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玉林坐鎮永善寨靠前指揮後魯師傅的手癢了,要親自領兵南進東川。他叫老魯忍著點,穩步推進,咱們不是真的要和大理國開戰。

此時的神威軍新軍和十年前的裝備相比已經是大不相同,火鳳凰帶領的前鋒五千人馬就屬於最新編練的隊伍,火力上已經相當於後世的一個加強團。

士兵都有標配的神臂弩,已經實現了彈夾式裝填箭矢。由於道路路況太差的因素,大量裝備了迫擊炮。這個傢夥被翠屏山造的拆卸方便,整體重量大幅下降後三名兵卒就可以扛著炮和三發炮彈走起,能隨時保證火力支援。

新軍已經配備了火銃大隊,這種火銃有點類似於小鬼子的三八大蓋,子彈口徑大,殺傷力超強;槍身做得特長,便於近戰肉搏拚刺。

新式的手瓜雷拉火裝置更加穩定,威力更大,每個兵卒身上就背了四顆。

特彆是有火鳳凰親自領著衝鋒在前,兄弟們一個個的乾勁大了,嗷嗷叫的跑起來。

沿途的各部落早就羨慕神威軍治下的清廉社會,他們的孩子還多在新市的書院就讀,把神威軍掌控的地方描繪的如人間仙境。

所以神威軍一出現,這些百姓、酋長的立即就打開了寨門歡迎神威軍進駐,送米送肉為慰勞新軍,有的酋長還求著鳳凰留下駐軍,不許走呢。

但是,危險也來了。

火鳳凰領著五千兵馬就殺到建昌,她跑得太快屬於孤軍深入。南邊的酋長跑去給她報告:不得了啊,大理軍正通過鐵礦溝的渡口北上,人數不下兩萬人,前前後後的根本就看不到頭尾。

火鳳凰當然明白,這是大理國派出援軍來支援他們的建昌府啦。

她的前鋒軍一路走一路留下兵馬鎮守城池、交通要道和補給點,到這個時候跟在身邊的已經不足四千,而敵兵少說也在兩萬人以上,大家都是一臉緊張的看著火鳳凰了。

鳳凰卻是胸有成竹地說不怕,大理國都出兵了,咱們新宋國肯定不會閒著,曹大將軍的人馬應該快到了,著人向北細細打探。

果然,小半天的功夫訊息就來了。

大將軍曹友聞提兵兩萬直撲建昌府,追著高盛的叛軍連擊兩場,這股流寇已經不足兩千人,惶惶如喪家之犬的逃進了建昌城。

火鳳凰立即趕去和曹友聞彙合,咱們的曹大將軍看到火鳳凰開森了,意氣風發的說他一路換馬追擊,腳下不停的趕來就是要給弟妹報仇雪恨的,隻需他的兩萬精兵便能拆了建昌城。

火鳳凰笑哈哈的謝過老曹,告訴他這裡有翠屏山新編練的三千五百兵馬,隻是迫擊炮就帶了二十門來。

老曹樂嗬了,說他哪裡想得到玉林小哥打仗越來越闊氣了。

正在這時,傳令兵送來了趙玉林的信函,告訴他們建昌府重要,但是南邊出玄鐵的鐵礦溝更重要。魯師傅已經出永善威脅東川郡,他認為這一仗拿下建昌和會川,奪得金沙江邊的鐵礦溝纔有意思。

老曹一拍腦袋說:“哎呀,他咋就忘了。那玄鐵礦可是咱們製造上等武器的最佳礦石。”

火鳳凰看到趙玉林到永善寨做她的後盾開森啦,這就要領兵前去迎戰大理援軍,占領會川府,奪取渡口處的鐵礦溝。

老曹擺擺手說何勞弟妹出手,叫都百越跑一趟便是。

都百越立即充滿期待的向火鳳凰保證,一定能擊敗大理軍,為神威軍拿回大鐵礦。

火鳳凰手癢很,也想打仗呢。但是老曹都下令了,她隻好作罷,叮囑百越辦得漂亮了。

隨即就把她的前鋒大隊交給百越帶。

老曹說他這裡能跑的人馬也不多,先給他八千,就是一萬打大理的兩萬了。

都百越激動的馬上立正敬禮,給他倆保證完成任務。

看到都百越離開,老曹才歎息一聲說當年他執意奉旨西征,就隻有百越一人跟著他去洛陽,不料卻真如玉林哥兒說的弄了個慘敗,害得百越被哥兒冷落去翠屏山練兵,一擱就是好幾年呐。

這個事情,火鳳凰是非常清楚的。

當年臨安的皇帝下旨兵進洛陽,趙玉林認為時機不成熟冇去,是曹友聞將軍領兵出的崤函道。

都百越不顧趙玉林的委婉勸止,領著三縱跟隨曹大將軍西征洛陽,儘管打得很勇敢,指揮也冇錯,卻讓隊伍損失大半。

三縱還是火鳳凰帶過兵,是鳳凰親自交到都百越手上的呐。

洛陽戰敗,趙玉林很生氣,都百越自知罪孽深重,自願解除軍職,是玉林哥兒叫他去翠屏山軍營訓練新兵,磨性子的。

火鳳凰說是金子總要放光的,百越還年輕,玉林哥是叫他多磨磨性子呐。這不就在起用他帶兵了嘛。

火鳳凰嘚瑟的告訴老曹,她帶來的新軍火器配置大大加強,隻是迫擊炮就有二十門,還有編製齊整的火銃大隊。

老曹歡喜了,十分羨慕的說他的一萬人馬還隻有二十門炮呢,新軍厲害。

火鳳凰說這是按照玉林哥新編軍隊要求配置的,他說各國都在加強火器,未來的縱隊要普遍配置迫擊|炮,裝備赤衣大|炮。

老曹點點頭叫鳳凰歇著,他去巡查防禦,建昌府也是一座不小的城池,老曹手裡還剩下不到五千兵,隻有先圍起來等待後援……

大理國這時才慌了神,建昌府方向的危險還冇有解除,永善寨方向又出現宋軍入境,要是叫神威軍一舉拿下東川,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這就截斷了東北部所有郡縣的聯絡,等於丟掉東部的屏障啦。

不僅如此,廣南西路的神威軍也在向最寧鎮進軍。連大越國也動了起來,小陳朝出手更狠,派出大軍想一口就吃下肥的油流的南邊玉石礦區。

那些部落首領就像喂不飽的狗,誰給好處跟誰,轉眼就投靠了大越國。

段行智還在廷議呢,高家和柴家都說首先得穩住北方的強鄰宋國,哦,不,應該叫新宋國了。新宋國的神威軍實在強大,要這樣打下去咱們很快就會丟掉大片領土,甚至亡國都有可能。

段行智這是才明白,神威軍,新宋國可不是隨便惹得起的。

這時,小黃門遞上永善寨送來的國書,神威軍指揮使趙玉林要求大理交出害人精大少爺,還政於前朝皇帝;大理軍退出金沙江以北,隔五十裡駐軍,金沙江沿線五十裡以內為大理和新宋兩國的軍事緩衝區。

趙玉林要求這些條件一樣都不能少,否則神威軍將占領東川,拿下大理東北的所有郡縣,兵峰直指他們的善闡府。

老高家的家主立即噴出了一口老血。

這第一條就難以辦到,大少爺是誰呀?不就是坐在龍椅上的現任皇帝段行智嘛,在段家後堂都是這樣稱呼他的,大理不可能將自己的皇帝交給新宋國任其處置。

柴家高喊:打,一直打下去,直到全國玉碎。他纔不相信新宋國有多少兵馬,敢於同時在南北對抗兩大軍事集團。

但是,下麵的一幫臣子急呀。

這個大理國除了西麵涉及吐蕃的領地冇有兵災,周圍都是硝煙瀰漫,可以說是四麵楚歌了。

神威軍魯有朋部已經占領東川,事實上隔斷了大理和其東北部的聯絡,他們要吃掉這一塊就是分分鐘的事情,這個態勢給人的感覺就是神威軍勇不可擋,兵峰直指其首府大理,國家已經岌岌可危。

廣南西路的神威軍在嶽飛後人嶽梃的帶領下進軍最寧鎮。

大越國還在南邊不停的拱火,顯然是在趁機打秋風。大理要想集中兵力硬抗住神威軍,那麼南麵的大越肯定就會趁虛而入。

段行智雖有大膽,卻冇有治國的大智慧。四方為難襲來他已經慌了,正在糾結猶豫,一聲“阿彌陀佛”的佛號長宣,隻見天龍寺的武僧魚貫進入了皇宮大殿。

眾人立即拜倒在地上,有武僧已經上去將段行智拿住,用精鐵打造的鐵鏈捆了起來。

天龍寺在大理國就是國寺,曆代君主退位後全在那裡修行,祈禱上蒼護佑大理平安,有著極高威望,U看書 www.sh.com但極少有強行出頭乾預朝政的。

住持長歎段家家門不幸,出了一檔子大逆不道,不忠不孝的子孫,宣佈將段小林他爹送還,護著被逼無奈退位的太皇重新坐到了龍椅之上。

朝堂上的臣子立即跪倒在地山呼萬歲,萬萬歲。

段小林他爹無奈的說他已經身心疲憊,不想再做啥皇帝,九五至尊了。然而周遭兵至災禍起,又不得不扛起這千鈞重擔。

他以為,為今之計不是和新宋國對抗,應立即召回建昌府的所有官吏、兵馬對抗大越,派出使臣出使新市和新宋國修好,要他們退兵。

朝堂上的大臣不乾了,退出建昌府?

這是多大的一塊地盤啊,可是大理經曆了百年纔有的基業,如何麵對列祖列宗?

小皇帝說:他們一直以來對神威軍就是虛情假意的不真誠,將原本好好的睦鄰關係給搞砸了。

現在強敵就在眼前,建昌府肯定丟了,會川能否守住都是問號,索性都給新宋國,反正也冇在此二府得到多大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