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安城相府。

使相得到潛入嘉州的虞侯吳框的詳細報告:嘉州換了知府後犍為縣令直接倒向趙玉林的神威軍,嘉定到宜賓已經被神威軍連成一遍,被神威軍徹底控製。

他找不到幫手,也冇有機會下手了。

使相很鬱悶,他在臨安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怎麼就收拾不了一個小小的棄兒呢?

使相還在沉思對策,宮裡來人說皇帝有請,史相換好衣服匆匆趕去皇宮。

見到使相來了,皇帝高興的將手中的水晶杯遞過去給他看,說是宮裡花了一千二百兩銀子纔買下的,還抬出了聖上垂愛纔到的手。

宜賓有寶物啊。

使相說既然喜愛,叫敘州進貢便是,還費那些周折?

皇帝心情好,樂嗬嗬的說這點他就不曉得了,這個水晶杯宜賓都隻有五十個,人家一天就賣完了,我這個天子再要都冇得呢。

使相說叫他們限期進貢,還敢欺君了?

皇帝很寬宏的說期限到了還是做不出來,難道真要砍頭?這是在逼人造反啊?

把人殺了不是冇人給他做了?

到哪兒去找這麼漂亮的水晶杯呢?

接著,皇帝語重心長的教訓道:待人,要以人為善,知道不?

我老趙一家不濫殺無辜的哈。

皇帝把老師教訓了一番,問他邊關告急,當如何應對?

使相老實多了,將廷議的結果再陳述一通後又回到兵餉不足,軍費短缺這一環上來,說老奴殫精竭慮也是欠缺不少啊。

這回皇帝又高義了一盤:說大家都勒緊褲帶湊一湊嘛,宮裡拿出五萬兩銀子,太師出兩萬,臨安的大小官員都捐一筆以解燃煤之急,如何?

這皇帝是在史彌遠身上刮油啦,接二連三的叫捐款。他手裡銀子多,無所謂,朝中那些不貪不腐的官員早就鴨梨山大了。

但是皇帝就是不鬆口,就是要讓史相去收拾這個局,老頭子身體越來越差了,顫巍巍的往回走。

趙玉林哪裡曉得臨安城裡的宮鬥,還在和師傅研究宜賓燃麵呢。大師提議再加些芝麻香料之內的佐料,味道更好。

他叫師傅們實踐,下回就看他們的了。

劉玉汝老師來了,趙玉林叫上曉敏和馬靈去討論舊州壩整治。

老師傅的想法是將舊州壩的老街原貌恢複,排水係統疏通,引入江南新的涵洞管道化糞池設計,構建雨水和汙水分流的排汙係統。

趙玉林覺得行,提醒他們注意因陋就簡,美觀大方即可。

馬鈴兒建議從宜賓港開始,用道路將新開的玻璃店,舊州壩,叫花雞和流杯池連在一起,讓來宜賓的人有吃有玩,才能留住客人。

曉敏說隻是用道路聯絡還行,若是再有大的投入怕就難了。

劉玉汝說他這裡先期安排舊州壩和道路的整治,做好這一環節再說下文。

定下調子後各自散去。

趙玉林帶上馬靈和陳宸去找瓷器坊的鞠掌櫃,讓他將翠屏山的作坊掌櫃們請到一起吃茶,商議舊州壩的整治和商戶的引進,鼓勵大家入股投資。

他給馬靈說還要在報紙上宣傳,家裡有新奇吃食,物事的都可以去舊州壩開鋪子,神威軍評判後可以為其提供鋪麵,減免房租扶持經營。

思路一打開,大家都在出主意了,馬鈴兒說可以在城裡舉辦一場私家菜的美食比賽,選舉入住舊州壩的商戶。陳曉敏說還可以開展一場小手工比賽,劉玉汝說他去聯絡些老人,挖掘舊州壩傳承下來的老字號商戶。

趙玉林見已經用不著他操心,拱拱手說拜托諸位了。

出來,他去翠屏鬼穀,穀主陳顯正忙著呢,告訴他朱先生提供的地雷做出來兩個,一起去看看效果。

一行人往山穀深處走了五裡地,見朱從文在前麵等著呢,埋雷,拉火引爆,和後世的抗戰片無異。

陳顯驚奇的問他如何?

趙玉林看那表情,他自己肯定認為是很了不起的偉大發明瞭。

他對著朱從文努努嘴,老朱開口了。提出一通改進後陳顯的熱度降低了不少。趙玉林還是表揚了師傅們一番。

相隔八百年,能夠做出地雷來的確很了不起,哪怕隻是炸個小坑坑,也是實現了地埋雷的遠距離控製。

他給師傅們講,神威軍北上要對付的是大量騎馬的蒙古機動兵團,如何封鎖道路,遲滯敵人前進就要靠地|雷來幫忙了。

一群人出穀來到陳顯的書房坐下,朱從文告訴他試製了手榴|彈,效果和邊區造差不多,不理想。

趙玉林認為已經很不錯了,彆拿那些高精尖來嚇唬陳大師傅。

朱從文說他又冇告訴老陳有飛機、大炮,潛水艇什麼的。

趙玉林見陳顯已經石化呆住,擺手叫他打住。繼續探討地|雷,他說可以從鑄造上下功夫的,地|雷、地瓜嘛,在殼上刻畫出經緯網似的線條來,降低殼體厚度,地|雷爆炸是自然就分解成幾十上百片了。

這樣啟發後師傅立馬就懂了,說手榴|彈也可以這樣做的。那是當然了,趙玉林鼓勵他們去實驗,叮囑一定要小心了。

說完正事,他親自推著朱從文回去。老朱說他不是看到隊伍要北上,冇有稱手的傢夥心裡急嘛。

他說再急有啥辦法,得從工具上下功夫,工具先進後可以做出先進的武器,工具先進後可以做出更先進的工具,那樣咱需要的東西就有了。

趙玉林回到家裡,範征說好像來客人了。趙玉林去他娘那邊,原來是他孃的兩個兄弟來了。

趙玉林見過兩位舅舅,讓範征去請兩位少奶奶回來相見,他看見他娘欲言又止的模樣,估計是兩位舅舅有事找到這裡來了。

他不動聲色的吃過茶出去,見到陳曉敏後叫她注意了,領著兩個老婆去見舅舅。寒暄過後藉口有事去了自己的書房。

稍後,曉敏就過來了,她找到她婆婆的丫鬟,打聽到了兩位舅舅希望他娘說服他去江安壩投資修建碼頭,像宜賓這樣發展經濟。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夜裡,他將劉玉汝請到一起商議,說出了要幫他娘了個心願的想法。

趙玉林說江安肯定比不上宜賓有這麼旺的人氣和商機,可以像蕨溪場那樣搞一個大一點的碼頭,再把咱的叫花雞分店開過去。

陳曉敏說她乾脆陪著婆婆回去一趟,不就更清楚該如何做了?

劉玉汝也說正好帶上兩位師傅過去看個究竟。

次日早餐,趙玉林對他的兩位舅舅說神威軍看好江安壩那個地方呐,打算去那裡投資修碼頭,開叫花雞分店,請兩位舅舅幫忙。

他娘驚訝的瞪大了眼睛,趙玉林笑著問他娘,行嗎?

俺娘不同意啊?

他娘連忙搖頭,說江安正有此意呢。

趙玉林說他這邊忙,走不開,讓曉敏帶著師傅一起過去,俺娘也回去看看吧。

他娘開心了,兩位舅舅也是高興的不得了。

吃過飯便收拾起走了。

等曉敏他們上了船,馬鈴兒說咱上城樓再送他們,趙玉林說等上了城門樓子,怕是俺孃的船都看不見了。

趙玉林扶著馬靈往上爬,小女子說,再過些時日想爬俺婆婆都不許了。

原來她心裡惦記著這個。

趙玉林扶著她靠近城牆垛口,看著大江上來來往往的船隻舟楫,不知不覺的來南宋就有兩年多了。

小女子把頭靠在他肩上問想啥呢,他伸手摸了摸她肚子說想咱寶貝呢。

馬靈問他喜歡兒子還是女兒?

他說兒、女都一樣的喜歡,都一樣的愛。

小女子甜蜜的閉上了眼睛。U看書 www.kansh.com

趙玉林發現花子出身的馬鈴兒貌似粗野,一樣的會撒嬌賣萌有情調呢。他親吻了馬靈一口問睡著啦?

小女子睜開眼睛說,享受一下不行嗎?

當然可以,趙玉林扶著女人下去。陳宸從公事房裡跑出來擋住去路,說要吃他做的燃麵。

馬靈兒也說她肚子餓了,就吃他做的燃麵,趙玉林回家當起了廚師,這次有師傅們的改進,做出來的燃麵色香味又上了一層,小陳宸吃完拍著自己肚皮說都撐著了。

趙玉林看著這個天真無邪的小姑娘說回去可要多運動了,麪食不容易消化的。

桂花開了,趙玉林陪馬靈去桂花樹下吃茶。

他說那荔枝青本是不錯的一款果酒,可惜王家不走正道,酒坊都冇了。不知道王德惠怎樣了?

還帶著兩個孩子呐。

馬鈴兒笑嘻嘻的說哥兒心疼王二小姐啦,要接進門來?

趙玉林拋過去一粒炒黃豆打她,笑罵她說的啥話,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娃肯定不易。

馬鈴兒告訴他,聽聞王德惠的兒子落水淹死了,她帶著女兒借住在她二伯的一間街房裡,城裡的好些男人都去她那裡幫忙、住宿,她現在有錢啦,穿得可光鮮了。因為她長的漂亮嘛。

草,還有這種掙錢的渠道,趙玉林吃驚了。

他還是第一次聽說呢,人家僅僅是因為房主美麗,隻是一間屋的旅店竟然勝過那些客棧的營生。

趙玉林笑嗬嗬的說王二小姐能了,哪天有空去看看她的小客棧,肯定很有特色的。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