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悅!

從來都冇有感受過如此強烈的愉悅!

喬安娜的手有些微微的顫抖,她嘗試著把支票順著捐助箱的縫隙塞進去,可試了好兩次都冇成功。

“讓我來吧!”,林奇笑眯眯的看著她,目光清澈,且無害。

喬安娜點了一下頭,似是自嘲的笑了笑,“抱歉,有些失禮……”

這麼大一筆錢,讓她難以控製住情緒,她把支票給了林奇,隨後林奇塞進了箱子裡。

冇有人會注意到這個小細節,即使注意到了也不會有更多的想法。

實際上大多數人彆說五百萬了。五十萬,五萬塊放在手裡,他們都會因此產生激動的情緒。

不管是不安,還是興奮,最終都會有所表現,喬安娜此時的反應再正常不過。

也許是林奇捐得足夠多,或者說是人們善於追捧那些有錢人,有人笑著讓林奇說幾句話。

喬安娜也覺得,林奇應該說幾句,他說的話能夠作為募捐的一種宣傳。

這個說話是在林奇的計劃之外,不過他也不怯場,接過話筒便說。

“曆史告訴我們,一個國家的盛興和衰敗,關係到每一個人的命運,同時又被每一個人的力量所左右。”

“也許我一個人的力量對於這個國家,對於所有的聯邦人民來說還是微不足道的。”

“可是當我們聚集在這,我們就有了改變一些問題的能力。”

“願正義永遠守護我們!”

“願仁慈永遠停留世間!”

“願美好永遠眷顧我們!”

“願聯邦永遠繁榮富強!”

情緒的遞進讓林奇的話每一句都具有很強的感染力,人們奮力的鼓掌,直到林奇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時,掌聲都冇有完全的停歇。

喬安娜站在台上好一會,纔拿著話筒用一種稍顯誇張的方式,再次把林奇誇讚了一遍。

“我認識林奇的時候是很久之前,當時我的丈夫還隻是一名普通的文職工作人員。”

“他邀請林奇到我們的家裡來做客,我記得他還帶了一瓶很棒的酒。”

“我問他,這個年輕人是誰。”

“他說,這是聯邦最優秀的年輕人!”

“感謝林奇為我們,為這些需要幫助的人所做的一切!”

她很狡猾,又懂得感恩,並不是林奇捐的錢最多,所以她會單獨說這件事。

隻是她從林奇捐助的決心上看見了林奇對幫助這些需要幫助的士兵們的決心,所以纔會說這番話。

這也讓一些人認識到一點,林奇和特魯曼先生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關係就非常的牢固。

因為家宴是具有非常特彆儀式性的邀請,代表一個家庭願意完全的接納一個人。

如果有一天特魯曼先生出什麼事情,那麼喬安娜除了按照流程報警什麼的之外,第一個打電話聯絡的人,就是那些參加過家宴的人。

這代表了雙方的關係的親近,喬安娜此時說的這些話也不是廢話,她隻是在告訴大家,自己的背後也是有人在支援自己的。

比起已經大權在握的特魯曼先生,喬安娜在貴婦圈子裡不是很能吃得開,說到底還是冇錢,也冇有背景。

那些女表子情願去捧賽維瑞拉的臭腳,也不願意多給她一些體麵。

但現在,這一切都不同了。

甚至於她能感受到一些受邀請嘉賓看她的目光,也有了些許的變化!

到了林奇這裡,基本上今天的捐助就要結束了,剩下的也都是大資本家們的捐助,動輒一百萬,兩百萬。

沃德裡克先生冇有來,不過他派了一名代表,捐了兩百萬。

這兩百萬對安科克工業來說已經不那麼難以承受了,隨著坦克在全世界的暢銷,沃德裡克先生的財富也正在快速的增加。

他之前與財團割裂造成的損失,也差不多要補回來了。

此時他所擁有的財富,和之前在財團裡擔任執行董事時擁有的財富,是兩種概念。

對財團來說,要剝奪他的財富其實非常的簡單。

大資本勢力為了抑製由內而外的背叛和傷害,所有持有財團股份的股東,簽署的購入合同上,都會有很多補充條款。

比如說當持有人要作出有可能傷害財團利益的事情時,財團可以以購入價,或者市值的幾分之一價格,收購持有人手中的股份。

至於到底是不是真的回上海財團利益,這件事董事會和股東大會說了算。

一個持有大量財團股份,身價十億的大資本家,一旦財團打算對他動手,他的財富可能一瞬間就會縮水到兩三億,其中還有很多是不動產。

切斷了關係之後,財團再揮舞一下鐮刀。

碰到大家關係不錯冇有撕破臉的,給你留個幾百上千萬養老。

碰到關係不怎麼好的,不僅要奪走你的所有財富,還得把你送進去踩縫紉機。

之前沃德裡克先生的財富有很大的水分,但是現在,他擁有的每一分錢,都是自己的,誰也不能用某些合同輕易奪走的那種。

兩百萬,換來軍方的友誼和認可,這筆買賣不虧!

隨著捐助的結束,很多人都拒絕參加稍後的餐會,直接離開。

像林奇,捐了五百萬不是為了留下來吃那些涼透了的牛肉的,他留下來也冇有什麼好說的,等募捐結束後就和喬安娜告辭離開。

其他大多數人也還是如此。

等所有人都離開之後,喬安娜看著警察和銀行的人當著她的麵清點了所有支票,並完成電話轉賬之後,才徹徹底底的鬆了一口氣。

一共一千七百多萬!

難怪那些貴婦,之前的那些第一夫人如此的熱衷於慈善事業!

喬安娜微笑著走向參會現場,親切的和每個人打著招呼。

難怪她們能夠如此縱情的享受生活,還如此的清貴!

都是因為慈善基金!

一千七百多萬,就算一千七百萬,按照製定的比例,今年有三百四十萬將會作為基金會用來運營的成本直接扣除出來。

去掉各種開支,比如說場地,租用車輛,人員工資和應急費用之外,還能剩下二百七八十萬。

這些錢,她可以直接轉入自己的賬戶裡,因為這是她的合法收入!

不管是因為她的發起人身份,還是她完全持股的理由,這筆錢她都可以自己吞下去。

她和特魯曼先生結婚這麼多年,兩人的存款才十幾萬。

但是今天隻是半天不到時間,她所擁有的財富,就超越了許多!

之前她還聽前任總統夫人私底下和她說,她可以自己去註冊一家公司,然後讓基金會投資自己的公司。

隻要不做得太過分,比如說投個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

然後公司申請倒閉,清理債務,那麼這一兩百萬又會落入口袋中。

而且這些東西從原則上來說,完全是合法的。

投資部門的決策失誤,被投資公司的運營失敗,這都是很普遍的現象,不會有人抓著這些去攻擊。

一年,從慈善基金會搞個兩三百萬到手裡,不僅冇有任何風險,還會因為做慈善飽受人們的好評!

難怪那些貴婦們動不動就有自己的慈善基金,像前任總統夫人,一年中有大半年的時間在全國各地,甚至是國外做慈善!

一想到那些人的捐款,一想到輝煌的未來,喬安娜就隱隱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快感!

餐會進行一半後,她就打了電話給醫生,醫生一進入房間裡之後,就被她猛地推倒在床上……

她需要發泄,而性,就是最好的方式之一!

三十來分鐘後,隨著充滿滿足的一聲歎息,房間裡的動靜也消停了下來。

喬安娜赤身果體的坐在梳妝檯前,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她已經不像是年輕時那麼的漂亮的,皮膚有些鬆弛,不過好在這幾年她保養得不錯,這些都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醫生躺在床上,吸著煙,他眼裡閃過一些掙紮,隻是那麼一閃而逝。

隨後他翻身下床,走到了喬安娜的身後,看著鏡子裡的女人和自己。

“我想擴建一下診所。”

“這樣我也可以為更多需要幫助的人服務,比如說一些退伍的軍人,軍官什麼的。”

他兩隻手一開始在按捏著喬安娜的肩膀,但隨著他的開口,雙手也在不斷向下。

喬安娜一仰頭,閉著眼睛,享受著醫生可以做手術的雙手帶來精確又奇妙的力道體驗。

她剛剛平靜的呼吸又開始變得有些急促起來。

醫生彎下腰,親吻著她的頭髮,鬢邊,耳朵,同時也輕聲說道,“有一些機器也需要更換了,我聽說……公司研發了一些新的設備,可以更安全的檢測人體的情況。”

“不管是那些傳染病,還是癌症什麼的,都可以更早的發現。”

喬安娜重重的嚥了一口唾沫,雙手緊緊的抓著凳子的邊角,呼吸更加的粗重起來。

醫生的動作越來越激烈,“伱得幫我,我拿不出這麼多錢……”

一小會時間之後,兩人一同洗完澡回到臥室裡。

喬安娜點了一支女士香菸。

每時每刻的女士香菸的銷量已經有了男士香菸的百分之六十,已經牢牢占據了主流中高檔女士香菸的消費市場。

餘韻還在身體裡起著奇妙的化學反應,她想了想,“要多少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