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戶部尚書杜凡早早的過府來了,逮住趙玉林一起出城去觀看花溪村的旱育秧操作。城外,通往花溪村的道口上已經停滿了馬車。原來,因為村子裡麵在修路,官員們的車輛進不去了。他倆下車來跟著朝裡麵走。杜公笑哈哈的說花溪村因為有趙家哥兒惦記,就此出名啦。嗬嗬,想想也是的。自唐宋以來,有哪一個村子紮堆去過如此眾多的朝廷大員?今後花溪村的不少地方怕都要留下朝廷大員的足跡,刻著詩詞歌賦的石碑怕要立得到處都是了。他倆來到張家大院,見孟珙早就在裡麵啦。杜凡樂嗬嗬的問:孟公這是記掛夫人安危,昨兒就到了吧?孟珙聽得哈哈大笑,站在他身邊的阿倩夫人卻是嬌滴滴,臉上紅霞飛啦。呼蘭開森極了,熱情的接住他們領去西北的坡地上,那裡正在興建養豬場,修沼氣池。趙玉林指著下麵溝渠上正在搭建的大型水車說:坡地缺水,咱們就因地製宜搞旱地種植,將需要修造的房屋搬到這裡來建設,不占用耕地。杜凡頷首,大呼“善呐。”他進一步解釋:養豬場清洗的豬糞水流進沼氣池發酵,產生的沼氣可以作為燃料,直接引進操作間煮豬食。眾人看到工匠正在用金黃色的銅管彎曲,連接進灶房驚呆啦。趙玉林說眼下咱們還做不出來塑料,隻能用銅管,緊靠著沼氣池搭建灶房節省管路的行程,往後有了塑料,做出塑料軟管來就方便了,可隨意修建沼氣池。杜公懵逼的問他:何為塑料?老夫尚不曾聽說過呢。眾人馬上盯著審視他。趙玉林曉得自己一高興,又將後世遍地扔的垃圾拋出來了。他不動聲色的說此物可以做成隨意彎曲的塑料軟管,做成咱們想要的任何物品,尚在琢磨,試製呢。諸公馬上神往起來,跟著趙玉林繼續往下麵走,參觀一排排的小型魚塘。他說:經過發酵後,熟透了的沼液是肥水的最好原料,能產生大量的顆顆蟲,是魚類喜歡的浮遊生物,不需要往魚塘裡投入餌料,魚兒便可以很好的生長。諸位臣工聽得一臉懵逼,感覺就像在讀一本天書。這些身居朝廷的大員何時聽說過他這套生態種植養殖理論,更彆說見識過啦。一個個臉上滿是疑惑和驚奇的神色交替變換,一位老兄思考得太投入冇注意腳下,竟然不小心摔倒在地,滾落下坡,引得眾人驚叫,歡笑,當事人尷尬的使勁拍打衣服。呼蘭站在小山頭指著一大片新開的良田講解:道路和溝渠拉直修造後花溪村新開了三百多畝土地,都是肥沃的窪地,刨除這次修路占用的土地後全村的耕地依然增加了二百多畝,不影響老百姓的糧食收成。諸位臣工歡喜啦,這就是一大收穫。眾人來到集中育秧現場,田地已經完成開廂,老農正立起篩子篩出細粉狀的泥土播種。趙玉林親自過去指導,告訴大家眼下冇有上好的育秧盤,隻能采取在廂麵上鋪設破麻袋的辦法育秧,若是將來有了塑料育秧盤就可以實現點播,那樣的話下一步的拋秧真的便捷多了。即便如此,眼下的育秧也隻需要像播種蔬菜種子一樣,挑水來保持廂麵的濕潤即可,秧苗一樣長的壯壯的。這種全新的水稻育秧模式立即吸引了眾人的眼光。農事司的小執事得意的說花溪村全村的秧苗都在這裡下種,平民布衣們就不用一家家著急了,能省下不少的時間和大量的田地。諸公都在頷首,這,又是一個創舉。以往都是一家一戶的自己選種、留種、育種,今年他們將所有的稻種拿出來讓村裡的老把式評選,留下最好的統一播種,有專人守著育秧放心啦。回到張家大院,眾人看到大門口牆麵上貼得整整齊齊的佈告:花溪村議事會搬遷戶告示;花溪村養豬場場主選拔告示:花溪村養雞場場主選拔告示,一張張佈告將村裡的諸般事務處置全部公示出來了。阿倩告訴諸公:咱們花溪村由布衣自願選出了十位辦事公允的耆老宗親,加上都保就是十一人,村裡的事務要如何做?變革該如何做?都由他們來一起商量決定。結果都在這麵牆上公示給全村人知曉,有村民不服的可以來找她理論,她都會帶著執事們下去一一覈實清楚。眾人又是一陣驚歎,認為花溪村的議事會很好的規避了各地村都保一人管事,一人算賬,一人收銀子的問題,做到人人平等啦。呼蘭指著庭院中新到貨的打穀機講解:這種最新式的腳踩打穀機隻需要兩個壯漢便能輕鬆的抬著下地,十分快捷地打下稻穀,麥粒,糧食的收割將大大加快。如此,便有更多的剩餘勞力做好村子裡的其他事務。因此,花溪村選出專人養豬,養雞,還要組建一個不小的修造隊到外地去做工掙錢。杜凡十分歡喜,對著戶部的大小官員打總結,他認為花溪村眼下至少有三點值得諸公學習:一是村裡成立的議事會,將村子裡公道正派的老人組織起來共同商議決定諸般事務值得學習借鑒。咱們的村一級管得太鬆了,甚至還冇有真正的管起來。用村議事會管理村子是一個不錯的辦法。二是修溝、修路。各地幾乎都是修造官道,很少有謀劃新修村道的,實際上各村的田塊因為奇形怪狀,很難做到準確丈量,田畝的實有數都是個謎。通過精心謀劃道路、溝渠之後不但能方便的出行,還能很好的開出邊角荒地,整理田塊,這就為精準丈量田地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杜絕了分田的不公。三呐,就是那集中育秧,這個能很好的為布衣節約時間,節省田地,還能加快官府選育出來的新品種推出,對於提高糧食的畝產大有好處啊。諸位臣工聽著杜凡的說道都是不住的點頭,完全讚同。杜凡告訴他們:花溪村冇有大食堂,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無法提供膳食啦,都散了。這些臣工看到左右的衛士都是各自架起行軍鍋在弄飯,自然曉得冇搞,趕緊三五成群散去。趙玉林笑嗬嗬的說不好意思啦,村裡招待不了戶部的所有臣工,請杜公小酌還是可以的。孟珙當即大笑,給杜公講他已經吃過了,這裡的膳食還是挺不錯的呢。幾個人移步去後麵的小廳用膳。杜公歡喜了,首先敬兩位嬌小娘子,誇她們就是在為新宋的鄉村變革探路了。趙玉林說: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這纔剛開個頭呢。孟珙心情大好,十分輕鬆的說開局不錯,開局不錯,杜公不是都總結出三條好處來了嘛。兩個小美女冇想到她們才乾了一月時間就被杜公連連誇獎,開森的不要不要的。杜公告訴她們,他回去就要找範公商議,戶部和吏部當一起商討在全國的鄉村建立議事會的可行性。新宋的江山要穩固,必須管好鄉村,建立議事會就是一個好辦法。趙玉林忙說不急、不急,舉杯邀大家吃酒。花溪村對麵的光華新村,剛開完現場會的戶部臣工出來就鑽進這裡的飯店坐下,不大的新村本來就冇得幾間飯店,呼啦啦都給客滿啦。這些臣工也是難得出城一次,一邊喝酒一邊熱議著對麵花溪村的變化。UU看書 www.ukansh.com一個老者對著他身邊的小執事說:嗬嗬,老夫是看走眼啦,想不到趙指揮使真是在那裡做事呐。執事甲吃下一口陳義燒說:太可惜了。當初他擔心鄉野村裡啥都冇得的住不下去,今天看了才大開眼界,那張家大院修得和錦官城冇啥區彆,地麵的鋪地磚和錦官城裡的一模一樣嘛。執事乙放下酒杯後也吐出一聲歎息,後悔自己當初聽信了同僚的主意,認為三少爺就是在為他的小老婆找樂子玩耍,卻冇想到三少爺真是住到花溪村來啦。三少爺要住進花溪辦事,那張家大院當然就修得奢華啦,冇看見所有的桌椅、物事都是嶄新得?那些住進去辦差的同僚不過是換了一個地方乾活兒,薪酬還翻了一倍,真是虧大啦。他日拔擢,因為有跟著三少爺做事的經曆,就是冇乾出啥事也會沾光的。隔桌還有高人呐,隻聽得那人說:這做官嘛,還是要看跟對人否?眼下是三少爺如日中天的,不跟三少爺跟誰?邊上立即有人反問他:那為何當初部裡征召去花溪村做事時,先生又不報名呢?都曉得是三少爺的小夫人在經理嘛。這丫吃癟了,嘿嘿的笑笑說不是看走眼了嘛,誰料三少爺要下來真做呢。眾人都是哈哈大笑,端起酒杯觥籌交錯的吃起來。夜幕降臨,刑部巡查司的高手潛入花溪村四周的秘密據點值更了。一個清瘦老者帶著一個壯實小夥在村子西頭的乾涸橋洞裡守夜,這是他們值更的第五個夜晚了。小夥子不悅地說:三少爺真是折磨人,咋就要跑到這個荒郊野外來搞啥試點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