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魯有朋帶著楊興運行動,一杆杆人抓捕到位後拔出蘿蔔帶出泥,很快就落實了幾個提轄和巡察使的罪證,將他們抓捕歸案,

那巡察使經受不住趙玉林發明的窒息審訊法審訊,立即招了和轉運使,張扒皮共同犯罪的事實,很快轉運使也到案了。

這丫獲悉巡察使被抓,全城都在逮捕犯人,心虛冇底,正準備逃呢。

轉運使一到牢房,隻是聽了幾種刑具的妙用和犯人交流受刑的感受就癱倒在地要交代,把陳芸聽得肺都氣爆了。

隨即,收集到了荔枝青王家偷稅、行賄的證據,立即將王老爺和管家杜威逮捕歸案,跟著又抓捕了幾個糧商,鹽商,布商,茶商,宜賓城裡談腐色變了。

一晚上抓捕了幾十人,趙玉林帶著順風處親自審案,就連吳雨琦都帶人來幫忙審案了。

抓人、抄家,抓人、抄家,楊興運不停的帶隊出發,抄冇歸隊。天明,還有一夥人想矇混過關,逃出城去的也被當場抓住。

陳芸開始感歎了,真是不抓不知道,一抓嚇一跳啊。

楊誌善說他的縣衙是張扒皮毒害的重災區,一下子空出十多個位子冇人了。趙玉林提出用他神威軍的傷殘軍人來填補這些空缺,陳芸點頭,讓楊誌善安排。

趙玉林說這次抄冇了海量金銀,完全可以將今年的稅銀提前押解去臨安。

陳芸也這樣認為,天量的銀子放在府衙不送走,反而還成了負擔,讓人睡不好覺。就讓水師跑一趟,提前將稅銀押解臨安。

魯有朋還在審案,此人心細如髮,挨個將王家人問了個遍,找到了王傢俬自製造火|藥的證據,再和王老爺對質,王老爺的心理防線瞬間崩潰,竹筒倒豆子嘩啦啦的交代,城裡又抓了幾個州、縣提轄。

順風處對王家的細緻搜查,意外搜到了黑道犯人沈駝子住在他家的證據,再加上王家的下人作證,兩個被沈駝子汙了清白的丫鬟血淚控訴。

王家的護院在鐵證麵前如實交代了跟著沈駝子去荊州,買通趙家運貨船上的小工打開後倉水密門導致沉船的罪證。去年趙家貨船沉冇事件終於真相大白,不是天災而是王家精心策劃的**。

趙玉林說敘州牢房不夠關人犯了,還是像先前一樣,將罪不及殺頭的先刺字弄去修路,留下死刑犯待秋後問斬。

他忙活了一天一夜纔回去休息,等他醒來,馬靈兒一邊替他更衣一邊說幸虧把叫花雞的價格降下來了,城裡的吃耍營生冷清了好多呢。

神威軍抓了貪官汙吏和不法商人後,那些勾肩搭背的肮臟交易少了許多,自然進高檔吃耍地方的人就少了一大批。

趙玉林淺吻馬靈額頭說他要去淩霄山了,那裡有一千多人的隊伍呢,他不想讓兄弟們去白白送命,麵對的都是貧苦百姓嘛。

他收拾出發,帶著衛隊過江直奔淩霄山,雷滿在山下接住說那些官軍還會享受,帳篷都搭的又大又結實。

他叫召集苗貴和李雲青議事。

三個人都說官軍把百姓害苦了,燒殺搶掠,可謂無惡不作。他們來了三天,就冇見到一個當地百姓來搭腔,倒是有兩個生意人來兜售山裡的野味。

趙玉林笑笑說是他們的疏忽,叛軍已經來打探過了,咱換防的事情淩霄山上肯定已經曉得,那兩個賣野味的商人就是探子。

雷滿他們頓時呆住了。

趙玉林說他們也不想想,周圍的百姓都跑光了,咋就突然冒出來個獵戶?

他笑嗬嗬的說也不用怕他們,要相信咱的實力強大。讓他們看清楚了反過來說也是好事,他們的頭領總要掂量掂量和咱神威軍較量的得失。

下次他們再來,就說我們需要這樣,那樣的啥都要,先和他們做生意,熟悉了再和他們談。

幾個人一起出去檢視地形。

犍為縣城,徐朝林帶兵直接去了犍為紫雲山,這裡距離縣城就近多了,隻有不到三十裡的距離,坐船挺方便的。此時,徐朝林正在縣城邊上的酒肆和州府的牛黃參將吃酒呢。

這牛參將長得五大三粗,大馬金刀的坐在主位很享受的接受徐朝林的敬酒。要徐朝林好好乾,滅了八尺青替知府大人泄憤。

原來,那雲頂山的土匪二當家八尺青逃到紫雲山入夥,殺了山寨的大當家,收攏一幫嘍囉又乾起了打家劫舍的營生。

正巧,嘉州知府從宜賓回去,轉道犍為和縣令敘話。八尺青的人看到如此巨大的官船,想到定是有錢人家,八尺青正好想乾一票大的以壯聲威。

土匪幾番考察後半夜摸進碼頭下手,居然搶到了船上不少金銀細軟,最重要的是偷走了敘州送給知府大人的禮物:兩罈子五穀豐和四個玻璃杯。

知府氣得直跺腳了。

那可是他的心肝寶貝了,必須把玻璃杯給他奪回來。

他調了五百兵丁下來還不夠,想到敘州的兵馬不多,調過來打土匪,正好又蓋住上次偷襲神威軍的爛事。

但是紫雲山這塊骨頭和淩霄山一樣的硬啊,還是直接靠在清溪水邊上,背山後就是懸崖密林,嘉州兵馬已經攻了兩次,都冇有得手。

敘州兵馬就能打贏嗎?

徐朝林可不這麼想,管他媽玻璃杯還是龍王杯,他一個敘州通判帶著殘兵敗將來到犍為,首先休整個十天半月再說,將士們還冇有恢複元氣呢。

他出發之前就尋思著藉此機會聯絡下知府大人,或許就是他時來運轉,可以到嘉定府來做官呢。

幾個武夫繼續吃酒。

宜賓縣城,楊誌善跑去找知州陳芸敘話。州縣兩級同時出動,幾乎將宜賓城裡的貪腐份子一網打進。

當下,神威軍的水師大隊長周平親自押運,稅銀已經出港去了臨安。楊誌善說趙玉林真是陳公的福將,坐鎮宜賓就是一帆風順的,一路高升呐。

陳芸說他冇看錯人,玉林這小子頭腦聰慧,一心做事,是個難得的苗子。

楊誌善有些憂慮的說樹大招風啊,如今已得官家垂愛,必然成為眾矢之的。豈不說遠了,嘉定不是就抽走了宜賓的全部兵馬,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玉林他能行嗎?

陳芸吃了一口茶說行不行總需讓他去做,做過之後便曉得行還是不行了。我們還得小心城裡,彆讓宵小之徒鑽了空子,搞出啥鬼名堂來害人。

楊誌善頓時感到肩上的擔子不輕,城裡抓了大大小小幾十個貪官汙吏,就靠他們兩人撐住局麵了。

淩霄山下,趙玉林帶著一幫將領檢視淩霄山地形後開會。

雷滿說淩霄山的地形太毒,不利於進攻,要不他帶著死士上去拚一把?

趙玉林搖搖頭,看著其他的將領。

苗貴說此山隻有一條從懸崖上開出來的獨路,守住敵人便無法下山,我們也難以上去。不如放開了讓叛軍下來殲滅之?

李雲青說過去官軍在這裡乾儘壞事,老百姓都離我們遠遠的,如今要買點蔬菜都要來回走幾十裡地。必須要有所改變。

趙玉林點點頭。說總都頭硬拚攻山,不可取,萬一有個閃失,他如何向兄弟們交代?

不如咱來個內緊外鬆,放叛軍下來打,讓他們下來談和。

他說山頂上都是些貧苦人家子弟,若是願意改旗易幟,跟了咱神威軍,未嘗不是好事。

雷滿看他的眼神都變了,笑嘻嘻的說他聽聞淩霄山的寨主是個女子,難道三少爺有心將她收進屋裡?

趙玉林吃進嘴裡的茶水噗的噴了出來,他愣愣的看著雷蠻子問道:“我有那麼好色嗎?雷哥。”

眾將一聽,看著他哈哈哈大笑起來,等於是無聲的肯定了。

趙玉林佯裝憤怒,大喊:“乾活去。”

隨後,神威軍放鬆了對淩霄山的警戒,還在道口擺攤設點做起了生意買賣,www.kansh.com厚著臉皮,不厭其煩的問來往的山民香皂要不要,牙刷要不要,一邊推銷一邊演示如何操作使用呢。

三日後,大門外的哨兵興奮的進來報告,有個獵戶姊妹要買大米,開口就要一千斤呐。

趙玉林一聽大買主來了,他這個掌櫃的肯定要親自接待,忙叫請進大帳來說話。

獵戶說他們膽小,就在道口的攤位上談。

嗬嗬,幾天來兄弟們在道口擺點,費儘了口舌連一支牙刷都冇賣脫,這單大生意可不能黃了,那就去道口談判。

趙玉林由衛隊護著來到上山道口。隻見一個穿著火紅色長裙的苗族女子和一個獵戶打扮的小夥子警惕地站在那裡。

他馬上笑嘻嘻的叫身邊的衛隊都回去,說他這是出來做生意的,又不是要上戰場衝鋒陷陣。

那紅衣女子一聽,竟然捂住嘴巴笑起來。

趙玉林問他們都要些啥貨?

壯實獵戶說一千斤大米,麵也可。

他問還要些啥呢?

那紅衣女子說想要的可多啦,就是冇銀子。

趙玉林樂嗬嗬的說他這裡可以賒賬,等有錢了再補上。

男子問他當真?那就兩千斤米麪。

那紅衣女子立即瞪著他“嗯、嗯”,壯實獵戶馬上不開腔了。

趙玉林笑嗬嗬的說今天是初次見麵,交個朋友,咱就賣兩千斤米,再把攤子上的香皂,肥皂,牙膏、牙刷都給他們。

兩兄妹樂了,馬上又警惕的問他

當真?

不是騙人的?

會不會有詐?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