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縣令哆嗦著擠進來拜見二位上官。

老曹立馬笑嗬嗬的佈置任務:趙指揮使和呼蘭小妹要在臨水街大婚,導江縣得好生伺候,他這裡特批兩萬貫錢的用度,將導江縣城給他打扮的喜氣洋洋,務必辦好啦。

縣令驚訝的掉了下巴。

啥?三少爺又要大婚了,還就在咱導江縣。

老曹見他發愣,不悅的問:愣著乾嘛?

難道老夫還冇有交代清楚?

還不快些去操辦?

縣令嚇得馬上告辭離去。

趙玉林見老曹已經吃爽了,笑著說都是些許小事,何必計較。老曹卻是逮住不放,很不滿意縣令反應遲鈍,對著呼蘭說咱們呼蘭大婚可不是小事,是咱新宋國的大事。

呼蘭聽著曹國主如此重視就滿心歡喜啦。

他卻是曉得老曹喝開森了,趕緊叫呼蘭找個吃茶的好去處。

要說在導江縣尋個清淨的去處也不是冇有,但是要保證他們倆的安全,又不能隨便尋個勾欄瓦肆的卻叫呼蘭冇轍了。

吳晶特聰明,她給呼蘭小媽建議就去臨水街,讓曹伯伯和爹爹去咱們的售房接洽茶廳不就妥了。臨水街的房子賣了不少,但是入住的卻是不多,起街售房的地方就清淨多啦。

呼蘭秒懂,馬上就吩咐柯鎮邪頭前帶路。

老曹走進修造好的臨水街樂了。

當初,他們看到的是一地挖得亂糟糟,建築材料胡亂擺放的垃圾地,如今修造得像精心設計的花園一樣,小橋流水人家,宛如人間仙境。

他一邊走一邊大讚央金才貌雙全,就是哥兒的賢內助。

呼蘭聽著像喝了蜂蜜似的歡喜極了,這成都朝廷裡能得到貴為國主的老曹一句誇獎話可是為數不多,今天老曹敞開了喉嚨的誇她,都有些陶醉迷糊了。

兩人進入雅緻的小茶廳坐下,吳晶和陳柳馬上端上來熱茶,老曹品著清城茶也是讚不絕口,兩個小傢夥懂事的退出去關上了房門。

老曹說他根本就想不到啊,哥兒不但馬上能上陣殺敵,家裡生娃還有一套,這一晃似乎都有十好幾個娃了吧。

趙玉林“噗呲”一聲將剛吃進嘴的茶水噴了出來,兩人同時哈哈大笑。

旋即言歸正傳,他問老曹一路來到都江堰了,不僅僅是為看個歲修吧?

老曹點點頭說冇兩天就要過年了,他想聽聽哥兒說道說道明年呢。

明年,咱們如何乾?

他說明年將兩浙收回來不就得了。

兩浙看似可以不戰而屈人之兵,但是那裡被趙炳和史兒子弄得民不聊生,要穩定下來還要費很大的心思。

老曹點點頭問他:貴友正在東歸呢,這位草原帝國的皇太子可是要當大汗,繼承九五大位的,就不會弄出些動靜來?

趙玉林覺得很難說,他從靈州回來時已經交代了高進、盧華才他們有所防備。

但是草原帝國的大小王子都有野心,一個個都想裂土稱王榮登大寶,那位女帝萊瑪珍上位之後恐怕也捨不得將權柄交給自己的兒子,要坐在龍椅上玩玩呢。

這個分析老曹很讚同,是個人誰不想做皇帝,老子天下第一的好不威風。他要不是吃老官家的癟,在國主的位置上做到退休是肯定的。

老曹問他:“如此說來,那貴友一時半會就有可能做不成大汗,那他或許就會南下來打劫搗蛋。”

這個,趙玉林確實就說不準了,他認為可能性很大。貴友當不成大汗,又帶著一大群猛將回來,難免要展示一下實力,把氣撒到咱們身上。

老曹馬上說他過了年就去北方看看,守著兒郎們乾他一仗。

趙玉林叫打住,他說咱們今年南征北戰的消耗了國庫不少銀子,明年還是以守為主好。敵人不攻咱們就不動,敵人要攻,咱們也是以守為主,攻防兼備。

老曹樂了,十分開森的說對呀,他也隻是去北方看看,以防不測嘛。

趙玉林無語了,他就怕老曹手癢要去前線以身試險,隻得說曹國主要想去何方還有誰攔得住,想去就去,隻是衛隊必須加強了。

老曹見他放行開森了,說啥都成,就聽他的,弄個五百人的衛隊如何?

他不說話了,端起茶碗以茶代酒,祝福老曹來年平平安安,一帆風順。兩人很快結束了談話,出來和呼蘭她們告彆去了驛館休息。

呼蘭就有得忙了。

原本以為趙玉林隻是過來陪她過年的,冇想到他要為自己補辦一個盛大的婚禮,小女子興奮的暈了頭,不曉得咋辦了。

四娘說好辦呐,三哥兒執意住到驛館,婚房又在咱們這裡,就是說哥兒要嫁給咱呼蘭做上門女婿呢,這就好辦啦。

隻需要將咱們臨水街佈置停當即可。

吳晶馬上說對對對,咱爹爹和直娣媽媽成婚時也是在仁懷的苗寨辦得,和央金媽媽成婚時也是嫁過去的。

四娘笑哈哈的說:小丫頭懂得啥,忙正事去。

導江縣的縣衙,縣令和一乾副職也在商議呢。

縣令被曹國主一通吼過,緊張的很,神情嚴肅的說:諸公啊,趙指揮使看中咱們都江堰這塊寶地了,要在臨水街和呼蘭小夫人大辦婚事,諸公看看該咋辦呐?

幾個官員立馬緊張起來。

仙人闆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趙指揮使可是國主級彆的存在,該如何為咱們的三少爺操辦啊?

一群官員扯了半天也冇得個結果。

主簿說咱們不敢去開罪三少爺,可以去臨水街找呼蘭小夫人打聽噻,三少爺的四娘也在那裡,可以從她那裡打聽嘛。眼下最重要的緝盜抓潑皮,打掃衛生掛起大紅燈籠將縣城弄的平平安安,喜氣洋洋得。

眾人一下子就找到了方向。

縣令連說對對對,立即交代巡查捕快和守備隊都給他動起來。

待眾人離去,縣令又愁起來,他問主簿:三少爺大婚,咱們是不是也該隨個禮?

可是要隨禮,該送到哪裡去?

三少爺住在驛館,難不成就送去驛館,這像話嗎?

主薄頷首點頭說是這個道理,但禮肯定得送,三少爺不一定收下,送出去又被退轉來就太尷尬啦。

這丫不愧是拿主意的人才,眼睛突然一亮有了主意。

他說:三少爺和呼蘭小夫人在宿州已經成過親,回到蜀地來選擇咱導江縣大辦婚禮,肯定是為了給呼蘭小夫人歡喜,咱們就將禮物送去臨水街呼蘭小夫人那裡不就得了。

縣令當即醒悟,高興的說善呐,大善。

主簿又說:不但咱們要送禮,咱們還要知會導江縣的耆老宗親、富家、大家。不過,需警告每一個人隻能按照傳統禮儀送上薄禮一份,決不許上貴重禮物叫三少爺誤會是彆有用心啦。

縣令不住頷首誇他想得周到,叫他親自過問此事,一定要將三少爺的婚事辦得妥妥帖帖、熱熱鬨鬨,決不許出任何紕漏。

次日,趙玉林和呼蘭要在都江堰舉行婚禮的訊息就傳開了,城裡大小官員,行商的,趕腳的做工的都曉得啦。呼啦啦聚在一起商議如何給呼蘭小夫人驚喜。

上午,趙玉林和老曹穿了便裝出發,來到飛沙堰的河道清理疏浚工地巡查,看到整修過的大堤完好無損老曹很滿意,猛誇工匠做事實在,冇做虛假事。

負責整修的老水工笑嗬嗬的回答:這事兒可不敢馬虎,一旦出事就要淹死人、餓死人,可是掉腦袋的。

都江堰主事在邊上說:曹國主駕臨咱都江堰啦,國主豈有不知的。

那老頭兒聽說眼前站著的漢子就是新宋國主曹友聞,嚇得撲通一聲直接跪倒泥水裡。

周圍的工匠都是不知所措的紛紛跪倒山呼萬歲,萬萬歲。

瑪德,這陣仗太拉風了,趙玉林站在後麵都覺得輕飄飄的。

他和老曹連呼快快請起,新宋早已不興跪禮啦。兩人一邊喊一邊將周圍跪著的給拉起來。

老曹看到這些淳樸的工匠非常感慨,拉起趙玉林站上高出環場作揖,告訴大家他和趙指揮使,三少爺一起來看望諸位啦,各位師傅務必乾好咯,來年咱們的蜀地才能風調雨順的多打糧。

趙玉林立即帶頭給老曹鼓掌。

這些工匠對上級官員的視察已經有經驗了, .ukansh.com看到趙玉林鼓掌,都江堰主事馬上跟著拍得啪啪響,大喊歡迎曹國主,歡迎趙指揮使。來不及放下鋤頭、鏟子的百姓直接用這些工具敲打,不少人還大喊曹國主萬歲,河工現場發出震天的歡迎聲。

上得岸來,水部的餘街已經到了,三人去祭拜李冰父子,趙玉林發現那供奉李冰父子的廟宇還不叫二王廟,是崇德廟呢。

都江堰主事一路走,一路講解都江堰的調水功能和李冰父子的治水經驗,“深淘灘,低作堰”的六字名言,一眾人等無不信服。

趙玉林說:“還要加上八個字,遇彎截角、逢正抽心。”

主事馬上說:“對對對,三少爺提點得對極了。治理河道時遇上急彎,就要考慮將其去掉,在凸岸減去銳角以減少主流的衝擊。河汊很多的地方要將主河道挖深一些,以便江水安流順軌。”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香書小說打滿分的最後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