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玉林將他大哥趙玉清犯案,敘州崔浩偵辦遲緩的情況講給老曹聽,提出調瀘州石如玉去廣南西路做安撫使,升崔浩權知瀘州的想法。

老曹聽他這樣說,連官員都做了謀劃,曉得他是鐵了心要拿下廣南東路。他當即點頭同意,還說哥兒考慮的細緻,那石如玉曾經在仁懷做事,對夷區治理有方,不錯,隔日開會通報諸公曉得。

兩人商議了正事再去品嚐曹夫人備下的精緻菜肴,小酌一番散去。

趙玉林回到家裡,順直娣已經早早的回來了。他過去坐下說話,一起逗弄小兒子趙光直。

直娣給她說台諫堂的事兒不多,丁公每天上午都教她治國之道,儼然就是一老先生,老學究呐。

趙玉林笑嗬嗬的說老頭子學富五車,堪稱大家宗師,有許多東西值得咱們學習,就那豁達的胸懷便是無人能及。

他將後世人大建言獻策的做事方略講給直娣聽,兩口子再去書房一條一條的寫下來,告訴直娣要靜下心來在丁公那裡學點東西,往後完全可以做國主君臨天下。

直娣歡喜了,問他:真的嗎?

逗人開森是吧?

她也可以做國主?

趙玉林淡淡一笑說:咱新宋的國主又不是皇帝,也不是君王,為啥就不能做,都可以做的。

女人上去抱住她的頭猛啃,興奮的在他臉上啪得打了個香波。

他將女人抱去椅子上坐下,笑著說不就是一個國主嘛,屁大個事兒就把她激動得這樣了。

他就是覺得咱直娣辦事紮實認真,跟著丁公學過之後定會再上一層樓。

順直娣想的可不一樣,一個在前朝皇帝眼裡連給個羈縻的官職都嫌浪費的部落女子,聽到自己居然還具備當國主的資質,那是何等的歡喜?

兩人還在書房裡膩歪呐,衛士已經在外麵大喊:三少爺,李公來啦,中樞院李公到訪。

這是咋啦?

李忠棉一向做事很嚴謹的,咋不等下班就跑他這裡來了?

趙玉林和順直娣趕緊起來站好,兩人互相整理了衣衫出門迎接客人,將李公引進暖閣說話。

李公有哮揣,天冷易犯病,他還特意叫侍女送來一個暖壺給他暖身子。

老人見順直娣坐在一起,咳嗽兩聲後有些為難的說欲和哥兒說兩句話。

順直娣立即起身,為他倆續了茶水禮貌的離去。

他問李公有啥急事,非要老爺子跑一趟?

李公遙望著北方歎息一聲道:哎,真是白駒過隙,臨安事變就快五年呐,不知老官家過得可好?

趙玉林鬱悶了,不曉得這位老夫子意欲何為?

為何跑來和他扯起被擄走的前朝皇帝來了?

哦,他馬上想起來了,前朝皇帝是趙飛燕的爹,他的老丈人嘛。

他說官家肯定活得瀟灑、滋潤呐,被擄的皇室女眷就受苦啦。

李忠棉已經收到訊息了,那些來往的商旅、遊俠來回來不少資訊。順風司也有人打探,民間流傳著各種版本的宋朝被擼皇室官員的悲慘遭遇:

民間盛傳蒙古帝國處理俘虜比金人還狠,不服就打、見人就殺,像牲口一樣直接分配各家王公做了奴隸。

皇帝還好,倒是得了幾個蒙古女子伺候,陪吃陪睡的可謂衣食無憂。

皇室的女眷就慘啦,他們將宋皇室的女眷當牲口一樣的買賣,供男人嬉戲取樂。有點姿色的,伺候得好的留下做暖床。稍有不順便丟進洗衣坊供士兵拉去玩樂。多數女子不堪折磨,在屈辱和饑寒交迫中病死、餓死。

趙玉林淡淡的說眼下神威軍還冇有能力直搗黃龍,救出官家和同胞。但咱們勵精圖治,假以時日必定能打敗蒙軍一雪前恥。

他告訴李公,廣南東路的駐軍最近屢屢對著咱們搞事,連設兩道關卡加征稅賦,他和曹公商議過後決定反擊,令神威軍進駐廣南東路救民於水火。

老頭兒說如何用兵是他們做將軍的事情,他根本就不在乎這些。

卻顫巍巍的說自己年齡大了,身體每況愈下,要辭官告老還鄉,讓飛燕公主接他的位置做禮部尚書。

仙人闆闆,原來老爺子的重點在這裡。

老頭兒是希望趙飛燕再上一層樓做尚書了。

他認為飛燕雖然是中樞院的副主任,在部級實職上卻不沾邊。馬靈兒都做轉運部的尚書啦,趙飛燕還是個學事司主事,顯然就相差得遠了。

趙玉林佯裝惋惜地看著李忠棉,稍息才說新宋國初建,百廢待興,正是用人之際,李公這是在為難小子啦。

他求李公千萬彆急著要辭官,真是累了就做中樞院之副職,將禮部之事儘數交予飛燕來做如何?

老頭兒立即歡喜了,連呼善,大善。諸公議事之事他要親口說出來。

趙玉林不管他是親自講還是請人代言了,隻要他不像丁公那樣執拗的要辭官不乾就行。

這時順直娣進來說飯菜都好啦,兩人起身去餐廳用膳。

趙玉林的家裡吃飯不分男女,一家人齊刷刷的坐到一張桌子上就餐,可熱鬨了。他將李公請去主位挨著他娘坐下,馬靈兒吩咐開一罈紹興女兒紅來。

老爺子歡喜了,對著他娘連誇她的媳婦一個個都是巾幗不讓鬚眉的大才女、巾幗英雄。

她娘巧遇李公同桌吃飯覺得十分榮幸,歡喜的像喝了蜂蜜似的,來者不拒地接過兒媳婦送來的酒杯,笑容滿麵的請吃酒,頻頻乾杯。

送走李忠棉,眾人回屋坐下後他給央金說了石如玉去廣南西路任職安撫使、崔浩去瀘州一事。

央金問他敘州交給誰?

魯師傅嗎?

趙玉林點點頭,大家都覺得隻有魯師傅才鎮得住敘州的翠屏山。

神威軍出自宜賓的翠屏山,眼下住在那裡的高級軍將、官員家屬多如牛毛,一般的新晉官員一看遍地是高官家屬,到處是**的哪敢下手去管?

這樣反而會助長少數人的官僚特權,害了這些家屬,壞了翠屏山良好的風氣。

他娘也覺得魯師傅行。

此人是神威軍的老人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是趙玉林的依仗,隻有魯師傅纔看得住像趙玉清這種仗勢欺人之徒。

隔日,老曹召集諸公議事,眾人先是將神威軍捷報頻傳,趙玉林北疆行碩果累累誇讚了一番才說正事。

老曹的第一件事就說臨安小朝廷唆使邊軍肇事,他已經下令神威軍展開進駐廣南東路的軍事行動。

議事廳馬上就安靜下來。

吏部尚書範鐘問:敢問這是要向臨安開戰嗎?

神威軍講宋人不打宋人,這就要食言動武?

可要謹慎啦。

趙玉林把在長沙瞭解到的邊界上的情況介紹給大家,他認為江東現在僅領有四路卻要維持他們腐朽朝廷的龐大開支,致使老百姓背上沉重的負擔,苦不堪言。

為了救民於水火,最直接辦法就是推翻臨安的小朝廷。

但是咱們立了規矩,宋人不能打宋人,神威軍的刀槍不會瞄向自己人。眼下隻是進駐廣南東路一步步壓縮臨安偽朝廷的生存空間,促使其內部分化瓦解後消除掉這一禍害。

他再給諸公講,眼下咱們在荊湖南和廣南西路陳兵十萬應對可能來自臨安小朝廷的威脅,若是咱們解決掉了臨安這個麻煩,便能抽出不止十萬的雄兵抗擊蒙古兵。

若是那樣的話,打敗蒙軍收複國土的速度就會大大加快。

趙玉林估計曹友涼進軍廣南東路的行動已經展開,訊息會很快來,必須給大家講清楚了。

李忠棉咳嗽兩聲後發言,支援兵部出兵進駐廣南東路,他還要給臨安小朝廷裡過去的同僚寫一封公開信,奉勸他們體恤民情, www.sh.com順應天意撤去偽朝廷。

趙玉林給李公鼓掌,十分歡喜他的這一舉措。

眾人跟著給老頭子鼓起掌來。

接著,李公便告訴大家他不做禮部尚書了,推薦飛燕小公主接任尚書一職,請諸公幫襯。

老曹立即笑哈哈的表態支援,說李公不做尚書,還是中樞院的副主任,小公主天資聰慧,有李公和大家的支援,定能做好的。

趙飛燕已經站起來推辭了,但是議事廳儘是祝賀之聲。小女子隻得接受,謝過諸公的提點垂愛。

老曹接著說廣南西路已經穩了,應當派出安撫使前去主持大局,他提議瀘州知府石如玉升任廣南西路安撫使。

趙玉林立即附議,還說廬州知府在仁懷做事多年,有豐富的夷區執政經驗,是個極佳的人選。

眾人曉得是他倆合議的結果,一個個表態支援。

範鐘已經通過央金得到訊息,接著說瀘州的空缺吏部提議由敘州的崔浩接任,敘州知州一職由順豐司魯有朋暫代如何?

這個,就隻有趙玉林來解釋了。

他直接將自己大哥趙玉清犯事的情況說了出來,希望大家同意吏部這一安排,讓魯有朋這樣的老人守住敘州,杜絕類似的犯罪。

諸公聽了他的解釋自然冇得話說,一個個又忙碌起推薦去廣南西路的人選來。神威軍取消對廣南西路的軍管還政於民,那裡需要補充各地的官員啦。

有人提議:後麵的廣南東路還要用人,需要的才俊多了,要不再開一次科舉吧?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VIP中文_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