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進的衛士手上全是諸葛弩,十把三連射,好比機關槍了,土匪不斷有人中箭倒下,六指看到一百多號人竟然那十個人冇轍,氣得暴跳如雷,立即給山上發了響箭要增援,又是踢又是拿劍戳的趕著土匪下山來攻。

這就是他失去理智了。

趙玉林見到六指進入射程,輕輕釦動扳機,一發子彈就要了他的命,接著開始對那些暴露出來的大小當家一個個點名。

土匪一下子亂了,看不到那裡射來的凶器,卻見當家的一個個眉心開花倒地,驚慌的嚇破了膽,一個個轉身往山上逃。

這時,特戰隊已經運動到土匪的側翼,哪裡還有他們逃回山上的機會。神臂弩強勁的弓弦將箭矢如飛蝗般射出,夾帶勁風的箭矢不停的收割土匪的生命。

高進見到趙玉林後,說他趴在溪水當回王八值得,少爺瞬間就射殺了三個匪首,他又學了一招。

趙玉林叫少廢話,該他的事了。

高進帶著兄弟們朝山上衝去……

次日,二龍山土匪被肅清。

神威軍繳獲了山上大量的金銀財寶和軍資軍糧,還起獲了製置司監軍、幕賓寫給山匪的通匪信件。

趙玉林不敢大意,叫密封了帶走。

回到洋州,苗貴還在佛坪剿匪未歸,

眼下,神威軍雖然在漢中站穩了腳跟,但是新的問題又出現了。

一是後勤供應線拉長了,僅就神威軍帶來的箭矢,剿匪就用去兩成冇得補充。

二是錢的問題,朝廷給神威軍發響了,可全是嶄新的會子幣,這個東東可是坑爹了,天天都在貶值。讓將士們咋個活?

三是嚴重的水土不服,才一個月呢,臨時的醫院裡就躺下一千多拉肚子的,減員嚴重了。

趙玉林跟隨押運給養的隊伍來到沔州,再去青野原找貴大人。報告了防區清匪反霸的情況後將密件呈了上去。

貴如元和趙彥那都是滿臉驚訝,這神威軍居然將防區內的匪患整治下來了。特彆是趙彥那很吃驚,可以說就是不相信,那六指兒可是悍匪狠貨,都被他收拾了。

待兩人看了他呈上的密件,臉色刷地變了,立即叫帳下小校抓人。

趙玉林已經放下剿匪的事情,他問貴如元兵餉的問題,為何全是油墨都還未乾的會子幣?

老貴兩手一攤,說這個他就毫無辦法了,朝廷連年用兵,早已是國庫空虛,哪裡還有錢打仗,隻能用紙幣安撫兵勇了。

不過他可以開些鹽帖,米貼,油帖什麼的給他,就是允許軍隊在邊口經營生意,補貼經費不足。

趙玉林秒懂,這叫自力更生,發展生產自救。

提出在漢水邊上建個兵站,因為他的軍需大部分都要從陽平關上來,再換乘小船運往洋州。

老貴同意,給他發了文書,讓他自己去選址。

趙玉林交割了公務返回洋州。開始謀劃下一步發展。

隊伍不斷擴大,所需消耗也是不斷增加,大把大把的銀子開銷必須就地解決了,不然會壓垮宜賓的陳曉敏的。

他叫吳雨琦約洋州知州高稼吃飯。打算把宜賓發展經濟的那一套逐步搬過來試試。

晚上,趙玉林攜吳雨琦前往州府吃酒,送上了宜賓的五穀豐,高稼立即認了他這個蜀地來的老鄉。

兩人吃酒,吳雨琦添酒,漸漸的打開了話匣子。

高稼很滿意他的清匪反霸,將洋州,可以說是半個漢中打理清淨了。老百姓總算能有個平安地,給他說最近好些大戶從興元府遷回來了呢。

趙玉林介紹了他在馬湖江的乾法,要將民團在各地建立起來,形成全民皆兵的局麵,在神威軍的統一指揮下抗金抗蒙。發展生產,繁榮經濟。

高稼也是爽快,滿心歡喜的說那就從民團乾起走。

其實漢中各地都有什麼弓箭社、刀斧社什麼的民間聯合自保組織。隻要把這些抓起來,就是一支不小的地方武裝。

隨後,趙玉林就行動起來,有個叫李大奎的大戶手下居然聚集了五千的農民兵,平時在地裡勞動,戰事集中起來就是一支拚命的隊伍。

趙玉林考慮到漢中已經被戰爭拖入泥潭,地主也不像地主了。乾脆將土地進行再分配,等於是毛先祖搞的土改了。

他去找高稼商議,提出土地改革的想法,竟然得到了他的支援。

於是趙玉林召集眾將議事,要求配合各地進行土地改革,讓冇有土地的農民都分到土地,無人耕種的荒地都收起來歸神威軍統一安排進行軍墾。

這一係列組合拳打下來,洋州很快恢複了稻香魚肥的勃勃生機。漢中各地的流民開始流向洋州,人氣越來越旺。

苗貴回來了,這位總隊長身份的特戰隊員,帶著兄弟們終於剿滅了秦嶺深處的慣匪,收編了獵戶出身的兵勇無數。恢複了子午道的交通。

趙玉林認為子午道雖然難走,但他是出入關中的捷徑,必須守好了,修好了,要越來越好走。他叫郝曉明和苗貴負責,做到月月有變化,年年大變樣。

苗貴問他,少爺逼的這麼緊,難道要去占領長安城?

趙玉林說早晚的事,難道咱就窩在漢中生孩子了?

眾將大笑,說都想生孩子呐,媳婦呢?

還是少爺先和吳總管生一個嘛。

吳雨琦聽著兄弟們調侃,跑了出去。

他叫彆鬨了,開會說正事。

韓永超報告,饒鳳關外的金兵驕傲的很,經常跑到關前來挑釁。他手癢了,想打一仗。

雷滿當即補充說太欺負人了,竟然跑到關外曬太陽,真想衝出去滅了這群王八。

吳雨琦說有訊息報告:金將完顏陳和尚來了,有意扣關進漢中。她說最近關中的蒙軍調動頻繁,大有南下開戰的跡象。

金兵會不會像頭餓狼,等著蒙軍南下,咱們不能兩顧時突襲饒鳳關?

接著她說這個陳和尚打仗極其拚命,有萬戶不當之勇,善於帶領精兵突襲,號稱金國的常勝將軍。

韓永超不信,說管他常勝不常勝,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就是老虎的屁股,他也要去摸一把。

趙玉林想了一下說:咱也不能大意了,當下神威軍已經擴大到將近三萬人馬,咱就暫時分成三路縱隊,苗貴帶領一縱守衛秦嶺,韓永超帶領二縱守衛饒鳳關,盧華才帶領三縱駐守洋州,迅速擴軍、練兵,策應一縱,二縱。吳雨琦負責情報和後勤,抓緊把軍需作坊建起來。

稍作安排之後,趙玉林跟著雷滿和韓永超趕去饒鳳關,爬上關口背後的烽火台觀察,韓永超說當年吳公守關時,遇上金人翻閱蟬溪嶺而來,居高臨下攻關呐。

趙玉林笑著說對手還是有高人、猛人哈。

賴傳芳報告敵人有引誘出戰的跡象,昨日居然過來了一群戰馬,解下馬鞍在草地上曬太陽呢。高進說這是欺負咱冇馬匹,腿短了。

趙玉林聽兄弟們反饋資訊,敵人挑釁之意已經寫在臉上,就差直接打上門了。他叫關內的順風處傳信苗貴,小心敵人偷襲,將軍情報告青野原製置司大營。

次日,出關偵查的兄弟回來報告,金兵在關前五裡外的小樹林駐有不下五百的騎兵。

楊興運覺得這樣僵持冇意義,乾脆將他們的意圖打出來。

他問如何打?

楊興運說咱還是有騎兵的,將總隊所有馬匹集中起來,至少有一百多匹啊。完全可以衝一陣。

雷滿來勁了,說如此甚好,就由他帶隊衝一陣,將外麵的馬匹搶進來。

楊興運說哪能讓總都虞侯涉險,他去就行了。

趙玉林知道雷滿手癢,說行,就他帶隊,U看書 .ukansh.com楊興運做先鋒,集中一百匹馬,兄弟們攜帶諸葛弩出去,一通齊射,殺了他們就回來,絕不允許戀戰。

韓永超早就想乾一票了,力主自己帶隊。

趙玉林不同意,說他現在已經是二縱的主角,要站在全域性的角度去分析,研判,如何守好饒鳳關,向東向北擴大地盤。

稍後,勇士們集中到位,趙玉林親自檢查,每人都披上了神威軍的新式棉甲,這是宜賓專為戰士們打造的防彈衣了。一般的箭矢根本就射不穿。

關上冇動靜,關門突然打開,楊興運領著敢死隊縱馬飛奔出去,雷滿帶著兄弟們緊緊跟上,轉眼就衝到了金兵麵前,順道一個齊射,楊興運調轉馬頭回來又是一個齊射,再衝過去用諸葛弩壓住陣腳,後麵的兄弟就上前打掃戰場牽馬了。

直到這時,趙玉林才從關上的垛口站起來,關外的三十來個金兵能動的已經冇有幾個。兄弟們馬蹄噠噠的朝關內跑來。

遠處的道上已經是濃煙滾滾,噠噠噠的馬蹄聲由遠接進,等到金人趕到現場,關門都關好了。

金兵在關外開始了國罵。

趙玉林叫彆理他們,就是他們把褲衩脫下來罵,咱也彆管。這點心裡素質都冇有還打啥仗?

雷滿還冇有過癮,說就是出去打了一趟醬油。

趙玉林哎呦了一聲,驚歎起雷蠻子來了。居然也懂他說的這個網絡名字。

兄弟們輕鬆得了幾十匹戰馬卻是歡喜的不得了。

他叫找些附近的獵戶問問,還有冇有可以繞過關口的小道??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