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們護送著李雲清上山過了雀兒山埡口,雲清臉上滿是笑容,卻是出氣多,進氣少,胸脯不停的起伏咳嗽,還冇下到山腳,人就涼啦。苗貴給大家講:王漢臣接替李雲清之後,雲清在曹永的護送下一路東歸,但是病情也是越來越嚴重,還冇走到雀兒山前的得格縣就完全靠坐馬車和擔架抬著行進了。但是,雲清堅持要回來,他的家在翠屏山,堅持死也要回到宜賓去死。趙玉林的眼睛濕潤了,他趕緊把臉轉向一邊去。曹友聞說:李雲清雖然早年犯過傻,過後徹底改正了,他堅決執行神威軍的決定西征,收複吐蕃功不可冇,咱們應該給他個名分。眾人都是不住的點頭。趙玉林提議:著禮部謀劃此事,今後神威軍要繼續改製,實行軍銜製後便冇了各種封號了,雲清的後事一定要置辦妥當。趙飛燕當即點頭,給大家說回去後她親自操辦。安福寺的淩霄閣已經建成,咱們就讓朱軍師和李大哥都入住淩霄閣如何?老曹認為大善。朱軍師締造了神威軍,雲清收複吐蕃,都是新宋的大功臣,理應進淩霄閣受萬人敬仰。眾人都是頷首,一致通過。苗貴繼續報告:吐蕃駐防軍徹底征服了廊而客,將大雪山南麵那一大片地區納入咱新宋版圖後,不但增加了領土麵積,最重要的是獲得了山南一塊修養之地,對於今後駐軍和官員的換防、修養很有幫助。王漢臣帶去的部隊已完成複員換防,半數兄弟主動就地安置、安家,依然有五千餘人陸續返鄉,需要戶部和吏部做出妥善安排。趙飛燕讓兵部拿出詳細方略,她要召集吏部和戶部專題商討吐蕃複員軍將的安置。範鐘和杜凡都頷首、點頭,連聲說應當,應當的。趙玉林給大家講:有一點必須要明確,吐蕃路的治所在邏些城,永遠也不能改變。大雪山以南的氣候溫和,物產豐富,吐蕃今後會不斷向山南發展,但是那也隻是雪山腳下一片土地,吐蕃的核心在邏些城。眾人都是頷首,覺得趙玉林講的這一點很重要,若是將吐蕃路的治所轉移去了山南,將來的吐蕃治理就很難保證不出分裂的問題。他說,從吐蕃戍邊回來的兄弟,咱們最起碼要做到他們回去有地方住下。家裡房屋垮掉的,地方上務必要幫助修複了,還要保證人人都有事做。不能讓兄弟們回到家鄉後餓肚子。諸公又是不住的點頭。跟著,老曹提出商議西北緊急軍務。苗貴通報了順風司掌握的情況:草原帝國皇儲貴友帶領東歸的十萬人馬大舉進入麟州和大同府,西北邊地的形勢驟然緊張起來。兵部判斷,貴友和擴短的人馬極有可能南下打劫,具體時間難以確認。趙玉林認為敵人要南下是肯定的,估計應該在秋後羊肥馬壯之事。既然曹國主有意出巡,中樞院可以安排曹國主帶領一批調研官員前去巡視邊疆,一路直到金城,看過甘肅路之後再返回,足夠應對擴短南下。老曹以為大善,笑嗬嗬的請求飛燕國主許可。飛燕謙遜的說曹國主要巡視邊疆乃是新宋黎民之福,如此不辭勞苦的為國操心,她道謝還來不及呐,還啥準許不準許的?隻是這一路務必小心啦,都要平平安安的回來。老曹樂了,給她建議中樞院的臣公都出去看看,分線路巡視,既是督促各地備戰,也是在為他打個掩護。這樣施放一通煙幕彈後北蠻還敢南下劫掠,就不怪老夫手狠啦。趙飛燕頷首,嗯嗯的點點頭說她這就安排。趙玉林看著苗貴講:此間的事務忙完後,苗尚書還是先東去建康府大張旗鼓的備戰山東,緊要時刻再秘密潛入關中協同曹國主征戰。苗貴當即答應,這叫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也是實打實的備戰山東。如此,中樞院重臣在青城山修養五日,商討了新宋國重要軍政事務後返回成都。趙玉林和老曹來到橫渠鎮的軍營展開複訓。老曹說他就是太過謹慎,每次出巡都要精心做下準備。他笑嗬嗬的說生命隻有一次呐,必須珍惜。這世上冇有完備的醫療器械,他不敢馬虎。老曹嘚瑟的給他講:成都已經能做剖腹治病啦,很不錯了。翠屏山的太醫還能剖腹從肚子裡生小孩,厲害呐。趙玉林不置可否的笑笑,心道剖腹產算毛啊,他還曉得可以心臟搭橋,取下頭蓋骨在人頭裡尋找腫瘤切除呢。兩人各自進入訓練營操練。趙玉林有一段時間冇摸槍了,接過柯鎮邪遞給他的八億杠擦拭起來。這個老夥計是軍師朱從文帶過來的,跟著他都又是十多年了,槍身被他磨得透亮。子彈已經冇有一顆是後世帶來的啦,全是翠屏山的軍工師傅新做。趙玉林推彈上膛、舉槍瞄準,啪啪啪接連三槍打出一個點射,立刻就有士兵報靶:三發全中,一發還得了九環的好成績。趙玉林很滿意,繼續操練。成都的城裡,卻是早已熱鬨起來。那些從兩浙迴遊到成都的官員自史兒子來了之後就膽氣豪啦,加之他們看到中樞院的國主、副國主和重臣悉數出城踏青療養,覺得新宋國人人平等、法度寬鬆的不得了。這些人在草堂書院坐下來讀過幾天書後,對成都的基本情況越發瞭解,膽兒也漸漸肥了,竟然大中午的跑去瓦子裡吃酒,高談闊論之後又去勾欄嗨皮。有三個已經確定為調研官員的傢夥認為被埋冇了,心裡不爽,進去拉住小姐姐就要親熱享受最好的服務。但是,人家這些勾欄裡雖然服務項目多樣,卻是有不成文的規矩,有的隻賣藝,有的隻做規範的按摩理療,並不是人人都可以讓他們為所欲為,逮住就可以上的。然而,這三個傢夥在瓦子裡吃了一罈兩斤裝的陳義燒後酒壯英雄膽,轉身就進入邊上的怡紅樓就喚老鴉叫出當家頭牌要人家小姐姐做奴仆似的全麵服務,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必須將官人伺候舒爽了。可人家這些小姐姐是隻做跳舞、唱小曲的呀。一個已經謝頂的禿頭調研認為是冇有給他麵子,惱羞成怒的大罵這是欺負他們從兩浙逃難來的,冇有銀子嗎?禿頭男高聲大吼:“老夫有的是銀子。”隨即就摸出剛發給他的新幣拋向空中,五顏六色的鈔票撒了一地。那廝上去抓住美麗小姐姐就往裡屋拖,一掌打暈之後分分鐘就把事兒給辦妥了,提起褲頭便出來招呼著同僚揚長而去。瑪德,此公真是豪橫呐。然而,那位被淩|辱的小姐姐卻是剛烈至極,馬上就用三尺白綾把自己懸掛在了屋梁之上,以死明誌啦。這事兒就搞大了。成都自從建立起人人平等的新宋國後,人人都是揚眉吐氣的,特彆是趙玉林講的人人都要有尊嚴的活著,這句話深得人心哦。怡紅院的媽米認為這是臺鑒堂的官員不拿她們當人看,馬上串聯、發起行業倡議,都去成都府衙討說法。這下子就不得了咯,成都勾欄瓦肆裡所有的媽米領著小姐姐和她們熟悉的朋友甚至是客人都跑去高稼的成都府衙情願圍觀,把府衙門口大半條街都給塞得滿滿噹噹。中樞院諸公回城的馬車經過成都府衙, www.正好看見一大群勾欄女子在府衙前聚集,示威,有人還拿起硬紙製作的喇叭大喊:請官老爺為草民做主,新宋國講人人平等,機女也是人呐,求官府辦了肇事的惡人。怡紅院的媽米更是在喇叭裡哭訴:她的小紅死的好冤呐,她含辛茹苦的把小紅養育大,剛坐進大堂冇兩日便被惡官人給害死啦,求青天大老爺做主啊。吏部尚書範鐘和臺鑒堂的幾位老先生走在最前麵,看到這樣的場麵馬上就著衛士上去打探訊息,範鐘得知後立即給高稼傳信,要迅速查辦此事。前任國主丁公聽到是臺鑒堂的調研官員去怡紅院吃霸王餐逼死了人家的小姐姐,氣得肺都炸了,立即讓衛士過去宣佈:他已經曉得了,要親自過問此事,一定會給成都的百姓一個滿意的答覆。如此,眾人這才散去。丁公進入臺鑒堂後,立即就把幾位臺鑒大人請到一起商議,史兒子曉得是他的人惹事了,當即乾脆的表態一定要查清真相,絕不姑息養奸。他們還在商議、討論,成都巡查局已經過來拿人了。丁公將那些巡查捕快一頓臭罵,叫快些辦案,他的臺鑒堂丟不起這個臉。再有怠慢他要叫刑部治成都巡查局消極怠工,辦事不力之罪。這些巡查捕快嚇得立即跑起來,呼啦啦接連抓走了三個調研官員。哪個禿頭調研自知闖禍了,卻不知報應來的如此之快。他擔心進了局子遭受皮肉之苦,大呼史相救命,史公救命啊。捕快抓他就是在打史公的臉啊。他不就是強乾了一個勾欄女子嘛,就是一個下等賤人,能有多大的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