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詩涵很認真的告訴他:鳳凰姐姐講的,這叫裡應外合,直接將他們團滅。

大理人吃了虧,第二次變聰明瞭,他們派出大隊,放過前麵的小隊去包圍後麵的中隊,哪想到鳳凰姐姐有千裡鏡,早就偵查清楚了,讓那箇中隊頂住,後邊去了三箇中隊和一個炮隊。

趙思涵眉飛色舞的講開了,隻是那炮隊的幾門鐵桶炮一轟,就叫大理兵受不了,哭爹喊媽的投降啦。

“所以咱妹子要壓壓他們的價,收點戰爭賠償費是吧?”他問。

趙思涵使勁點頭:“嗯、嗯。”那是當然的啦

趙玉林說何必這樣呢,火鳳凰打她的,你做你的生意,賺他們的錢,他們還不知道咋回事呢。

他給自家妹子講:大理情況複雜,也不是段家一家說了算的,這根弦不能繃的太緊了。咱神威軍胸懷天下,是要北上抗蒙的,穩住他們即可。

趙思涵嘟起小嘴吧說就看不慣他們偷雞摸狗似的來偷襲。

趙玉林笑了,說那就和四娘一起回來吧。現在自流井和犍為的玉津都缺人手,回來幫哥。

小姑娘不乾,就要在新市鎮和大理扛。

趙玉林無法說服自家妹子,隻好叫她一定要小心了。

次日一早,他和馬靈去送他妹子,趙思涵穿了一身紅裙站在船頭瀟灑的和他們揮手告彆。

他覺得自家妹子長大了,變得成熟,自信了。

馬鈴兒見他發呆,問在想啥呢?

趙玉林憨憨的笑笑,扶著女人回去。小女子說肚皮越來越大,穿著寬鬆的衣服都覺得有點挺,不好意思上街了。

趙玉林笑嗬嗬的說那就回家歇著唄,在院子裡活動也是一樣的。

兩人剛進城來,就見陳宸追了上來,告訴他碼頭二掌櫃謊報船舶泊位停靠費,被她的人逮住了。

趙玉林讓她去找魯有朋師傅覈實抓人,小姑娘立即坐上牛車跑了。馬靈說陳宸做事雷厲風行,跟咱小姑有一比呢。

兄弟姊妹能做事,他心情大好,說咱去城牆邊買點花兒吧,不是要在家裡歇著了嘛。

馬鈴兒溫順的靠在他肩上,吩咐範征去城牆根的花市。

兩人選了一大堆植物裝上車。一位老婆婆見到他兩夫婦如此豪氣的買花,將手中的一株蘭花遞過來說少奶奶買了吧,昨日剛挖下來的秋素呢。

趙玉林接過來一看,的確是一株潔白的素心秋蘭。兩支花亭上三朵蘭花已經開放,散發著帶文藝的幽香。

馬鈴兒見他喜歡,便說買了吧,多少錢?

老婆婆說不多,隻要這個數,她伸出一根指頭來。

趙玉林說:“十兩銀啊?不貴,咱買了。”

老婆婆高興得合不攏嘴,將揹簍裡的蘭花全拿出來,說買了她那株,這些都送給他了。

回去的路上,馬靈兒笑嘻嘻的說哥兒有意的啦,一叢蘭花就值十兩銀子?可是一百貫錢了。

趙玉林說冇看見那老婆婆背都壓彎了啊,

小女人說就知道他心腸好,有意把一貫錢說成十兩銀的。

他不說話,進屋拿出剪子教馬靈兒修剪蘭花的根係,叫範征去瓷器坊買些花盆來種花。

趙玉林像老師傅一樣熟練的修剪著,他告訴馬靈,蘭花要栽的疏鬆纔好。有句話叫:蘭花栽得好,風都吹的倒,就是這個道理。

才栽好一盆呢,魯有朋來了。

趙玉林丟下蘭花和魯有朋去了書房。

一進屋,魯大特務就說北邊來信了,將一個密件遞給趙玉林。他叫範征給師傅沏茶,拆開密件看起來。

一是蒙古窩闊台登基做大汗了。蒙軍時常襲擾關外五州,刺探興元府,密探甚至進入了沔州。

二是金國也在襲擾打探饒鳳關,大有扣關占領漢中之意。

三是大理王庭將相不和,丞相高家有意進占新市鎮,要駐守真武山。

四是荊湖南路和福建路、山東都有貧民起義和叛亂。

趙玉林看完後首先肯定了順風處的功勞,要求漢中的情報收集還要抓緊,特彆是五州、三關和青野原製置司的資訊,急報急送,平時要每月一報。

他指著窩闊台登基一事說初夏就發生了,我們現在才知道,已經冇有意義。

接著,他讓魯有朋重點打探大理的訊息,新市鎮在金沙江上遊,船行逆水,慢多了,必須資訊暢通早知道。

他叫魯有朋不惜重金,大力投入建設情報站,保證漢中到宜賓的資訊高速傳遞,蒙古大汗登基後,北方的部落有了統一領導,南下的速度會大大加快。

看著大特務快出門了,趙玉林不忘補充一句叫漢中小心了,必須保護好自己。

他已經猜到吳雨琦去了漢中,擔心也無用,隻能提醒著。

次日,趙玉林去軍營議事。

大理不斷挑釁神威軍,挑撥他們和地方部落的關係,深入新市鎮腹地打探軍情,顯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朱從文從收集到的情報判斷,大理極有可能真的要來扳手腕了。

雷蠻子說怕鳥,咱現在有兩萬多人呢,以一當十,可以抵他十萬兵,直接給打回去。

趙玉林不和他胡逼逼了,叫朱從文安排,讓苗貴帶上他的特戰中隊和幾個大隊長秘密過去偵查地形,預設戰場,準備迎戰大理國。

下午,他去檢視水師,周平陪著檢查了三條戰船,兵勇的情緒都不錯,就是長期抓匪,冇真打過實戰,手有點癢癢的。

趙玉林笑著說打仗可是掉腦袋的活兒,天天練兵,講的就是不戰而屈人之兵。

他召集水師中隊長以上的將領訓話,要他們做好準備,時刻準備迎接來犯之敵。離開之時,他才悄悄告訴周平加緊往新市運送軍資備戰,讓陳顯趕製攔江索網。

周平長期掌握著來往新市鎮的軍情資訊,一聽就懂,神情堅定的保證乾好了。

馬湖江消無聲息的忙了起來,來往的軍船雖然還是像往常一樣行駛,但是那吃水明顯深了許多,上下的裝卸都在夜間進行,多少增添了一份神秘感。

這日,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趙玉林在書房記錄後世的工具印象,要提供給翠屏鬼穀的師傅變現,範征進來告訴他知州有請過江。

趙玉林急忙來到江北的府衙,陳芸問他為何這麼久不去看看成都的丁大人?

趙玉林懵逼了,他在這裡做事和看望丁知府有啥關係?

陳芸說知府大人愛才呢,來信問到他了。

趙玉林才說他這個人不願給彆人添麻煩,接著又笑笑說已經給上官們添了不少的麻煩了,咋好意思再去叨擾丁大人。

陳知州給他講:中秋快到了,去一趟成都嘛。

趙玉林說恐怕走不了了,接著就把大理國的事情說了出來。

陳芸大驚,問他為何不早說?

趙玉林說他也冇有底,情況不明,如何給大人報告呢?

南宋其實不缺能人,敘州早有商人給陳芸報告了。一是他覺得趙玉林在前麵都冇有訊息,不太可能。二是這些文官包括臨安的皇帝都是很理論的,反應遲鈍,不到擺在桌麵上來一個個都不會上心。

陳芸問他如何打算的?

他說這是神威軍惹出來的事,肯定要我們自己來解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一旦大理來犯,肯定要打轉去噻。

陳芸睜大了眼睛盯著他問,就憑你那一萬多人馬,敢和大理乾仗?

那可是大理國了,我的小哥兒呐。

陳芸哪裡知道,敘州神威軍這架戰爭機器,為了應對大理國早已加速運行。

趙玉林首先謝過老師關心,說他無懼,若是連個大理國都不敢打,還如何北去抗蒙了?U看書 www.ukansh.com

陳芸接連兩個“罷了,罷了。”將趙玉林趕走,說他要去後堂思慮。

趙玉林剛離開,他立即吩咐管家準備行李,匆匆出城去了嘉州。

趙玉林回來,他娘和陳曉敏已經回到家裡,院子傳來一家子的歡笑聲。他一進屋陳曉敏就拉他過去挨著他娘坐下,告訴他江安的縣令親自接的船呢,俺娘決定了,修。人家縣令還將碼頭邊上的好地塊劃給咱了呢。

趙玉林笑嗬嗬的說咱娘定了就是,一定要做好咯。

他娘樂嗬嗬的說接下來她就哪兒也不去了,要在家裡守著靈兒,等著抱乖孫。

一家人看著馬靈兒大笑,叫她加油。

晚上,曉敏迫不及待的將他拖進屋裡解除了武裝,兩人一番激鬥後小女子縮在他懷裡講江安縣的投資,修個縮小版的宜賓港還是需要一筆不小的投入,神威軍現在的開銷越來越大,她決定不用公款,將賣香水的銀子拿出來幫她婆婆了心願。

趙玉林在曉敏臉上淺吻,說夫人想得周到,先這樣了。告訴她擔心大理挑起戰端,他要秘密去一趟新市鎮,要曉敏注意馬湖江上的營生,提前做好應對。

曉敏心頭一緊,兩人靠得更緊密了。

大理皇宮。

小皇帝、丞相和鎮南王等幾家元老正在議事呢。

丞相的人這段時間在邊境上搞事,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今天老高又再次提出要武力收回真武山了。

鎮南王說宜賓已經談妥了,明年稅賦長半成,兩家罷兵和好。為何還要興起戰端??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