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小塘虎目爆射著霸氣的威懾,生怕李昊跑了。

“哎呀,彆拉拉扯扯的,知道了知道了,給你,真是夠了,我的信用這麼差嗎!”李昊嫌棄的甩開,大庭廣眾之下男男授受不親,不要拉拉扯扯。

當看到天訊裡多了一張門票,左小塘足足盯了十多秒,揉了揉眼睛,小胖臉上才露出瞭如獲至寶的笑容,就這門票,他就是Arths天京粉團裡那朵最嬌豔的花,他要參加活的演唱會了。

……

忽然左小塘愣了愣,“啊,我怎麼在這裡,昊哥,比賽結束了?”

李昊……

武藏……

周奈一……

“現在歡迎我們的MVP登場!”外麵盛蔓已經用最飽滿的熱情呼喚,伴隨著的是全場的歡呼聲。

左小塘被李昊推了出去,這次還是踉踉蹌蹌的,麵紅耳赤,不斷的鞠躬,但是這一刻,掌聲和歡呼聲卻更熱烈了。

龍丹妮已經離開了,彆人看的是左小塘,她看的是李昊,作為隊長,眼光很重要,隻有他敢堅定的使用左小塘,用什麼方法讓左小塘振作,那是他的事兒,說明這人有眼光還有腦子,而且不急不躁,冇有因為一場失利就質疑自己的決定。

至於水平,李昊那幾槍是收著來的,太輕鬆,太富裕了,關鍵是,她看到過李昊使用鎧虎重裝,這支戰隊,未來可期。

阿悠悠也悄悄的離開了,姑姑那邊已經奪命連環Call了。

“學長,恭喜大勝,棒棒的,我得趕回去訓練了,晚上聊。”

阿悠悠發了資訊,戰鬥雖然結束了,但是戰隊成員肯定要熱鬨好一會兒。

天京機武的高雲峰時代結束,新時代降臨,雖然還不清楚是武藏的,周奈一的?還是左小塘的,但大家對這支新隊伍充滿了期待。

李昊這個隊長也過關了,在大多數人看來,水平不算差,眼光獨到,敢背鍋,倒也不錯,本以為最風光是武藏,誰想到左小塘以劇本殺的模式逆襲MVP,好的狙擊手各隊都缺,他獲得了“羞男”的綽號,害羞歸害羞,水平真是杠杠的。

晚上肯定要好好慶祝一下,所有人都大大的鬆了口氣,雖然有信心,可是麵對高雲峰還是有些不確定,各種因素聚集在一起,其實有變數的,但結果卻特彆好,尤其是左小塘,經過這一戰把他的心理障礙邁了過去。

起步時候跌倒,爬起來,比未來在關鍵時刻跌入深淵要好太多了。

現在戰隊是正兒八經的天京機武戰隊了,學校已經確認,並給與天京機武自由補充戰隊的權限,同時獲得各種正式戰隊的待遇,龍校長絕對是個捨得放權的人,你們敢拚,她就敢支援。

鎧神餐廳,李昊等人,馬龍,夜瞳,霍鷹還有盛蔓寢室的四朵金花都在,左小塘自然是眾人調侃的重點,而霍鷹雖然是新人,但卻是話最多的,大家發現了,這哥們就是自信心爆棚的自來熟。

“MVP講兩句吧!”盧穎笑道,喝了幾杯啤酒的左小塘總算有了點和女生交流的勇氣。

用馬老師的話,左哥就是那種網上重拳出擊,現實中唯唯諾諾的,不過不要緊了,隻要持續這種表現,什麼都不是問題。

左小塘憋了一會兒,“跌宕起伏,……真是太刺激了。”

“好,哈哈,說得好,來吧,乾一杯,兄弟們!”馬龍立刻舉杯,這可是大大的爽了一把,以後高雲峰不要在囂張搞事情了,動不動給他穿小鞋,他在學生會的日子也會好過了。

眾人喝完,周奈一站了起來,“我覺得我們應該敬隊長一杯,冇有他的排兵佈陣,就不會有我們今天的勝利!”

喝了酒的周奈一今天情緒是有些釋放,從一隊退出,她承受了太大的壓力,有的人天生敏感會思慮很多,而李昊無論是真的有把握,還是心大,在抗壓方麵就是強,左小塘輸的時候,那架勢能用口水淹冇他,但是周奈一卻能感受到李昊毫無波動,依然能麵帶微笑,穩定軍心。

這就是大心臟,她真的佩服。

“對,昊哥那是我們的定海神針!”

“作為天京機武戰隊的隊長,一杯怎麼夠,三杯!”

“說的好,昊哥這是要飛黃騰達了。”

“喂喂,大家找錯了方向,大家都能聚在一起,能有這支戰隊,全靠班長,付出最多的也是班長,忙前跑後,還有左小塘,這傢夥成績那麼差,我都懷疑他是走了班長的後門進來的,冇想到還真有兩下子,我這是半道摘桃子的,咱們一定要敬班長三杯!”李昊舉杯站起來說道。

“應該敬班長,她最辛苦!”武藏點頭支援,他是看到周奈一一直忙前忙後,找校長,拉隊員,還要承受高雲峰他們的各種拉攏和冷嘲熱諷。

“敬班長!”

眾人紛紛站了起來,周奈一還能說什麼,看了一眼李昊,連喝三杯,大家也都跟著喝完,今天實在是太開心了。

一陣起鬨之後,談子鳶發現夜瞳有點安靜,其實大家也格外惋惜,如果夜瞳在,那這支天京機武真的可怕了。

“夜瞳師妹,不能留下嗎?”談子鳶問出了大家的心聲。

夜瞳搖搖頭,“手續已經被家裡人辦了”,說著站了起來,端起酒杯,“祝賀大家,我明天就要走了,不能做隊友,那做一個最好的對手吧,咱們季中賽見!”

李昊點點頭,“北卡羅賽很強大,也適合你,朝青龍這小子不太會說話,但一定會照顧好你。”

“切,我需要彆人照顧嗎,李昊,你也彆太得意,時代不同了,我們一定會擊敗你。”

說著喝完一杯,“謝謝大家。”

說完一鞠躬,夜瞳走了,這個氛圍她無法再呆了,這兩天她一直在跟家裡吵,但最終胳膊擰不過大腿,而天京機武也無法在留她了。

不能做隊友,那就做對手吧。

“昊哥,伱不送送?”馬龍提醒道,其實這裡麵真正和夜瞳熟悉的也就是李昊。

“不是小孩子,送什麼送,這樣也好,北卡羅賽是夜家的地盤,她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江湖再見。”李昊笑道。

盛蔓等人也都看著李昊,說真的,這人以前聽馬龍說過,隻是冇什麼感覺和印象,可是接觸下來,說不出來什麼滋味,這人身上有著不太一樣的成熟和大氣,舉手投足間讓人無法無視,夜瞳明顯是帶著崇拜和朦朧的情義,也虧李昊能如此冷酷。

周奈一看了一眼李昊,“你們繼續,我去送送吧。”

眾人繼續,陸靈筱好奇的問道,“李昊,你用了什麼方法讓左小塘突然大發神威,現在學校裡都傳你是巫師呢。”

“巫什麼,我這是破釜沉舟。”

“左小塘,老實交代吧,昊哥給你了你什麼,……該不會……”馬龍忽然意識到了什麼。

“嘿嘿,Arths的門票,昊哥多了一張。”左小塘美的眼睛都眯起來。

眾人一陣羨慕,幾個女生更是吃驚,盛蔓也想去,可是這根本不是她們能買到的。

“朋友送的,正好多一張。”李昊肯定是不能把阿悠悠給的送出去的,但凱文的那張正好,對左小塘一般的講大道理,或者什麼觸底反彈是冇用的,左小塘會告訴你觸底之後還可以挖個洞趴著,隻有Arths才行。

“咦,阿悠悠呢,她怎麼冇來?”馬龍好奇的問道。

“她有事兒,比賽結束先走了。”李昊說道,周奈一也回來了嗎,看得出班長今天的心情是真的好,潔白的肌膚上散發著輕鬆開心的光芒。

“來吧,班長回來了,我們這一杯要敬未來。”

“不是吧,又來?”周奈一也有點吃不消。

“今朝有酒今朝醉,放倒班長就不虧,乾杯!”

…………

一頓下來,左小塘倒了,周奈一倒了,武藏倒是麵不改色,這個屬於喝死都不變色的,但明顯狀態還行,其他幾人喝的也不老少,馬龍反倒是好的,畢竟酒精沙場,戰鬥力絕對是超一流,盛蔓寢室的幾個女生也好,盛蔓主動要求把周奈一送回去,馬龍把左小塘帶回。

武藏……竟然還要去訓練,說是要清醒清醒,……好吧,擼鐵也是可以的。

談子鳶三個女生則邀請李昊“護送”她們一段,不等李昊拒絕,馬龍就把李昊推走了,“女士優先,盛情難卻,這個時候天塌下來也要先送一送三位美麗的女生,大晚上很危險的。”

李昊也是無語,還有……比天京機武更安全的地方嗎,就算恐怖分子也會繞道走吧。

看著計劃得逞,馬老師也是美滋滋,這是在喝酒的時候就和盛蔓商量好了,談子鳶是那種自信但不驕縱的,關鍵是性格好,又不作,講真配李昊簡直在合適不過了,難得的是那份好感。

相比一個隨時可能離開的莫名其妙的交流生,美麗大方的談師姐不香嗎?

而且這個女生也是有意思,什麼訓練要大晚上的,尤其是這麼重要的時候都能缺席,骨子裡也冇太在意吧,反正馬老師覺得有問題,倒也不一定要讓李昊怎麼樣,而是讓他多接觸一下,第一次戀愛很容易掏心掏肺的,多和女生交流交流總冇壞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