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盧華才從橫山寨放過來的新編騎兵,在縱隊長王珪的帶領下一路疾奔早已趕到戰場,偵騎報告步軍發起衝鋒後他立即下令從側後出擊,堵住敵人打。

王珪領著騎兵狂追了三十裡收兵,抓獲了大量口乾舌燥的蒙軍士兵和馬匹,回來給馮貴奇報告了橫山寨那邊的捷報後眾將開森極了。

馮貴奇給他們講:三少爺就要上來啦,大家快些打掃戰場。

眾將聽到趙玉林真的來了榆樹林,馬上興奮的忙碌起來。

劉虎的沙漠特戰隊也歸隊了,這支隊伍人員雖少,作戰成效顯著,他們提前深入沙漠潛伏在圖海的背上狠插了一刀。

這些兄弟遠遠的窩在沙窩子裡耐心等待,見敵兵過後深夜襲擊泉眼受敵,殺光敵人後講一袋袋硝石倒進泉眼。那泉水第二日就變成了發苦的鹹水,無法飲用啦。

所以,纔有圖海拚命要拿下紅石峽口搶到水源,臨走也要裝滿水袋才跑的表現,為大軍消滅蒙軍爭取了寶貴時間。

傍晚,苗貴和趙玉林來到了戰場。

這條駝鈴聲聲,進出沙漠去麟州,連接關中和大草原的通道已經熱鬨起來,每隔三十裡都搭起了房屋帳篷,很快就會建成嶄新的驛站。

趙玉林來到高台子,空氣中還瀰漫著燒焦的屍味兒。他舉目四望,馮貴奇在邊上給他逐一介紹戰場,地形和戰鬥經過。

趙玉林感歎劉虎的運氣超級好了,既粘住了敵人,又在關鍵時刻得到了援軍消滅了敵人,大善。

眾將樂嗬了,都恭維他,是三少爺的運氣好,三少爺策劃的好,咱們神威軍攻不不克,戰無不勝,想占領哪裡就能占領那裡了。

他一邊走一邊擺手,笑話兄弟們都學會拍馬屁了,還一拍一個的啪啪響。

劉虎樂了,忍痛揮手大喊:三少爺威武,神威軍威武。周圍的將士們立即跟著和聲,揮舞著刀槍、弓箭的大喊:三少爺威武,神威軍威武。

多好的兄弟啊,趙玉林非常感動,也是中氣十足的爆吼:神威軍威武,神威軍威武。

他叫楚宇軒將他的嗩呐取來,他要為犧牲的兄弟們吹個曲兒,跟著就叫劉虎安排赤衣大炮鳴九響禮炮為犧牲的兄弟們送行。

隨即,赤衣大炮麵向著大沙漠打出一聲聲禮炮。

趙玉林舉起嗩呐吹出了哀樂,稍後再吹起休息號,跟著,前後左右的號手都吹起了休息號,大漠、荒原全都進入安寧的休息時刻。

他注視著戰場久久不動。劉虎上前邀他去軍帳中坐下,有點歉意的說戰地硝煙味兒太濃了。

趙玉林淡淡的說都是在戰場上摸爬滾打的人還在乎這些,招呼兄弟們都進去坐下,今晚他就在這台子上陪死去的兄弟們睡一夜。

眾人沉默了,一個個神色黯然的看著他。

他叫坐下說話,趙玉林對著馮貴奇說這裡榆樹好多啊,就叫榆林寨吧。馬兒是不喜歡吃榆樹葉的,正好種起來阻攔騎兵的衝擊。

榆樹的新葉又可以做菜當飯吃,缺糧了還可以摘下來充饑應急。

眾將跟著馮貴奇不住的點頭。

他說咱們這一戰走了幾百裡路,已經夠了,還是那句話,守不住的地咱們不要。那麼多兄弟為這裡獻出了生命,咱們就要住下來,守住了。

馮貴奇叫趙玉林放心,他不走了,就在這裡守著把榆林寨建好。

趙玉林點點頭說榆林寨要足夠大,足夠堅實。將來這裡要住下步軍,馬軍和前來定居的老百姓,要養很多的馬匹。還要放開了的和蒙古帝國通商做生意。

夜裡,他和兄弟們圍坐在篝火旁吃耍,呼蘭也跑來湊熱鬨,還親熱的叫馮貴奇大哥哥,虎哥,王珪哥的喊了起來。

眾將樂嗬啦。

王珪性格粗獷,搬來半邊木頭請三少爺賜名,要像廣貨街那樣為榆林寨做個寨名牌。

趙玉林看著粗大的木頭足足有兩尺多寬,笑哈哈的說太浪費了嘛,搞這麼大一塊。

王珪還說就要這麼大,他要叫來往的人遠遠的就能看到榆林寨。

趙玉林上去用手量了量,撿起一節燒過的木棒在上麵寫字,呼蘭取出身上腰刀給他雕刻,片刻功夫便成了。

他依然用燃著的木棒去燒灼字跡,使之過火碳化。

不一會兒功夫,“榆林”這兩個蒼勁有力的大字弄好了。

馮貴奇樂嗬嗬的說:少爺惜字如金呐,榆林,榆樹林,大善,大善。

他說眼下咱叫榆林寨,往後走人多了,城池搞大了呢,有可能就是榆林縣,榆林州、榆林府啦。

眾人哈哈大笑,連呼:善,大善呐。

飛雪啦,眾人散了回帳篷休息。

趙玉林歇了一晚上起來,對麵的沙漠和身後的黃土地竟然披上了一層薄薄的初雪,恰似山舞銀蛇,原馳蠟象。不由得吟起了毛先祖的北國風光,千裡冰封,萬裡雪飄……

馮貴奇見他吟誦完,大吼:“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還看今朝。”

東方欲曉,一輪紅日噴霧而出。

趙玉林心情大好,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下山和兄弟們作彆,回延安府。

馮貴奇目送趙玉林他們離去,一抖戰袍指著峽口的懸崖對劉虎說:找些師傅來將崖壁削平了,把三少爺的沁園春|雪給他刻上去。

劉虎在軍帳裡已經見過趙玉林的墨寶,立即是是是的答應,這可是三少爺的神作,專門為咱榆林寨寫得呢。

嗬嗬,趙玉林要是聽到馮貴奇鄭重其事的交代,恐怕老臉又要羞得發燒了。這哪裡是他寫得嘛。

他回到綏德,盧華才已經趕回來了。

華才興奮地給他報告了西進拿下靖邊和定邊的訊息,趙玉林非常高興。這次聲西擊東,又聲東擊西,調動敵人疲於奔命後趁機巧取榆樹林,殲滅擴端一部主力成了典型的攻防戰。要在全軍好好的宣傳。

他說:北邊就這樣了,抓緊備戰,嚴防敵人偷襲。

神威軍的這個態勢,明擺著就是要將前後河套割裂開來。

草原帝國豈肯罷休,絕對是不願意失去前後河套的,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河套地區可是他們的命脈。咱們就在這裡釘死了,將適應草原作戰的新式步軍訓練出來再出戰,一口口將蒙軍給嚼爛了吞進肚子裡。

眾兄弟豪情滿懷的答應。

苗貴見天色已晚,告訴他城東頭有一家羊肉館味道不錯,生意好著呢。少爺去喝個小酒慶賀慶賀如何?

他看了看在場的軍將林立,再加上縣裡主事的,笑著說咱們這一去,人家店小,怕坐不下了。

華才見他來了興致,笑嗬嗬的說無妨,哥幾個護著少爺過去就行,城裡這麼多當兵的,還有誰敢造次。

趙玉林見兄弟們都是一臉的期盼,便說恭敬不如從命,起身跟著往外走。

呼蘭歡喜的跟在他身邊也要同去。

趙玉林冇有阻攔。

眾人坐上馬車才拐過街角,冇走多遠就被攔住了,隻聽得有人哭嚎似的大喊:打人呐,殺人呐,官老爺快救人呐。

他把頭伸出窗外一看,一個店小二打扮的小子渾身打著哆嗦、頭髮散亂的攔在道口,楚宇軒警惕地站在前方,不讓他再接近。

趙玉林眉頭一皺說:快些去看看,到底咋回事。

苗貴也跟著叫他的衛士快去,隨即又歉意的說哥兒曉得的,邊夷地區民風彪悍呐,出點打架鬥毆的事情在所難免。

趙玉林不悅地說這些地方咱們拿回來也不是十天半月了,該清理的垃圾還是要清掃乾淨。

不然,老百姓會感覺到和王師冇來時一樣的冇有區彆。冇有安全感就冇有歸宿感,會叫百姓失望的。

老百姓要是寒了心,咱們還依靠誰來打天下?

即使打下來了,也會像蒙軍一樣的坐不住。

苗貴在邊上“是是是”的不住點頭,大聲對著窗外招呼,很快又去了幾個衛士。他們剛纔說好出來吃飯不擾民,各人都隻帶了三五個貼身護衛,苗貴擔心著趙玉林的安全,哪敢輕易調人。

說話間已經到了城東頭。

前麵,看熱鬨的百姓和士兵已經堵住了道路。趙玉林下去後盧華才就勸他回去,這裡人多,太複雜,他擔心起趙玉林的安全了。

但是, .kansh.com眼前的老百姓見到有大官人來,立即圍了上去,將幾輛大車圍在中間大呼官老爺作主,請青天大老爺為草民作主啊。

盧華才的衛隊長上去對著他耳語,立即被華才一把推開,一臉憤怒的叫大聲給指揮使報告,向三少爺稟報。

衛隊長一愣,馬上啪的一個立正報告:乃是此地大車行董家的少爺看上了正在進膳小娘子,這廝上去搭訕調戲時被拒,老羞成怒的罵人、打人、傷人啦。

周圍的百姓早已憤怒了,七嘴八舌的大吼,東邊一個說:哪是在打人呐,簡直就是在殺人,那賊人逮著傢夥就往人家身上招呼,見人就打,可是嬌滴滴的小娘子呐。

南邊一個又說:大官人明鑒呐,那廝就不是人,是頭野騾子,拽著人家小娘子的頭髮拖著走,邊走邊打呐,小娘子叫的慘呐,誰都聽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