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從文倒是覺得無所謂,他很自信的認為敵人還是不瞭解神威軍的實力,兩萬人?顯然是拿不下新市的,神威軍自己就有兩萬多,他們不是不瞭解情況,就是太小看咱神威軍了。

趙玉林也是很輕鬆的給大家打氣,說不怕,大理一是不瞭解我們,二是小看我們了,這場賭博他們註定會輸個精光。

夜幕下,水師的工兵來到馬湖江上遊的石卡,這裡有石卡河彙入金沙江,形成相對寬闊的江麵,水流也緩了許多。

工兵在夜色掩護下埋頭苦乾,安裝趙玉林發明的新式攔江索網。有土水泥這個好東西,他設計的巨大絞盤可以輕鬆的獲得堅實的基座……

臨安皇宮,使相見到了正在揮毫潑墨的皇帝,給他報告宜賓的神威軍惹惱了大理國,人家要武力收回真武山了。

其實皇帝早已得到嘉州和陳芸的密報,大理因為稅賦和神威軍劍拔弩張,大有一戰的可能。

但是他就是老僧入定,不動。

因為皇帝有這樣的判斷,大理是他的屬國,大不了占了真武山,絕不敢進一步來宜賓開戰的。

執事太監和使相交好,這一段時間都在他耳邊灌輸趙玉林有帝王誌向,三人成虎啊。皇帝看到他生意做的越來越大,隊伍也是不斷壯大,心中開始惦記趙玉林了。

所以他不動聲色,就是要看看這個剛冒出來的神威軍有多大本事?

他放下毛筆轉身坐下,問使相當如何處置?

使相一把年紀了,身體每況愈下,換在往年這些都叫屁事,他在床上嗯嗯兩聲就搞定了,

如今官家愈來愈有親政之意,又涉及到兩國邦交,他才進宮來的。

使相顫巍巍的說立即派專使欽差前往斥責神威軍趙玉林,責令其退回來得了。

皇帝問他,我上國威嚴何在?

使相才覺得他在皇帝麵前明顯的越權了,請官家示下。

皇帝吃了一口茶說神威軍過去的事情算是朝廷默認了的,再不濟也是咱大宋的,著嘉州好生應對,決不許大理犯境,斥責大理國主,叫他們坐下來議。

皇帝隻要嘉州辦差,根本就不把大理犯境當回事兒。

他肯定希望大理來打一仗,試試神威軍的深淺,贏了當然好啊,揚我大宋國威,肯定是開疆拓土。

輸了也無所謂,他根本就不當神威軍是他的兵,還正好替他除掉這個有帝王誌向的小子呢,嘿嘿。

使相腦子聰明呐,看皇帝的反應,這是要借刀殺人,說明他安插在皇帝身邊的人起了作用,老東西心情大好,領命告辭。

趙玉林哪知道臨安的算計,他還在新市鎮緊鑼密鼓的備戰呢。

然而,戰鬥卻率先在中路打響。

神威軍為了避免大理兵濫殺無辜,火鳳凰叫各地部落都不做抵抗,還可以接受大理的差遣,要啥給啥。中路大理兵很快推進到距離新市鎮五十裡的大坪。

火鳳凰在獅子岩佈防,硬是隻用弓弩頂住了敵人三天的進攻。

這些地方都是高山峽穀的交通不便,行動困難。大理的領兵統帥高玉祥見中路進攻受阻,急令東路軍加緊前進,吸引神威軍分散兵力。

他的主力卻沿著金沙江緩緩北進。

這個傢夥是個沙場老司機,落子非常謹慎。

他的東路軍由一個叫柴寶的悍將領著迅速向前運動,第二天就推進到大坪一線,繞道繼續向新市攻擊前進。

眼看著敵人就要深入腹地,戰場形勢一下子變得險惡起來。

雷蠻子焦躁不安,大罵狗日的南蠻就像蝸牛一樣,不曉得何時才能進入陣地,九大隊怕要撐不住了。

趙玉林說東路敵人太狂妄,可以先滅了他們再來收拾高玉祥。

朱從文認為他這裡隻需要三千兵就能擋住敵人。

趙玉林叫苗貴帶領五千兵馬急行軍趕去東路,殲滅敵人後橫掃中路,再回師參加西路戰役。

但是,他有點不放心了,告訴朱從文一定要小心,東路戰役打響,西路敵人很有可那個就會發起進攻。

趙玉林跟隨苗貴機動,連夜趕去東路。

第二日天亮後趕到戰場,看到一臉疲憊的火鳳凰,竟然披著一件紅色的披風。

趙玉林大怒,吼她瘋了,不怕敵人定點清除她。

鳳凰還很享受的看著他笑呐,苗貴趕緊叫鳳凰介紹情況。

火鳳凰她們且戰且退,敵人一直在後邊咬住不鬆口。這樣的近戰對鳳凰十分不利,傷亡太大了。

趙玉林說不走了,把所有傢夥都用上,選好地形滅了對手。

馮貴奇高興的說就等他這句話呢。

鳳凰介紹前麵是個喇叭口的大峽穀,敵人衝出來就進入三路口,是北上,西去的要衝。戰士們背後已經冇有依靠,要退就要去後邊十裡。大家都不願意再退了。

苗貴說九大隊和十大隊的兄弟已經疲憊了,讓他們來狙擊敵人,由鳳凰帶隊迂迴敵人側翼殲敵。

鳳凰不同意,說她們頂了這麼久,太憋屈,就想和敵人麵對麵,硬碰硬的乾一場。

趙玉林叫不爭了,鳳凰她們熟悉敵人,讓她們狙擊,苗貴留下一千兵協助,立即帶領主力迂迴穿插過去。

馮貴奇陪著他去前線觀察,他說這股敵人昨天被他們騷擾累了,還不見出來進攻。

趙玉林隻看到敵方的警戒哨,不見敵軍大隊,認為敵人肯定有貨,不曉得在準備啥?

他問鳳凰咱的拋石機呢,都架起來。

鳳凰告訴他這裡隻有鐵桶炮,拋石機太笨重,還在五裡外呢,已經在運來了。

這時一個小隊長過來報告,冇征到糧,小酋長給了兩百條糧袋。

鳳凰大怒,罵那酋長反了,竟然不給糧食,神威軍又不是冇給銀子。

趙玉林笑著說這很正常,要是我們戰敗了,人家就是大理人,還給你啥糧食,那不是資敵了?

他說剛纔帶了糧食過來,大家省著夠吃一天,滅了當前的敵人還怕找不到吃的。

這下子兄弟們的勁頭上來了,趙玉林叫戰士們用空口袋裝泥土,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將戰壕儘可能的壘高些。加寬些。

快到中午,山口終於有了動靜,卻把鳳凰嚇了一跳,千裡鏡中,她看到大理兵居然推出來兩台大型投石機。

在趙玉林看來不過是老掉牙的古董級裝備,但是,落到這個戰場上卻是步兵的終極武器,這種投石機拋射的石彈足以將城牆的垛口打掉,普通的戰壕算啥?

趙玉林大喊,問咱們的拋石機呢?

咱們的拋石機呢?

馮貴奇大聲吆喝著戰士們挖戰壕,裝砂石袋,已經無濟於事。

大理的投石機開工了,一炮就打到了鐵桶炮陣地後麵,再次校準射後神威軍的桶炮陣地就散了,炮兵隻能窩在掩體裡。

兩道戰壕也被石彈打的支離破碎,士兵隻能趴在壕溝裡躲避。

鳳凰要衝上去指揮,被趙玉林一把攬在懷裡,三下兩下將她的紅色披風撕扯掉,他說了句要死一起死,將她推到身後。

敵人發起了衝鋒,趙玉林提著自己的八億杠喊上,都去前沿陣地,範征拿著鐵皮話筒給戰士們鼓勁,大叫三少爺到了,兄弟們狠狠的打呀。

接著陣地上到處都是三少爺來了的喊聲,神威軍士氣大振,神臂弩強勁的箭矢密集飛向敵群。後麵的鐵桶炮也開工了。

大理兵衝鋒受阻,退了回去。

柴寶得報敵人頑強狙擊,冇得手,他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之前每次一打神威軍就跑的,今天架上了超級巨炮,敵人還頂住了,不跑?

這是啥情況?

一個小校跑進去告訴他, .kansh.com退下來的兄弟說敵人陣地上在喊“三少爺來了。”應該是他們神威軍的統領趙玉林親自到前線督戰了,不然,敵人為啥一下子變強?

柴寶一聽大喜,立即叫飛鴿傳書高玉祥大將軍:敵人主力東移,他要活捉趙玉林。

隨即親自到山口檢視,破爛的神威軍陣地,果然又多出了一半的腦袋晃動。柴寶下令再次組織衝鋒,不進者砍頭。

大理的兩台投石機又開工了,神威軍立即趴下隱蔽,趙玉林伸手捏了捏火鳳凰的鼻子說記住了,有些東西可不能嫌累贅,必須得帶著。

神威軍的拋石機小巧,容易拆卸、安裝,比大理的先進十倍,若是在場的話,隻需要拋射小型霹靂彈就能立馬取消大理的古董級投石機的發言權,還用得著像龜孫一樣的避炮嗎?

火鳳凰一臉慚愧的說她對不起死去的兄弟。

趙玉林捏了捏她的小手,兩眼盯著前方不再說話。

稍後,敵人再次發起了衝鋒,這次大理幾乎是等著他們的士兵快衝進神威軍陣地才停止炮擊,雙方的士兵幾乎是在眼皮子下麵發射箭矢了。

殘餘的鐵桶炮恢複發射之後,立即阻斷後麵上來的大理兵,陣地很快穩住,但是大理的投石機開始集中射擊神威軍的炮兵陣地,還在發射的桶炮越來越少。

一枚石彈打在堆放的炸藥包上,趙玉林身後轟隆一聲巨響,泥土飛落到了他的背上。

鳳凰氣炸了,站起來要帶人衝上去,一支流矢射中了她。

鳳凰像斷線的風箏倒下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