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行人來到草堂,偌大的書院工地上工匠們就像蜜蜂一樣的來來去去,上上下下的忙碌著。

房子已經蓋上青瓦,工匠正在趕著砌牆,築路,完善下水道。師傅們說眼看就要過年呐,他們都不願意休息,要接著趕工期呢。

李公有點為難了,說大過年的咋行呢?

趙玉林以為,有的工匠是單身,有的離家太遠,這一類師傅可能還真的願意留下來乾。他提議好好收集一下情況,將願意留下來的師傅組織起來趕工期,接著乾。

他笑嗬嗬的對著趙飛燕說禮部要舉辦過年的禮儀,到時候就請師傅們都一起來樂嗬樂嗬。

現場的工匠們歡喜了,這是三少爺在請他們看大戲呢,真是聞所未聞。

出來,他當著李公的麵說咱飛燕的事情也是多著啦,替李公分憂就是第一道,還要把自己給嫁出去呢。

趙飛燕一臉通紅,幽怨的看著他。

連李公也是愣愣的,不曉得他在說啥?

他說明年二月二,龍抬頭呐,好日子,咱們把婚事辦瞭如何?

趙飛燕立馬開森啦,輕輕一點頭後捂住小臉馬上爬上馬車走啦。

李公笑哈哈的說他佩服哥兒的求親方式了,做啥都是不經意,笑哈哈的說出來,真是有趣了。

趙玉林曉得,這老頭兒是在說他做事說話太隨便,連婚事都這樣的不正經了。

他淡淡一笑說:還夠得李公費心呐。

回去,吳雨琦已經等在屋裡。

她小聲告訴趙玉林,高麗國王子王典化妝到了成都。

趙玉林當即一愣,茫茫然的不曉得這個半島王子冒險跑到成都來乾啥?

吳雨琦笑嘻嘻的說人家大王子就是為了見上哥兒一麵呢。她已經做下交代,等王子接受了李大人的召見之後再安排見麵。

高麗,這個不大的小國先前是大宋的屬國,一直奉宋國為中原王朝的正宗。然而後有遼朝,金朝層出不窮的更迭,高麗打不過強鄰,宋國也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逼被的一而再,再而三換老大稱臣,如今已對著大蒙古國喊爹了。

然而,高麗的一幫武臣還是不願意甘當亡國奴,特彆是做北方蠻夷的兒臣更覺得憋屈。他們一直在自強不息,尋求獨立。

趙玉林還在和吳雨琦一起熟悉高麗國的情況,李公府上已經來人請他去了。趙玉林來到李府見王典和他的隨從已經露麵。兩廂見禮之後,他問王子不遠萬裡來到成都,所為何事?

王典用流利的漢語客套一番後說他仰慕三少爺,神威軍的趙指揮使,特地從臨安趕來蜀地一見。

瑪德,趙玉林接連吃了兩個驚。第一驚是他簡直想不到,半島王子居然會一口流利的漢語,這說明漢文化真是深入高麗王朝的人心。

第二驚是驚訝自己美名遠播了,連半島王子都要到成都來一睹風采。

王典笑嗬嗬的說冇想到蜀地竟然是如此繁華,遠勝臨安。他就納悶了,西蜀如此富庶,為何就不厲兵秣馬,扛起刀槍擊敗蒙軍呢?

趙玉林看著十幾歲的小王子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蒙軍不是說滅了就能滅了的。

就好像高麗國雖小,也不是蒙軍一戰就能滅國。

半島王子身邊的隨從立即怒眼圓睜的看著他,大聲說:“高麗雖小,休得侮辱。”

哎呦,這個人有點脾氣呀,就許他們說大宋的不是,不許趙玉林揭高麗的傷疤?

李公立即在中間調和,他說趙指揮使並冇有羞辱之意,這和王子講到的大宋實情是一個道理。

半島王子揮揮手,示意他的隨從退下。誠懇的說他就是仰慕神威軍的趙指揮使獨自訓練新軍,扛起大宋抗擊蒙軍的大旗才冒險來到川蜀的,就想聽聽三少爺如何抵禦蒙古國欺淩的高見。

趙玉林吃了一口茶說蒙古國看是強大,其實也快到了分崩離析的邊緣,不用那麼懼怕的。

蒙古人有個曆史發展規律,就是他們每一代大汗死了之後下麵的大小王子都要舉起刀劍你死我活的去爭奪汗位。一個國家就好比一個人的身體在成長,他們這樣一折騰,等於是一個健壯的人大病一場,實力定會削弱不少,咱們總有機會擊敗蒙軍的。

半島王子問他:此時呢,此時蒙古強大,普天之下均不是蒙軍對手,又當如何做呢?

李公打斷了半島王子的談話,他不認為全天下都不是北蠻的對手,至少還有神威軍作為中流砥柱在與蒙軍相抗。

趙玉林笑嗬嗬的說還有高麗國也在和蒙軍周旋嘛,貴國的高宗皇帝坐鎮島上調度三軍抗蒙,蒙軍也是毫無辦法的。

半島王子的隨從立即大聲說他們的國王至少還在島上統禦江山,大宋皇帝卻是已經去了北海牧羊。

這是此人認為趙玉林剛纔在羞辱他們,說高麗國皇帝逃到了島上,拿大宋皇帝被蒙軍俘虜做反擊了。

小茶廳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尷尬起來,李公冇好臉色的看著高麗的客人了。

趙玉林笑嗬嗬的說大宋皇帝被虜,的確叫大宋國很失顏麵,不但如此,魯王還強行送了個偽帝到臨安,這些都是宋人的恥辱。

不過,咱們川蜀建起了新宋共和國,拒不承認一切不平等的條約,更彆說臨安的偽帝。王子就看著吧,用不了多久神威軍就會將新宋國的旗幟插到大蒙古帝國王庭的大門口。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半島王子的隨從傲慢的說還是打算眼前吧,蒙軍勢大,正在四處攻城略地呢。

李公很是不爽了,再怎麼說宋人還是他們承認的正宗呢。他冷冷的問:“鄭將軍有何好主意?”

半島王子曉得他的下屬太失禮了,連忙說他來川蜀,就為請教趙指揮使大人的呢,哪有啥好主意?

眼下山河破碎是實情,趙玉林雖然不計較這些,也不想和他們交流了,淡淡的說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眼下蒙軍勢大,正四處搶劫,明年很有可能就要到高麗國去呢,王子也不用在這裡耽誤時間,還是早些回去好。

半島王子聽到趙玉林下逐客令,當即愣住了。

他繼續講:貴國的以山城和島嶼為依托,憑險據守的方略是正確的,眼下他也冇有啥妙招。來者是客,新宋這裡也冇有啥好東西相贈,就請回程是去嘉定府看看神威軍的神臂弩吧,順風處會再送一份新式火|藥的配伍相助抗蒙。

送走了客人,李公有些不悅的嘀咕真是小國寡民,心胸竟然如此狹小。

趙玉林說人家看到咱們丟城失地的,連皇帝都做了階下囚會有啥好臉色?

他是在實話實說,高麗國眼下隻能逃到島上延續國運,運用山林躲避蒙軍騎兵的進攻。

他請李公無需掛懷,更不用和這些小事計較,他日咱們強大了,高麗還不是一樣的對著咱們納貢稱臣?

趙玉林讓吳雨琦給魯師傅傳信,送給半島王子一些專為神威軍特戰隊製造的神臂弩,將青城派的火|藥配伍也送給他們。

這個配方反正蒙軍已經有了,就公開出來大家用,那高麗國得了之後多少還能幫助咱們消耗掉一部分蒙軍呢。

半島王子剛回到驛館就給鄭將軍發火了。

他說自己千辛萬苦的來到蜀地,已經看出西蜀和臨安大大的不同,三少爺講咱們的事都是實情,言辭懇切,冇有羞辱咱們的意思,為何要弄得不歡而散?

鄭將軍是高麗武臣世家的弟子,屬於火爆脾氣型,不是因為他忠實能打,半島皇帝是不會叫他跟著王子出使宋國的。

他聽不得誰說自己的國家弱雞,立即就上了火氣,叫半島王子想在趙玉林這裡得到新武器軍械的希望落空了,心裡很是不爽。

三十而立的鄭將軍馬上給半島王子認錯,說他這就去給三少爺道歉,請三少爺原諒他的魯莽,支援他們和蒙古野蠻人鬥。

半島王子歎息一聲說已經開罪三少爺了, www.ukansh.com他不要臉高麗國還要臉呢。覆水難收,罷了罷了。

次日,這兩人正要離開,卻聽得驛丞大喊:中樞院副主任李大人到啦。跟著就見李公和一位年輕的小娘子走了進來。

李公笑嗬嗬的介紹禮部副使趙飛燕,新宋國的小公主,三少爺的未婚妻給他們認識,說是三少爺特意安排他們來送行的。

趙飛燕笑盈盈的告訴半島王子,指揮使大人有急事已經離開成都,委托她將咱新宋國研製的火|藥配伍送給王子殿下。

隨即便有侍女遞過來一隻紫檀錦盒。

王子一臉驚喜,立即雙手接過收好。慚愧的說是他們無禮,惹三少爺置氣啦,請兩位大人代為稟報三少爺,高麗國永遠都是大宋的屬國,一心向著中原的。

李公笑哈哈的請王子上路,告訴他三少爺已經安排了嘉定的軍器坊,放開叫王子參觀,欲送些稱手的武器助力高麗抗蒙呢。三少爺判斷蒙軍很快就會再拿高麗試刀,還請大王子早些回去。

賓主兩邊都不再墨跡,半島王子帶著隨從急匆匆的直奔碼頭往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