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公子威武最新章節!

謝淩雲不住推辭,趙玉林還是叫真德彬給護著送了出去。

趙玉林剛坐下,轉運使就進來了,質問他如何隨意支出銀錢,府庫的每一文錢支出都需要和他以及府衙的三位通判商議,一致同意後方可支出銀錢。

指揮使大人可是一次就支用了五千貫錢。

嗬嗬,這位仁兄履職儘責非常到位嘛。

趙玉林解釋:這是朝廷賦予他全權處置兩浙的公事支出,他已經在用度單上寫清楚了。

轉運使依然不依不饒的說朝廷有規製,府庫支出每一文錢都需諸公共議,一起簽字畫押才能生效,今日就罷了,往後趙大人的各項開支還是先拿到桌麵上來諸公議定後再行支用的好。

趙玉林花自己的錢花慣了,突然叫轉運使給拿捏住還有點不適應,他先是將轉運使誇讚一番才說此乃機密國事,務必保密不許傳揚出去。

轉運使嘴巴裡答應,眼睛裡卻是一百個看不起他,覺得趙玉林和那些貪官汙吏冇有兩樣,吃了銀子還冠冕堂皇要他嚴守機密,出門就將趙玉林說的話丟進痰盂裡。

這丫回到公事房就和同僚顯擺,告訴他們逮住了指揮使吃銀子的證據,剛纔狠狠將指揮使製服了,號稱殺人魔頭的指揮使還不是乖乖的服他教誨芸芸。

趙玉林在書房吃過兩口茶後覺得要先給轉運,漕運和通判這些人好生上一課了,建康府已經迴歸新宋大半年了,還是和前朝一樣的幾乎冇有一星半點的變化如何得行。

成都,孟珙和餘街已經到了。

趙飛燕請來曹友聞,喬行健、李忠棉和丁公一起為他們舉行了隆重的接風宴,孟珙看到平安繁榮的大成都讚歎不已。連說他們早就該來看看啦。

老曹哈哈大笑的說他也該去江東好好看看了,諸公輪番敬酒,陪著孟珙和餘街歡喜的吃了個大醉收場。

醒來,他倆各自都在溫馨的府邸裡曬太陽。

孟珙感激國主趙飛燕想得周到,中樞院早就為他們選好了府邸,花草樹木的枯枝敗葉都是清理得乾乾淨淨,屋裡傢什一樣不缺。侍女、衛隊的都有安排。小夫人啊倩笑盈盈的說將軍昨夜睡得可香啦,奴家給擦拭身子都一動不動呐。

老孟歡喜了,一把將嬌小女人拉進懷裡。

下午,中樞院舉行會議,趙飛燕宣佈分工,孟副主任主導刑部,負責監督全國的巡查隊伍;餘公就任新宋水部尚書,負責全國的江河湖海設施修造,防汛抗旱搶險事務。轉運部預撥一百萬貫錢作為水部設置和近期春灌,春汛救濟用途。

兩個人立即就有事乾啦。

趙飛燕笑盈盈的告訴諸公,曹國主近期要東去巡視大江沿途州縣,有需要辦理的急務可提請曹公監督辦理。

孟珙和餘街馬上驚訝起來。

按理,老曹已經是太上皇了,就該遊山玩水的吃好耍好。可新宋冇有這個概念,與會的諸公竟然都在埋頭翻看檔案,真要給曹友聞準備作業,叫他做題呐。

這就是新宋的新國體,老曹雖做過國主,但是他從來都不以自己當過皇帝自居,主動下去巡視,中樞院有需要操辦的急務肯定要由這位出宮的大員附帶完成了噻。

接下來開始討論議題,兩位江東來的大員看到桌子上的裝訂整齊的文稿,再放眼四望整個議事大廳,都是眼睛一亮,耳目一新。

餘街坐在後排和各部尚書一起,他看到前麵坐著的國主趙飛燕的位置和中樞院的副主任冇有任何區彆,不過就是在主|席台的正中央而已,左右緊挨著的就是幾位副主任。

剛進門的時候,孟珙還不曉得站到哪裡呢。

他早就聽說新宋朝廷議事都是圍在一起坐著說話,真的進了議事廳還是很不適應,左右張望著尋找奏報的位置,以為還是和前朝一樣文武兩班分列聽宣呐。

範鐘樂嗬嗬的引著他過去坐下,他才發現自己居然和國主坐在了一排,椅子都是一樣的冇有高矮、大小的區彆,心裡那個激動根本無法用語言來表達。

趙飛燕見諸公已經看過議題,問第一件:建康府請求設立江東書院招募教化江東子弟,諸公有何看法?

餘街和孟珙立即發言支援。

仙人闆闆呐,趙玉林報告要建設一個容納千人的江東書院,吃穿用度全部由朝廷買單,太好啦。

孟珙早就聽聞成都的草堂書院就是朝廷支付用度,冇想到還真是這樣。而且趙玉林一到建康就要興修書院,足見此人關心江東教育,是把江東當作成都一樣在看待。

辦教育大家都是支援的,何況趙玉林將大學一類的書院視為新宋的最高學府,肯定支援咯,很快就全票通過。

接著商議人事,趙飛燕說範公回來時趙指揮使曾提議拔擢荊州轉運使李迪夫去知建康府。

後來,曹公提議由趙指揮使暫代,因為江東大片土地剛收複,荊湖和江東的軍隊需要整訓,必須請福建的火鳳凰出馬,因為火鳳凰是神威軍的軍紀總監察呀。

由此,她和範公商議,擬拔擢李迪夫去福建就任福州知府、福建路安撫使,諸公以為如何?

餘街這時已經大開眼界啦,哪有國主定了,還要征求諸公的意見,問臣子同意不同意的?

還是諸公圍坐在一起暢所欲言。

然而,事實就是這樣,都察院的華嶽已經在發言了,他認為李迪夫雖然年長,在荊州公乾已久,但這是拔擢,還是權知福州的好,試用一年再去掉“權”字如何?

最後,諸公一致同意拔擢李迪夫去福建主事,試用一年再轉正。

趙飛燕見議題討論完畢,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叫屏退左右無關人員,請曹國主進來。

老曹坐下才說兵部尚書苗大人主持軍務在外,他代苗大人給諸公做個陳述:神威軍即將發起對洪州的叛軍作戰。

諸公立即安靜下來。

老曹看了看孟珙和餘街說:孟老哥應該曉得,洪州糾結起來的賊人仗勢城堅牆厚,鐵了心跟著臨安府對抗新宋朝廷。

他們要是相安無事也就罷了,野心不斷膨脹,竟然派出水師船隊在大江上公開攔截來往的船隻,搜查、攤派捐稅。

長此以往,必然叫他們阻斷大江航道,斷了咱新宋的營生和神威軍的糧草輜重運輸。這就好似一根毒刺紮在咱新宋身上,必須得拔了。

趙指揮使認為:臨安府居然阻撓神威軍南海編隊的海船遊弋杭州灣,又變著戲法的支援洪州的賊人造反,做著獨立小王國的黃粱美夢,必須將他們敲打醒了。

正好,咱們就拿洪州來試刀。

他說:洪州屬於江南西路,拿下洪州可以震懾兩浙的遺老遺少,又叫他們打掉牙齒往肚子裡吞,找不到任何說辭挑撥是非。

眾人都將目光彙聚到孟珙那裡了。

過去,荊湖軍遙領江南西路,洪州算是他荊湖軍的勢力範圍。

餘街也不便插嘴。

諸公都靜靜的等著孟大將軍說話。

孟珙吃過一道茶後乾脆的表態支援,他說洪州城裡盤踞的民軍和他冇有瓜葛,這些賊人夢想割據洪州,依托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派捐收稅顯然是打錯了算盤。

他認為神威軍已經收複江東,神威軍的水師必須保證大江水道的暢通,膽敢違反新宋的法令作亂者都要消滅、清除掉。

老曹歡喜啦,諸公一致同意對洪州用兵。

最後,趙飛燕說軍務一向視為最高機密,很少這樣拿到桌麵上來商議,涉及向洪州用兵才第一次攤到桌麵上來,諸公務必嚴格保密……

趙飛燕在成都召集諸公議事,趙玉林也在建康的府衙議事呐。

他吃了轉運使一個警告後覺得該將左右的副職和手下拉到一起好好談心,把新的規矩立起來。

這不,建康府的諸位通判和各種“使”的官員就應邀坐到議事廳裡。

這些官員一進到議事廳就呆住了,裡麵一張大圓桌子擺在中間,桌子上擺放起了每個人的桌牌,原來那種知府大人高高在公堂之上,官員左右兩列分坐的茶幾蒲團擺色都不見啦。

趙玉林見到這些人都是傻呆呆的站在原地,笑哈哈的說站著乾啥?

諸位快些入座,本官有事要說。

眾人才走過去四平八穩的坐下疑惑的看著他,U看書www.sh.com似乎在問:這是要吃酒席嗎?咋還不上菜呢?

趙玉林笑嗬嗬的將前日轉運使的教訓講了一遍,誇獎轉運使嚴守法規,敢於指出同僚上官的所犯的錯誤,大善,非常好。

諸公更是奇怪了,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

有這樣自己打自己嘴巴的漢王嗎?趙棄兒可是一個不對就要殺欽差的魔頭呐?

不過,這群人馬上就聽到“不過”了。

他說:不過,建康府已經統一啦,統一接受新宋國中樞院號令了,過去的規矩當進行變革修正,要行新宋的法度,用新宋的錢幣,一切都應當按照新宋的規矩來做事。

眾人的臉色立即變了,緊張的看著他還有啥招數要使。

為您提供大神血沃中華的公子威武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0440章 要立新規矩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