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滿立馬叫新組建的衛隊趁著黑夜走攔江鐵索泅渡過江,潛伏到公事房的岸邊去以防不測。

城裡,史公子心裡有火,在許府繼續擺酒嗨皮,許衙內繼續給史公子上偉哥,說那五穀豐的陳家,招了趙家棄兒趙玉林為婿,那陳曉敏小巧玲瓏,可水靈了,叫花雞掌櫃馬靈兒也嫁給了趙玉林,真是一朵朵的仙花都插到了牛糞上了。

剛剛趕來舔屁股的王德義說還不止這些呢,那叫花雞,五穀豐和九香玉露都是趙玉林的,他一個棄兒把啥好事都占儘了。

史公子氣得牙癢癢,王德義猥瑣的說不過那馬靈兒一個人在碼頭的公事房住,就不怕半夜有人那個,那個……

王德義做了一個越牆而入,餓狼跳上床的動作,一桌子的小淫賊立即會意,嘿嘿嘿的邪笑起來。

史公子說那還不簡單,叫他的侍衛走一趟,把人裝進麻袋弄回來不就爽了?

許衙內立馬說怕有難度了,公子難道就冇看到她後邊還有一個持劍的狠妞兒?

史公子嘿嘿一笑,說還是仙女呢。簡單啦,兩個都抓來不是更妙。幾個少爺公子會心的放聲大笑。

眼見天已經黑下來,史公子拍了兩巴掌,屋外立即進來一個侍衛,史公子交代之後叫許衙內著人去打開城門提供方便。

於是,一個華麗的菜花大盜突擊隊就產生了。

趙玉林叫夏頂天注意守好吳雨琦,熄燈睡覺。

下半夜,夏頂天進屋將他弄醒,說客人來了,他趕緊過去叫吳雨琦,小女子卻是正要來找他,原來人家一直冇睡呢。

三個人退到外側兩個執事居住的偏房,趙玉林安頓好吳雨琦後出去打探,兩個賊人來到馬靈兒和吳雨琦居住的房前,焚香朝房裡吹氣,

仙人闆闆,當真是臨安來的高手,連這種上迷香的專業手段都用上了。

趙玉林心中暗罵,轉回去對這吳雨琦如此這般的耳語交代後,她帶著夏頂天出動了。

隻見吳雨琦進入院子中央突然現身,大喊哪裡來的毛賊?

那兩個還在視窗專心致誌焚香吹氣的毛賊頓時瓜了,轉過身來看人,吳雨琦和夏頂天立即像他們擲出霹靂彈,轟轟兩聲炸響後史公子的兩個高手立即成了吳雨琦她們倆的待宰羔羊,被打的哇哇直叫。

這時又從外麵跳進兩個毛賊,第一個手持判官筆的毛賊剛落地,第二個還在牆上趙玉林就發招了,他將捏在手裡的一坨稀軟麪糰突然拋向牆上持劍的毛賊,隨即向地上的判官使出一記掃堂腿,那判官立足未穩就趕上趙玉林這麼一腳,立即往後退,正好撞上從牆上掉下來的持劍客,兩人來了個仰麵跌羅漢。

兩個毛賊趕緊要爬起來。

趙玉林根本就不和他們打太極,隨手拋出了霹靂彈,

一聲巨響之後,吳雨琦和夏頂天收拾了前麵的兩個毛賊已經轉過來,趙玉林看到一群衛士出現後叫立即將這四個毛賊亂棒打死,

公事房這邊馬上就熱鬨起來了,

天亮之後,馬靈兒趕過江來,正好帶著吳雨琦和碼頭上的一幫勞工哭哭啼啼的將四個賊人送去縣衙。

馬靈兒和吳雨琦悲悲切切地哭訴賊人進公事房偷盜,她們為保護稅銀和歹徒拚命搏鬥,用了江湖上的霹靂彈纔打敗毛賊。要不是她倆害怕,提前埋伏了碼頭護衛,縣令大人就看不到她們兩個大活人了,唔唔。

縣令叫仵作上前查驗屍體,仵作看到他們身上臨安軍爺的身份頓時大驚,主播楊誌善上去看清楚之後已經猜出一二。

這時,許衙內領著史公子衝進來了,他一進去就叫縣令將馬靈兒抓起來,告他殺害官軍,罪不可恕。

馬靈兒哭鬨說她一個弱女子如何殺得了四個軍爺,這四個毛賊分明是盜了軍爺的身份,半夜偷偷摸摸來公事房乾缺德的,他們身上還帶著迷香和麻袋,顯然是要圖謀不軌,如何說他殺害軍爺了?

哪裡來的軍爺呀?唔唔。

難道是官軍裡麵藏著害群之馬,偷跑出來禍害小女子,搶劫稅銀了,唔唔,大人可要為小女子做主啊,唔唔。

馬靈兒長期在叫花子堆裡混,對於一哭二鬨三上吊這種打悲情牌的手段可是溜熟,跟來的勞工們又在衙門外麵呼號,不斷放大她的效果。

縣令為難了,楊誌善小聲給他說得趕快壓住,否則麻煩大了。

陳芸立刻叫來許衙內嚴肅的斥責道:“說實話,咋回事?否則老夫可不管了,讓門外的百姓去州府找你爹斷案。”

許衙內擔心火燒到他爹那裡,隻得如實說了他們昨晚的苟且之事。

縣令聽了頭都大了,連說荒唐,簡直就是膽大包天。

主薄楊誌善說這事需快刀斬亂麻,就說是毛賊碼頭行竊,被護衛隊在抓捕過程中被打死最好,否則如何了結?

縣令將史公子請進後堂,說仵作已經驗明,毛賊半夜闖進碼頭公事房行竊,被碼頭護衛抓捕打死,定是他們盜了公子手下人身份,如此結案方可免去諸多麻煩。不然,要是節外生枝,本縣隻有如實上報臨安了。

史公子這時也醒轉來了,垂頭喪氣的帶著自己人回去。

此時,趙玉林已經坐在竹林吃茶了。

昨天半夜他處理好一切準備離開,卻見一個老者攔住去路,連呼哥兒好手段,不動聲色就滅了四個狗腿子,就是不謝過他的報信之恩?

趙玉林警惕地問他是何人?

究竟有何事?

老者說他用丐幫的叫花雞掙錢,也不感謝一下主人家。

趙玉林看著月光下熟悉的打扮,心道莫不是遇上洪七公了?

便說他的叫花雞和老爺子的叫花雞是兩碼事,味道都不同,他問老者何時吃過如此美食?

吳雨琦驚喜的說就是這位老人家幫了大忙呀。

老爺子哈哈大笑,說居然還曉得他老頭子。拉著趙玉林去竹林的臨江亭坐下,要再吃過叫花雞。

他笑著說:“小子還曉得您老打南邊的大理回來,要去北地收拾您那幫徒子徒孫呢。”趙玉林胡亂猜測起來。

“哦,小哥真乃神人呢。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還曉得啥?說來聽聽。”老頭子像個小孩一樣圍著趙玉林團團轉,叫他快些說。

趙玉林隻有撿大事說了,他告訴老者再過幾年金國冇了,蒙軍和大宋直接麵對,到時候宋人日子更加難過,仗有的打了。

老爺子覺得有的玩了,問他還有呢。

他說北邊的丐幫不團結,老頭子再不回去主持大局,丐幫人自己殺自己,怕就要四分五裂了。

老爺子聽他這一說,嘴裡含著的雞腿不動了,稍息,他抱起桌子上的五穀豐說這頓飯算小哥兒請客,告辭。

這老傢夥做事當真乾脆利落,話剛說完,人就不見了。

馬靈兒和吳雨琦興高采烈的來到竹林,大呼解氣,算是給小林子報仇了。接著就呼喚段小林上叫花雞,五穀豐,要和趙玉林再吃過。

趙玉林說他都吃飽了,吳雨琦說他還是夫君呢,都不陪自家娘子吃飯?

馬靈兒立刻假裝抽泣,說自己好可憐,成心要和夫君吃個飯,人家都不給麵子,唔唔。

趙玉林立馬叫打住,讓段小林快些送上來,叫掌櫃的吃開心咯。兩個美女也是餓了,一隻雞呀,趙玉林也就隻吃了一隻雞腿,最後居然一點不剩。

許府,史公子回去後大發雷霆。

一晚上就叫他丟了四個跟班,還都是他手下的得力乾將,平時少不了幫他乾些男盜女娼之事呢。他去偏房找到一個老者說:“汪公,晚上您老走一趟,讓本少爺出了這口惡氣。”

老傢夥點點頭說小事一樁,看他的。

史公子出來,看到後院門口一個妙齡女子一閃而過,尋跡跟蹤過去,見小美女進了一間精緻雅舍。U看書 www.ukansh.com

他這兩天見了馬靈兒尤物般身段卻冇能搞到手,再加上許衙內添油加醋的誇張描述,把他身上的邪火燒的如鍊鋼爐一樣,他纔不管這裡是知府家還是王爺家,隻把當成自己家了。

史公子立即尾隨,跟了過去。

稍後,那間小院裡便傳來掙紮,叫喊和唔唔、伊伊的聲音。

一盞茶的功夫,史公子提著褲頭溜出小院回去,院子裡立即跑出個丫鬟跌跌撞撞朝前院去了。

許知府的老婆得到史公子強女乾了她小閨女的訊息頓時感到天旋地轉,她清醒過來後立即叫人去將老爺請回來。

許知府回到靜悄悄的院子,聽了他老婆講述,再去小院裡看到自己發瘋似的小女兒如受到雷擊一樣倒下,看上去立馬就老了十歲。

他發怒了,叫人將許衙內喊過來,衙內到堂都還睡眼迷離的,聽到他妹子被史公子給那個了,立即清醒過來。

許知府的老婆問如何是好啊?

許知府已經知曉了昨晚碼頭髮生的事情,絕對是史公子乾的,今天又是女兒受辱,這娃太混賬了。

但是,木已成舟。

必須遮醜。

他說為今之計隻有叫史公子將小女娶了。

許衙內一聽,這樣好啊,許家和史家不就攀上了?他興沖沖的就去找史公子。

史公子回房後有點後悔了,這是在州知府的家裡呀,怎麼就管不住自己下麵的這個狗東西呢,竟猴急猴急的將知府女兒給辦了。

要是許家堅決不認,該如何是好??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