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公樂嗬嗬的問:臺鑒堂的調研官員們來看看花溪村,行不?

趙玉林望著孟珙說:老爺子又在調侃他倆啦,臺鑒堂這是出巡,咱們做下屬的哪敢怠慢。

孟珙立即笑哈哈的說丁公要來,著人知會一聲嘛,我等好去大路口迎接噻。

呼蘭和阿倩上去扶著丁公和李公朝村裡走,趙玉林見史兒子在後麵默不作聲,笑嗬嗬的說鄉下野地的,就這樣了,咱們去看看花溪新修的養豬場如何?

一邊說一邊帶路往前走。

呼蘭開始大聲介紹花溪村修溝、修路和新造的田地了。

那些調研官員們聽到是趙玉林家出工錢,給老百姓拉直修路,修溝,左右兩邊還在為冇房的布衣修房驚呆了。

啥?他趙棄兒自己掏錢為布衣建房?

還要修溝修路,成大善人了?

這種事情他們壓根兒就冇有做過,更冇聽說過。

因為他們過去想的幾乎都是如何從這些布衣身上壓榨出油水來,咋會送錢給布衣做事?

更彆說尋思為布衣建房了。

眾人走到養豬場後更是驚歎不已,這咋叫豬舍呀,修得比一般布衣的房屋還好,房屋高大通風,房頂的麥草蓋得整整齊齊,裡麵左右兩排豬圈裡關的小豬兒嗷嗷直叫,卻不是臭氣熏天。

他們仔細觀察,才發現豬舍裡引了活水進來沖洗豬圈,並不是他們想象的豬糞滿地。

工部小執事魏人生過來講解:養豬場的豬糞每天收集後作為田地的肥料已經下地啦,豬尿水和沖洗豬圈的汙水直接流進沼氣池發酵產氣來煮豬食。

眾人繼續朝前走,看到煮豬食的兩口大鍋熱氣騰騰、咕咕冒泡,卻不見有人操作往灶裡傳送柴火,一個個吃驚的張大了嘴巴。

這是啥灶?這是神仙灶嗎,不用燒柴就有火?

難道是這裡發現了地火?

魏人生請丁公移步觀看,丁公從灶台下方的小洞口裡看到鍋底一大團藍色的火苗包裹著,熱氣撲麵而來卻是無煙無味。

老爺子吃驚了,連呼大善,大善呐,大呼這個沼氣池實在奇妙,當在全國都做,百姓就不怕冇柴火啦。

眾人一個個跑去排隊,瞪大眼睛的觀看。

趙玉林給大家解釋,沼氣並不是任何地方都可以做的,北方天氣寒冷,地麵冇有足夠的熱度就很難產氣。

沼氣池裡要是冇有氣體供燃燒,實際意義便不大了。

呼蘭招呼大家繼續往前走,臣公們來到坡地下麵的旱育秧現場,農夫正在挑水灑向秧苗,眾人看到乾的發白的廂麵上壯實的秧苗又是一驚。

農事司的小執事拔起幾株秧苗給丁公、李公和史兒子他們看,健壯的秧苗下麵一小團發達的根係特彆誘人。

丁公拿過來仔細把玩,交給李公叫都看看,咱們農事司搞出育秧新法啦,大善呐。

那小執事立馬說不是他想出來的,是趙指揮使,是三少爺想出來的。

趙玉林馬上說:是花溪村公差集體乾出來的,農事司總結出了大量的經驗,不錯,很好。

那些戶部來的執事歡喜啦,三少爺這是當著眾多官員的麵在飄揚他們呐。

趙玉林給大家介紹,做這種旱育秧,下一步還要實踐拋秧,都是為了減輕農民布衣勞作的負擔。老百姓麵朝黃土背朝天的乾,就是為了不餓飯,一年到頭所獲的收益其實並不多,咱們要多想辦法讓他們掙到銀子。

孟鞏笑嗬嗬的說旱育拋秧能減少百姓的勞作時間,讓他們有更多的精力去掙錢,花溪的百姓肯定能富起來。

丁公、李公和史兒子都不住的點頭。

史兒子指著一條條端直的道路和溝渠說:隻是修好那幾條溝,造出的新田就不少啊,這個法子好。

眾人邊走邊看,不住的讚歎。

回到張家大院,丁公招呼公事房將調研官員帶去對麵的光華新村打尖進膳。他們要留下來和花溪村的兩位總管敘話。

那些調研們曉得小小的花溪村容不下這麼多人吃飯,跟著公事房的人就朝對麵跑了。

老頭子笑著說他曉得這裡冇夥食,早有安排。

孟鞏樂嗬嗬的說招待諸公還是妥妥的,是吧?隨即將目光移去呼蘭和阿倩身上。

兩個女子都是不住的“嗯嗯”點頭,很快張羅好了酒菜。

丁公卻叫將酒杯拿走,公務時間他不吃酒。

趙玉林笑笑,對著侍女努嘴,呼蘭馬上說咱以茶代酒,嚐嚐今年的西湖龍井。

侍女迅速沏茶送了出來。

正要開吃,外麵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由遠及近,大門口傳來曹友聞歡快的笑聲,眾人立馬出門迎接。

老曹對著丁公大呼:臺鑒堂巡視花溪村,曹某肯定不能缺席。

眾人大笑,再次落座,孟鞏要呼蘭代表花溪村說兩句,歡迎臺鑒堂的諸位大人蒞臨花溪。

呼蘭卻說正主馬上就到,她將花溪村的都保張雲海請來啦。

說話間,阿倩扶著老張頭進來了。

老張頭啥時候見過如此眾多的朝廷大員,坐到呼蘭讓給他的位子上手腳都在打囉嗦。他戰戰兢兢的端起酒杯,舉過頭頂的敬諸位大人,感謝朝廷不忘他們這些種地的布衣,老張頭說完就喝了個底朝天。

呼蘭再要他坐下吃飯,老張頭卻是堅決推辭了,一來看到諸位大人都不吃酒,曉得朝廷下禁酒令啦。二來曉得大人們還有事要商議,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哪敢打擾。

孟鞏很有感觸的說張都保是個實誠的莊稼漢,年輕時他老家的都保就和張都保一樣乾脆利落。

老曹端起茶碗叫走一個、走一個。

諸公邊吃邊聊。

老曹歡喜的告訴諸公,國主允了,他這就要東去巡視建康府啦。

丁公不悅的說他:就是坐不住,又要跑啦。

眾人給老曹敬茶,祝福他一路順風。

趙玉林曉得老曹這是要繞一圈去西北,也不點破,和大家一起埋怨他不耿直,丟下丁公和臺鑒堂的各位大人出去好耍了。

史兒子卻是很有感慨的說:今日看過花溪的巨大變化,深感他們兩浙上來的同僚需要出去多看看,多學習了。

他提議臺鑒堂將這批調研官員分批做出安排,都放下去深入州縣好生看看,瞭解透徹了才能更好的做事。

李公馬上說此事尚早,先得完成了學業再議,從此次怡紅院事件中便看出不少問題,這些調研官員還需認真求學,端正對咱們新宋國人人平等的認知。

趙玉林見史兒子一臉的為難,咳嗽一聲說首先要學完新宋的律法才行吧,不懂法守法可不行。

他說:這裡麵也不乏才思敏捷的乾臣,可由吏部與草堂書院考察,先期組織一批去附近的溫江,華陽和邛州等地調研嘛。

丁公馬上說:善呐。前日裡罰冇了一大筆俸祿,正好用來做些調研事務。

趙玉林聽他解釋:是罰了為禿頭男情願求情官員一月的俸祿時笑了。

他說兩浙的官員都是舉家過來的,丁公如此罰冇人家,還咋個過人日子,吏部有處罰這種小錯的規製,可給予訓誡、警告什麼的,也勝過罰冇人家的俸祿嘛。

史兒子麵無表情的說:這些屬僚就是欠長記性,該罰。丁公罰他們一月俸祿算是輕的了,要是吏部給個記過、警告啥的他們才更難受呐,都害怕冇了官做。

眾人哈哈大笑。

趙玉林笑嗬嗬給丁公說也不能過得太緊巴噻,老爺子如此籌錢,是為我等楷模、節儉的典範。

但是,不曉得的人會認為國主思慮不周,和老爺子不對付啦。

老頭子立馬叫他彆這樣講,飛燕國主想得周到呐。他們這些個老頭子的座駕都全部換成新的啦,調研室各個小組主事的也配了馬車,剛列支了五十萬貫錢的用度,足夠了。

老曹笑哈哈的要他放心,臺鑒堂不差錢。

丁公樂嗬嗬的給他講:哥兒提議的先安排一部分調研下去州縣調查倒是很不錯,咱們回去好生議議。

史兒子開森了,他要的就是這個。

送走臺鑒堂的諸公,孟鞏告訴他,刑部受到哥兒在此的試驗啟發,也打算做個律法試點呐。

大理寺的宋慈認為,各地司法初建,的確需要一步步規範,刑部很有必要將巡查、審判和檢察三個環節進一步加以規範,避免巡查不力,執法不嚴和出現冤假錯案。

趙玉林認為宋慈剛來時選擇了嘉定試行律法變革,現在依然可以去嘉定府繼續深化變革,他說嘉定的經濟發展很快多了,可以讓宋慈去暫代知府,U看書 .ukansh.com大力推行律法變革。

孟鞏大喜,高興的說回頭便提請諸公商議。

趙玉林很開森,大家都有想法,在積極做事,很好的嘛。

夜裡,他撫摸著呼蘭的肚皮說這就要走啦,得去江東了。

呼蘭心裡立馬咯噔一下,問他:曹公也要去江東,是不是又要打仗了?

趙玉林摟住呼蘭淺吻,給她說莫問軍務,曹公就是去江東巡視,他也要去江東巡視。

呼蘭惦記著他的兩位哥哥,心中起了波瀾,默不作聲的縮進他懷裡假寐。

趙玉林知道她心裡的糾結,不去點破,默默伺候著睡去。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香書小說打滿分的最後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