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顯一邊仔細的聽著,一邊不住的點頭。

趙玉林說蒸汽機還是可以繼續試製,不行就找原因,主要是工具上的問題,不斷改進工具去做,即使一時半會兒做不出來,改進後的工具也可以推進其他產品的進步。

陳顯明白他說的意思了,就是要通過不斷製造新工具來加快軍械和設備的進步,使做出來的軍械越來越先進。

這時,江北來人通知,陳知州叫去府衙。

趙玉林過江來到州府,陳芸介紹臨安的欽差賈大人到了。

趙玉林還未行禮,欽差操著鴨公聲音對著他劈頭就問:神威軍為何還不啟程,到底幾時出征?

趙玉林有點吃驚,這是朝廷的欽差呐,咋就這個素質?

他不說話,大廳裡靜悄悄的十分尷尬。

陳芸對著他說欽差大人問你話呢,快說說。

趙玉林也不願得罪欽差,給兄弟們穿小鞋。便耐住性子說:回大人的話,神威軍計劃走水路北上,當下還是枯水期,似在四月出發。

欽差大怒,說他欺君罔上,有負皇恩,官家要神威軍徒步北上,即刻出發。

草,官家要他帶兵徒步去漢中?這隊伍這樣子走到漢中怕是胖子變成瘦子,瘦子成了光骨頭,敵人都不用刀了,直接用馬撞飛就行。

嗬嗬,趙玉林覺得有意思了。他饒有興致的上下打量著賈欽差。看得他渾身不自在。

欽差怒了,拔出腰間寶劍繼續吼道:聖上口諭,命神威軍三日內必須開拔,北上興元府。

趙玉林權當遇上了瘋子不再理他,對著陳芸拱手施禮,轉身往外走去。

欽差愣住了,他在臨安可是高高在上,萬人敬仰,何時受過這等委屈,眼見趙玉林就要出門,他提劍直追,飛奔過去,長劍直指趙玉林後心。

趙玉林的衛士立即出手,十把諸葛弩齊刷刷的射出三連發的箭矢。欽差賈大人立即變身賈刺蝟。

等趙玉林轉過身來看,欽差已經倒在地下,抖動的四肢也開始慢慢規矩下來,府衙裡欽差的隨從跑了出來,嚇得哆嗦著身子說他反了,竟然敢殺欽差大人。

周圍的百姓看的清楚,幫著趙玉林大呼冤枉,是欽差要殺咱三少爺,衛士纔出手射殺欽差的。

有人又說咱三少爺多好啊,皇上絕對不會亂殺無辜,肯定是個假欽差。

事發突然,街上的人越聚越多,陳芸怒吼他太魯莽了,當如何收場?

趙玉林站到門前旗杆座上給大家講剛纔的事實經過,再講了有人冒充土兵襲擊神威軍的事情,然後直指那幾個欽差的隨從叫拿下細細審問。

周圍的老百姓都是護著神威軍的,一起高喊把這些害人精殺了,殺了。把那幾個錦衣公差嚇得渾身打顫,腳下黃湯直流。

衛士上前拎著衣領將他們提起往府衙裡走,立即就有人尖叫著說他們是太後的人,敢動他一根汗毛滅九族。

草,又是太後的人,真是陰魂不散呢。

趙玉林大怒,罵他竟敢往太後身上潑汙水,砍了。此人立刻人頭落地。

還有三個已經嚇得癱倒在地,其中一個小子還在說他們就是太後派來的,又被衛士拉出去砍了。

趙玉林想到避風塘慘死的兄弟,火氣直往上竄,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下令將餘下的兩個都砍頭,掛去城門口示眾,

陳芸怒視著他問如何收場?竟然斬殺臨安的欽差。

趙玉林說殺第一個是自衛反擊,殺後麵的是替太後洗衣服。他叫收了來人的所有信物,讓書記官如實記下來龍去脈後出佈告,向敘州百姓說明爭相。

陳芸問他究竟想咋樣?難道真的要造反?

趙玉林說官逼民反,反了又如何?。

陳芸一下子像老了十歲,連說罷了罷了,進屋去草擬文書,直報臨安。旋即又召集府衙議事,安排好一切事務後帶上管家當天就乘船東去。

趙玉林怒氣沖沖的回到家裡冇多久,陳曉敏就聽到他殺了欽差,趕緊回來看他。趙玉林說飯照吃、覺照睡,營生照做,無懼。

範征說那欽差的寶劍眼看就要刺中少爺,衛士不得已才射殺的。

趙玉林將衛隊集中起來訓話,肯定他們履行職責,行動及時,殺的好。十個人開始還誠惶誠恐的在後院埋怨誰開的頭呢,如今得了表揚,心裡踏實了。

還有呢,趙玉林為表揚他們護主有功,叫曉敏去取來五百兩銀子,一人賞五十兩。

兄弟們看到白花花的現銀樂嗬了。

趙玉林出門去找書院的張向陽,卻見陳宸也在那裡,老先生已經從小陳宸口裡得知江北的變故。緩緩地說臨安一直惦記著神威軍啊。陳公都以東去,要麵呈官家了。

趙玉林說老師不一定能得到皇帝的召見,或許皇帝也有殺人之心呢。不然一個小小的軍事調動會派出欽差前來?

明顯就是來搞事的。

張向陽看著他問咋辦?

趙玉林說事情既然搞大了,那就再搞大一點。老先生找兩個采編過來,咱將這事和前麵的避風塘事件,還有史家買碼頭一起好好梳理,再將這些事情聯絡起來,在咱的《翠屏晨報》連載,讓天下百姓都知道真相。

這樣下來他們還要殺人,至少天下百姓知道是誰殺的人。

趙玉林在書院忙到天黑回家,他娘關切地問他當真殺了欽差?

趙玉林點點頭,又搖頭。告訴她那是冒牌貨,不怕,朝廷會明察秋毫的。

次日,《翠屏晨報》大幅刊載宜賓假冒欽差刺殺兵馬都監趙玉林的事件。一萬份報紙很快被搶購一空,迅速散向大江兩岸。

欽差被殺,昨夜的小道訊息就滿城飛舞,今天《翠屏晨報》又出訊息,詳細報道了事件經過。

趙玉林這招叫實話實說,以正視聽。

江北的趙家,趙老爺看到報紙,馬上將大兒子叫來問他租用舊州壩的鋪麵成了冇?

趙玉清說成了,弟媳給了。

趙老爺說快些退了,三兒就是個惹事的包,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他這次殺了欽差,跑不了要坐牢,甚至是滅九族的大罪呀,快些退了。

趙玉清說三弟既然敢殺,那人肯定該殺,怕啥?

再說了,暫時出銀子租的街鋪,退啥?

趙老爺指著大兒子說:逆子啊,哪裡知道龍顏大怒的結果……

嘉州知府真大人是在報紙上看到的訊息,他捏著報紙叫馬上去宜賓,乘著快船當天傍晚趕到敘州府,得知陳芸親自往臨安報告訊息,才曉得陳芸是皇城司人。

他長出一口氣後叫過江去找趙玉林。

趙玉林正扶著馬靈兒陪他娘散步呢,聽到真大人來了,趕緊更衣去客廳。

真知府見麵就說他嫌事情鬨的還不夠大,要在報紙上大肆宣傳?

趙玉林說咱就一介布衣、無根的草民,如何敢和臨安叫板,隻為讓大家曉得真相,好叫死個明白。

知府靠近了問他:到底是咋回事?

趙玉林指著茶幾上的報紙說:就是那麼回事。敘州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他冇有必要掩蓋事實。

真知府陷入沉思,他來嘉州之前在臨安是有所聞的,史家在宜賓把事情搞砸了,史相被趙玉林用剃刀刮掉了眉毛,一直都在找機會報仇,這次絕對是借欽差的名頭來搞事的。

冇料到那欽差賈公公遇上趙玉林就是不給他麵子,惱羞成怒,拔劍要殺人,卻讓趙玉林的侍衛給亂箭射死。

趙玉林說天都黑儘了,大人不妨就住在三江口。

真知府在三江口住了一晚,看到翠屏山熱鬨的夜景, .kansh.com見證了這裡和諧平安,夜不閉戶的盛世景象。

第二天的《翠屏晨報》又到了他手上,報紙是越做越精美了。

今天的報紙將去年的避風塘事件搬出來詳細解讀,含蓄的指出就是臨安的禦林軍所為。

知府和趙玉林剛纔還一起吃早飯呢,他看了報紙後馬上叫再見趙玉林,問他報紙上說的都是事實?

禦林軍當真來宜賓襲擊神威軍?

趙玉林微笑著說皇上咋會派出禦林軍來殺他?冇有的事。極有可能是神威軍的仇家圈養的私兵冒充所為。

但是,那些土兵確實穿著豪華的服飾,內衣都是禦林軍的,拿著隻有禦林軍纔有的強弓硬弩。難說和禦林軍冇有關係,說不定真和大人推斷的一樣呐。

他說那事情過後,大人不是就從臨安來嘉州了嘛。

這時,範征進來報告,說雷總都頭帶著兄弟們趕回來了。

趙玉林給知府大人講,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神威軍要召開緊急會議,說明情況,大人去訓話不?

真知府先是一愣,稍息說去吧,正好見見馬湖江大戰的英雄豪傑。兩人同上一輛馬車前去軍營。

來到中軍大帳,所有的總隊長都到齊了。

趙玉林請真知府坐上主位,眾將一起給真大人施禮。

他給真大人介紹巾幗英雄,第九總隊隊長火鳳凰;水上蛟龍,水師總隊隊長周平……

真知府看著一個個精神抖擻的將士連連誇獎,驚歎不已。

雷滿甕聲甕氣的問趙玉林:宜賓殺了假欽差,可有此事??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