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惠卻是一聽就暈倒了。

瑪雅,這土匪頭子太他媽厲害了,一口氣就給她送兩個娃來。

她哭天喊地的要弄死肚子裡的野種,大碗大碗的吃藥就是拿不下來,她又用長長的布條緊緊纏在腰間,那肚子還是不守約束的頑強變大。

王家人急了,這閨女還在家裡就生娃,可是傷風敗俗的笑料,對大戶人家來說可是重大打擊了。

王老爺燒儘腦細胞要給自家女兒找個接盤俠。

再加上官府要賣碼頭,那可是王家苦心經營了十幾年的產業,現在的碼頭被趙玉林改造之後,上下貨運非常的省事又方便,他如何捨得交給彆人,那可是流淌著銀子的地呐。王老爺恨不得自己找到關係,砸鍋賣鐵的籌錢將碼頭拿下了。

兩麵夾擊之下,王老爺突然老了二十歲,走路都有點步履蹣跚了。

江南翠屏山,趙玉林的小娘過江來了。

她懷裡還抱著個不滿一歲的娃,但是按照輩分,趙玉林該喊弟弟了。

他小娘看到煥然一新,欣欣向榮的新城簡直驚呆了。一進門就嘴巴甜甜的喊著三姐,四姐,稱道三姐好福氣呀,生了個聰明能乾的三哥兒。

趙玉林請三位媽媽入席,馬靈親自端上來烤好的叫花雞,陳曉敏給大家倒上五穀豐,她看著美豔絕倫兩個女孩子發愣。

趙思涵不滿她這個小娘,說都是他哥的媳婦,天天在一起呐,有啥好看的?

趙玉林趕緊瞪了他妹子一眼,小姑娘根本就不怕,和他哥對視起來,兩個女子反而把頭埋下去了。他小娘馬上誇起兩個未過門的媳婦來了,連說三姐當真好福氣。

趙思涵更加嘚瑟的說:就這算啥?

我哥多的是小娘子喜歡,還有那會耍寶劍,像飛仙一樣殺人的吳姐姐冇來呢。

趙玉林聽到後立馬和美女一樣將頭埋到桌子下麵去。

陳曉敏開始吼趙思涵了,拉著馬靈兒問她還有完冇完?已經有兩個嫂嫂疼了還嫌不夠,要好多嫂嫂疼她才滿足啊?

她娘趕緊岔開話題,叫小妹嚐嚐靈兒的手藝,可是掌櫃親自下廚,正宗的叫花雞了。

酒過三巡,他小娘開始抽泣訴苦了,說趙家生意一落千丈,如今碼頭又要易主,家裡都快揭不開鍋了,三哥兒就不管管?

趙玉林覺得他這小娘當真是演技一流,堪當影後了。他也不拆穿,說碼頭買賣是官府的大事,他何德何能左右。能在這裡做好自己,不給趙家添亂就很不錯了。

他娘是個軟心腸,一聽五房訴苦,臉上就著急。他四娘倒是精明人,笑眯眯的說小妹是在說玩笑話啦。家裡不至於像小妹說的就如此不堪了吧?

到底有啥事需要三哥兒辦的?小妹不妨直說。

他小娘才說不是三哥兒老不回去嘛,主君牽掛呢,如今碼頭又要賤賣,心裡急,茶飯不思,已經臥床不起了,欲叫三哥兒回去看看。

她話還冇說完又在抽泣了。

趙家是趙玉林肉身的家,和他冇得直接聯絡,再加上他一過來就冤冤枉枉的成了趙家棄兒,本能上產生了牴觸的情緒,哪還有要撿個老爹來供著的想法。

他說回去就算了,他會給碼頭勞工社打招呼,保證趙家的東西一樣不缺。生意上這樣做嘛,江北城裡的來往布匹營生咱娘都不做了,隻做這宜賓城以外的營生如何?

他娘聽他說完一個勁兒的點頭,新城這邊做的商貿大多都是轉口貿易,那些過江來淘貨的百姓雖然擋不住,但是不發貨過江她是能辦到的。

小娘聽著歡喜了,心道三哥兒總還是趙家人,記掛著趙家在就好。

一家人吃完飯散去。

趙玉林回到書房,見魯有朋急匆匆過來,伸手遞給他一張小紙片,趙玉林再看。

魯有朋說徐通判哪會領兵打仗,這下麻煩了。

原來,情報顯示徐通判領兵去江南平叛,還冇走到淩霄山就被迎頭打了個伏擊,雖然折損不大,士氣卻大受影響,他急於立功,隊伍拉到淩霄山立刻就打了兩仗,冇撿到便宜不說他自己還受箭傷了。

趙玉林很滿意魯有朋專做情報蒐集,進展很快的。他說這些訊息叫雷滿和朱先生曉得,南邊怕要亂起來了,必須要有所防範。

魯有朋說最近花費很大,有點不好意思找賬房要錢了。

他說這些開銷的是必須的,不要想那麼多,順風處可是咱神威軍的眼睛和耳朵,該花的必須花。

趙玉林叫他建立網點的時候注意增加造血功能,那些客棧,飯店,行腳行的投入要解決打探訊息和賺錢的問題,隻有真正營運的商家、店鋪纔不被人懷疑。

魯有朋點頭稱是,告辭離去。

江北的縣衙,主薄楊誌善匆忙回來了。

楊誌善進去猛喝一口茶,歇過氣後說已經如實報告知府,回來的路上他在犍為吃飯,看到翠屏晨報的文章,有點意思了。

他將報紙拿出來遞給縣令陳芸。

縣令說他早已看到,這個趙玉林不簡單啊,他這是在給管家遞刀了,要用軟刀子去殺相爺呐。這是在說當今聖上被史家關進了自家院內,成了傀儡、木偶啊。

那還了得,史相看了怕要氣得吐血旺了。

楊誌善說當今世道誰不曉得史家一手遮天,那又如何?縣令說他早有耳聞,官家已過而立之年,難道還想在宮中賦閒終老?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楊誌善問下一步當如何做?

縣令說靜觀其變,做好城裡商戶的安撫穩定再說。

這時,許知府來人叫縣令去議事。

等陳芸去了,知府無精打采的說軍報徐通判淩霄山剿匪失利,損兵折將,他自己還受了傷。欲調神威軍前往增援。

縣令說神威軍剛打下登高山,趙玉林又在碼頭上惡鬥毛賊受傷,怕不好調遣啊,還是多抽調些府兵的好。

知府曉得,趙玉林這是受的他許家和史家的氣,他自己還搭上乖乖女兒呢,想著那一堆爛事就覺得憋屈。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他冇好氣的說還能抽調的就是雲頂山一線的兵馬了,那裡也有匪患,一旦兵力空虛,雲頂山的土匪必然坐大,危害鄉裡,斷了大江航運如何得行?

縣令說他聽聞神威軍已經在那一代活動,不如就叫神威軍前去協防,尋機殲滅之,叫府兵專注於淩霄山之匪患。

他說眼下神威軍已有十條大船,來往運兵也是便利。

此時的許知府根本就無心理政。他剛死了女兒,還不便聲張。又恰逢用人之際,更不可能讓那些村寨門口站崗的團丁鄉勇去送死,便不與縣令爭執,發下了軍令。

翠屏新城裡,趙玉林接到陳顯訊息,鐵桶炮做出來了。

他叫上雷滿和朱從文一起去試炮,陳顯熱愛火器,給了他這個思路之後,他一口氣就做出了大大小小四門炮來。趙玉林看著就樂了。

雷滿盯著地上如桶狀的奇怪傢夥問有何作用?

朱從文告訴他作用可大了,他們退後到安全地帶,陳顯就迫不及待的叫工匠開炮了。

隻聽得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前方的場地已經被炸得飛沙走石,煙霧瀰漫,似煉獄一般。

待工匠收集數據回來後,朱從文說實戰時就用不著這麼多的口徑的桶炮了,會增加現場製造藥餅的難度,耽誤時間。

趙玉林點點頭,指著那些桶炮說可以做兩個型號的桶炮,一個是把口徑儘量做小,讓炸|藥包飛的儘可能遠點。一個是把口徑適當做大,讓發射出去的炸|藥包儘可能重,發揮最大威力。U看書 www.ukansh.com

接著他說安全很重要,這種炮非常危險,很容易炸膛,必須在外圍套上幾道腰筋,還要試出桶炮的極限使用情況。

朱從文看著剛纔的最遠拋射距離也就在兩三百米的樣子,說射程還是短了些,那個投石機還不錯,若是能小型化,再做些改進就好咯。

趙玉林點頭,給陳顯說投石機大了搬不動,小了冇得用,全靠師傅們動腦筋了,最好做個能現場快速裝配的傢夥出來。

雷滿根本就想不到會有這麼好的效果,心情大悅,要獎勵師傅們吃一台叫花雞、喝五穀豐。趙玉林哈哈大笑,說五穀豐絕對管夠,今後要形成一套製度,翠屏鬼穀每搞出一個新東西都要獎賞。有重大立功的要大獎重獎。

晚上,陳忠順說要出酒了,這次用新式天鍋釀酒,鍋大、量多,速度大大加快,他考慮到更多酒商的需求,將頭酒與尾酒勾兌,再加入些許天然山泉調出一批量大、度數低,成本小的酒低價銷售。

趙玉林說他的思路正確,這樣就可以做出高、中、低三個檔次來滿足大家的消費需求。叫他把最好的還是叫五穀豐,中等酒取名叫成義玉液,下等酒喚做成義燒,定十兩,五兩和二兩的價格銷售。

他說那個二兩銀子一斤的成義燒滿足大眾需求,絕對好賣,要用大罈子裝。

次日,成義燒房出酒的訊息就和翠屏晨報一起飛快的流傳了出去,周圍等著的酒商迅速趕來,有了三個梯度的新酒,酒商們更加歡喜,擠破賬房的給錢拿酒。?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