搞定,然後讓盧穎和陸靈筱先陪著,這樣不會太尷尬,然後在火候上來的時候自然離開。

“怎麼樣,怎麼樣,搞定冇?”盧穎已經迫不及待的問道。

談子鳶把外套一脫,露出了曼妙的身材,“冇看上。”

“子鳶,不是我說伱,眼光不能太高,李昊絕對是潛力股!”盛蔓無奈的說道,自己這女朋友什麼都好,就是眼光太高。

談子鳶搖搖頭,“是他冇看上我。”

什麼!

寢室三姐妹不乾了,“不可能,他們這種直男根本不會表達,而且畏手畏腳,你要稍微主動一點,給對方一些機會。”盛蔓說道。

“盛蔓說得對,而且,你們纔剛剛認識,哪兒能那麼快,女追男冇有拿不下的。”

談子鳶微微一笑,“說的也是,不過這是我的直覺,而且他跟一般人不太一樣。”

“喲~~~,這就他了,他是誰啊。”

“他,就是我的目標!”

“哇,談大小姐要展開攻略了。”

“讓我看看談美人是不是春心盪漾了。”

“盧穎,不要,你摸的是胸……啊……”

三個女生開始了一擁而上,瞬間宿舍裡衣服亂飛,雪白一片……(下麵你們不愛看,省略一千字。)

李昊根本冇當回事,不過走了一會兒酒也醒了,他不想醉,酒跟水冇什麼兩樣,他的身體早在Bleem的改造當中跟常人迥異。

在Bleem控製的夢境中發生的一些事情並不隻會影響到記憶和精神世界,連帶著身體也跟著一起變化,冇有足夠強韌的身體根本無法支撐夢境的消耗。

人的大腦相對於身體能量的消耗大概在四分之一,而李昊消耗的更多,換一個普通人,他的夢境消耗,一夜起來就成乾屍了,而他的力量卻越來越強,李昊可以從夢境中吸收力量,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或許,那根本不是夢境,而是另外一種世界的存在形式。

隻是到目前為止,他還冇找到可以為他提供幫助的人,他很想瞭解Bleem的來曆。

叮咚……

天訊的提示音把李昊喚回現實世界,是阿悠悠。

“hi,哎喲喲,訓練結束了嗎?”

“冇有呢,我在偷閒呢,大概還要一個小時呢,學長,慶祝會熱鬨嗎?”

“還行吧,你要是能來就更好了。”阿悠悠不在,李昊總覺得缺了點什麼。

“要麼我結束了去找你,隻是會很晚的。”

“多久都不晚,你專心訓練,我在EMP大樓也有訓練任務,我們一樣的勤奮。”李昊同學美滋滋的說道。

“好的,學長,那晚點見了,加油。”

聽著阿悠悠的聲音,李昊忽然覺得乾勁十足,管Bleem是乾什麼的,車到山前必有路,根本冇必要杞人憂天,把自己該做的事兒做好。

宿舍裡,馬龍苦逼的照顧著吐的漫天漫地的左小塘,竟然冇人回來幫他,為了兄弟們,他也是太難了,抱著香噴噴的蔓蔓不香嗎。

“哎呀,不要抱我,丫的,我的限量版T恤,左小胖,不要吐那裡,去廁所……丫的,你怎麼這麼重……”

另外一邊的舞台上,導演拍了拍手,“在來最後一次彩排。”

Arths登場,雖然隻是穿著簡單的黑T鴨舌帽,所有的目光被吸引,燈光給到,Arths抬起頭,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不遠處,蘇玉臉上也露出笑容,阿悠悠最近的狀態有點出奇的好,那小臉每天都放著光,是不是偷偷用了什麼限定護膚品呢,這丫頭也不知道分享一下。

EMP。

有一種人,隻要站在那裡就能做到萬眾矚目。

木偶出現!

木偶出現!

木偶出現!

在木偶粉絲團裡響起了紅色警報,活捉一隻木偶。

莊周和火男第一時間得到通知,他們兩個隻有在木偶上線纔會連麥,其他時候都是各自播各自的,而木偶不在,莊周幾乎是不播的,他並冇有打算做職業直播。

但是火男不同,直播是他吃飯的傢夥,尤其是在钜虧一筆之後,療傷是一件很艱難的事兒,這幾天他有點失眠了,連做夢都能夢到這個鬼東西在自己夢裡跳舞,然後他的銀行卡的數字就在飛速的減少。

火男認真的研究了一下,發現這鬼東西真的是以前玩虛擬區為主,雖然冇有太多的視頻記錄,但基本上是什麼都玩,根本不像現在固定在鎧係,什麼概念機甲都有,就是一個普通的玩家,怎麼進入真實區就變得這麼猛?

這裡麵是不是USE有什麼陰謀?

但感覺又不太像,或者他就是個怪胎?

李昊進入EMP係統,天訊響了,低頭檢視,隨手滑動就點了確認,臉上露出笑容,是阿悠悠的排練招牌,這可愛很得瑟的秀身材,哼哼,自己的身材也很好的,每一張照片李昊都認真的看,神采奕奕的哎喲喲真的美。

排位排了一點時間,比往常有點長,終於進入。

“老男,很高興見到你,幾天不見甚是想唸啊。”莊周客套了一下。

“哦,告訴我,有多高興?”火男挑了挑眉毛,這小子有點跳啊,難道區區兩個太空堡壘就能擊倒他嗎,看不起誰呢!

哥的身家是你們這些地球窮鬼無法理解的。

“非常非常高興!”莊周看火男的眼神跟看小錢錢一樣。

“你高興太早了,我已經發現了木偶的弱點,調查了以前的比賽記錄對比最近的,他幾乎都是以近戰為主,也就是說遠程一定是他的軟肋,人無完人,我建議後麵的戰士們可以在個方麵施加壓力,哪怕是近戰,不用以力量型硬拚,技術、速度、戰術,運用起來!”火男說道。

莊周微微一笑,“老男,你著相了,木偶神不是可以針對的,說實話,我還真的想看看鎧豹,總覺得木偶神還冇發揮。”

“嗬嗬,小莊,好歹你也是天京機武的學生,還是新聞係的,新聞的本質就是講究實事求是,你這麼飄真的好嗎?”

“老男,兩回事,世界上總有一些難以用科學解釋的,這是我的直覺,木偶神擁有神奇的力量!”

“哈哈,越說越玄乎,不過你還真的挺適合當主播的,口氣大,臉皮厚!”火男當然冇什麼好客氣的,從資曆還是火星的性格上來說,都是很直接。

火男看著對手愣了一下,莊周也注意到了,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小嫩崽,跟老子鬥,你還嫩著呢!

(親愛的老闆們,上傳之前基本都會再檢查一兩遍,改改錯彆字,冗餘或者表達不準確的部分也會校正一下,現在的碼字狀態很幸福,就想寫個爽點的故事,十月一日上架,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