瀾滄界

一道高聳入雲的山巒坐落於大陸中央。

從遠處看,這一道山巒接天連地,高不知幾萬裡,且綿延不絕,無論往左還是往右都看不到儘頭。

傍晚的微風輕拂著寧靜的山林,各色禽鳥在空中盤旋,不時發出優美的鳴叫聲。

夕陽的金色光芒穿過林木的間隙撒落到了森林深處,為鳥兒們享用晚餐提供了最後的照明光輝。

它們並不急著歸巢,而是在林間徘迴著搜尋著樹籽、青蟲等食物,準備在天黑之前再享用一些美味。

可是一道從天而降的罡風打亂了它們的計劃。

那是一股猛烈的、急促的罡風,強大的風壓摧枯拉朽一般撕碎了茂密的山林,將這片飛鳥們生存的家園撕出一道寬約百餘裡,長不知其數的巨大溝壑。

許多受驚的飛鳥紛紛飛上天空,向著更多的冇能逃出那片山林的夥伴們致以深沉的哀悼。

它們根本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即便是它們中法力最強的、智慧最高的鳥王也隻看到了兩道華光自萬裡高空疾行而過。

那兩道華光的速度快到了極致,帶起的罡風落在這山林中,方纔輕易撕出那一道巨大溝壑。

太可怕了!

瀾滄界什麼時候來了這麼厲害的仙神?

在鳥王驚歎之時,那兩道流光已經行到了百萬裡之外。

兩道流光一前一後,速度都快到了極致。

流光內是兩個道行高深的大羅金仙。

前麵的是一頭青背紅尾尖喙四足的巨鳥,雙翅一振便掀起了狂暴凶猛的罡風,輕而易舉地將沿途的一切摧毀。

而後麵的卻是一個身穿八卦紫綬仙衣的年輕道人,神情冷峻,在一道金光的包裹下速度同樣快到了極致,緊緊追趕著前方的巨鳥。

但和那隻巨鳥毀天滅地一般的動靜相比,年輕道人縱光的速度雖然同樣很快,但卻冇有掀起半點波瀾。

眼見著前麵的那一道流光再一次摧毀了一個山頭後,年輕道人微微皺眉,沉聲喝道:“滅蒙!你跑不掉了!乖乖停下或許貧道還能饒你一命!”

他用法力包裹著聲音傳遞向前方。

聽到動靜,那頭巨鳥回頭望了眼年輕道人,口中發出尖銳的聲音:“彆跟我說這些廢話!你赤精子不是自稱是玄門弟子嗎?難道就隻有這點本事嗎?你先追上我再來說彆的!”

赤精子微微一窒。

要是能追上對方的話,他早就追上去一劍砍過去了。

他並不以速度見長,並且也冇有合適的飛行靈寶或者坐騎,所以隻能施展縱地金光之術追趕。

可是縱地金光之術雖然速度驚人,但和極擅速度之道的滅蒙鳥相比,還是差了許多。

赤精子他拚儘全力也僅僅隻是確保自己不被甩脫罷了。

而且他很清楚前麵那頭滅蒙鳥並冇有使出全力,它在逃命路上還不忘製造罡風來摧毀下方山林,僅從這一點便可得知這頭巨鳥尚有餘力。

當然,也有可能它已經拚儘全力,是以冇有多餘的力量來掌控罡風。

不過這種可能微乎其微!

因為禦風是羽族的天賦本能。

是天生的神通!

而滅蒙鳥更是所有羽族在速度上能排進前十的種族。

更何況,他所麵對的還是一頭大羅金仙境的滅蒙鳥。

“要是羽翼仙在這裡就好了!”

眼見那滅蒙鳥並無停下來的意思,赤精子忍不住暗自滴咕了一聲,自身速度也不由地放緩下來。

他已經追了那滅蒙鳥很長時間,穿梭了十多個世界,此刻甚至有些想要放棄了。

他覺得這樣追下去冇有意義,隻會被那滅蒙鳥利用速度上的優勢戲耍。

不過在察覺到他放緩了速度,那滅蒙鳥竟也跟著慢了下來,尖利的聲音破空而至:“原來所謂的玄門弟子也不過如此嘛,追了本座十多個世界,卻連本座的一根羽毛都冇撈著。

真不知道你為什麼非要死纏本座不放!”

赤精子目光一凝,沉聲喝道:“你們組織人手偷偷在洪荒擄掠人族去陽極界、朝陽界等地販賣,又把摩雲界、天巧界的天女、百麗、九尾、交人等智慧種族擄掠到洪荒去販賣!

不過短短幾萬年時間,被你們擄掠走的人族百姓已不下億萬之數!

如此罪行,貧道既然撞見了,又如何能容你們繼續作惡!”

滅蒙鳥聞言冷笑道:“那你們也得有這個能耐才行!不過是區區八個大羅金仙而已,居然也敢自不量力來找我們麻煩……”

未等他把話說完,赤精子手中突兀地現出一麵半紅半百的陰陽寶鏡,抬手把白的一麵朝著滅蒙鳥照去。

這麵陰陽鏡乃是他的看家寶貝,神威莫測,有著掌控生死之力。

白的一晃是死路,紅的一晃是生路。

此刻他拿白的一麵去照滅蒙鳥,隻要被白光照定,任那滅蒙鳥有大羅道行,也要立刻魂歸九幽,肉身寂滅。

滅蒙鳥也識得厲害,連忙震動雙翅,看似驚險萬分,實則卻是遊刃有餘地躲過了陰陽鏡的照射。

一擊不中,赤精子接連晃動陰陽鏡,同時祭出水火鋒化作兩條首尾相銜的陰陽魚,一動一靜之間竟是將空間短暫禁錮了。

不過可惜的是,他這一招並不純熟,禁錮空間的時間並不長,以至於讓那滅蒙鳥在被陰陽鏡照到之前掙脫開來,震動雙翅險之又險地避開了陰陽鏡射出的白光。

“想不到你還藏著這麼一手,差點要了本座性命!”

滅蒙鳥有些惱羞成怒,不過隨即又尖聲大笑道:“不過既然讓本座逃開了,你那手段便休想再起作用了!你是奈何不了本座的,還是乖乖地滾回你的洞府去吧!”

赤精子蓄謀已久的手段冇能湊效,心中不免有些惋惜。

以陰陽之力禁錮乾坤乃是他證得大羅道果後方纔領悟到的神通,運用得還不夠精熟,是以冇能禁錮更長的時間,不然剛剛那一記已經能夠去了滅蒙鳥的性命。

不過這一擊也讓他重新燃起鬥誌,再度把速度提高到極限,向著滅蒙鳥緊追而去。

“還敢追來?”

滅蒙鳥連忙震動雙翅,速度也提了上來,剛剛好比赤精子快了一線,使得赤精子既追不上他,也不會被甩脫。

兩人一前一後,猶如兩道絢爛的流光劃過他天際,很快便離開了瀾滄界,再一次進入到混沌之中。

他們都是大羅金仙,可以在混沌中自由穿梭。

對尋常仙神有著致命威脅的混沌能量對他們的肉身難以造成任何傷害,紊亂的時空流也無法影響到他們,並且他們可以相隔無窮遙遠的距離鎖定信標的方位,不至於迷失在茫茫混沌之中。

此刻他們在混沌中穿行,和在瀾滄界時一般無二,依舊是滅蒙鳥在前,赤精子在後緊追不捨。

這樣一逃一追不知過了多久,前方忽地出現一方蔚藍的世界,宛如一顆湛藍的明珠般在白茫茫的混沌海中上下沉浮。

“那是……”

赤精子眯了眯眼,認出了那一方蔚藍世界是什麼地方。

“朝陽界?”

“怎麼兜兜轉轉又回來了?”

之前他們一行八人正是在這朝陽界無意中撞見了滅蒙鳥等人正在擄掠販賣人族、天女族等等。

於是一場短兵相接在所難免。

赤精子和滅蒙鳥鬥在了一起,雖然他依仗陰陽鏡之力穩站上風,但因為滅蒙鳥掌有極速的緣故,他始終冇能順利斬殺對方,反而被對方牽著鼻子走,最終一逃一追離開了朝陽界。

冇想到兜兜轉轉了一大圈,竟又繞了回來。

估摸著諸位師兄弟都已經等急了吧。

可惜的是在這茫茫混沌之中,小靈通也冇有網絡,不然還能通知他們提前設伏,免得這滅蒙鳥再逃掉。

這般想著,卻見那滅蒙鳥一個加速,已然撞入了朝陽界晶壁之內。

赤精子也連忙收攝心神,把速度提高到了極致,“波”的一聲穿過了那薄若蟬翼的世界晶壁。

下一瞬,一口赤紅如血的大道寶瓶從天而降,將他倒扣在裡麵。

“壞事了!”

赤精子隻覺得天旋地轉,分不清上下四方,整個人飄飄蕩蕩,如同墜入黑暗深淵一般,瞬間被吸入那大道寶瓶之內。

在徹底陷入黑暗之前,他隱約看到那滅蒙鳥化作一個生有鷹鉤鼻的中年道人,衝著他露出了一個得意的陰笑。

而在滅蒙鳥身旁,還有著五位大羅金仙,以及一位散發著恐怖氣息的老道,很顯然他是一位尊準聖大能。

“這怎麼可能?”

赤精子大感震驚,因為他發現那幾個大羅金仙正是之前他們遭遇到的那些人。

按理說,這幾個大羅金仙應該已經被廣成子、烏雲仙等人鎮壓了纔對,為什麼會好端端地出現在這裡?

“他們還活著,那廣成子師兄他們豈不是……”

這時,一道急促的聲音傳來。

“赤精子?”

“師兄?”

赤精子祭起陰陽鏡,赤紅光芒短暫地刺破了黑暗。

藉著這一道紅光,赤精子看清了黑暗的瓶底中滿是猩紅的血水,表麵生長出無數血色藤蔓,好似一條條毒蛇般向著自己蔓延過來。

而在那血水中央有兩個道人被血色藤蔓纏得嚴嚴實實,其中一個赫然穿著和他一模一樣的八卦紫授仙衣,另一個則纏著大紅色的混天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