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下午,趙玉林才過江回家,他娘和四娘四妹還有陳曉敏都去城門口接住,一家人走路回家。陳曉敏拉著他的手靠在他肩上,他妹子趙思涵嘟起小嘴巴說陳曉敏就想霸占她哥了。

他看著自家妹子問咋啦,曉敏啥事又欺負她啦?

思涵說冇有,就是看他們的樣子不舒服。

趙玉林拍著四妹的肩膀叫她少想這些,多去書院讀書。

趙思涵不乾了,她就想做生意賺錢。她冇事成天就在碼頭上轉悠,看那些船運來了啥,又裝走了啥。已經和他娘一起把綢布生意做了起來,還咬牙切齒的要勝過對岸呢。

那些下遊來的運酒船,為了得到陳家的五穀豐酒爭相將價廉質優的貨品送來,三江口的貨物種類越來越多。各地的酒商等於在這裡互換產品了,他們在運走酒的同時又從這裡附帶采購些需要其他貨品。

所以,趙玉林他孃的貿易越做越大,劉玉汝已經在考慮單獨修建貨運碼頭了。

晚上一起吃飯,卻不見吳雨琦和馬靈兒。

趙玉林問陳曉敏,她說馬靈姐說江北現在安寧了,她要回去重開叫花雞,雨琦姐姐跟著一起走了。

趙玉林歎息了一聲,說他欠下了一個心債。

他轉身出門,去新城的公事房議事。

朱從文第一個到了,調侃他說三少爺厲害了,砍瓜切菜般的就拿下了登高山哈。

趙玉林笑笑,說哪有那麼容易,全靠兄弟們用命。

朱從文說他不瞭解情況,有些心急了,彆介意。

趙玉林說他一語中的,是自己顧慮太多,動手遲了,以至於讓山匪坐大。他十分歡喜的告訴朱從文那支槍很好使,子彈都能用。

朱從文敲著桌子發出一絲感歎,問還帶來了哪些好東西?

趙玉林說回頭讓他看個真切。

稍後,翠屏新城的精英都到了。

魯有朋說四娘不好意思來,寫了條子的。

趙玉林看了,財務收支平衡,主要還是酒和香水以及叫花雞的收入,但是碼頭的轉口貿易增長很快,這時非常欣喜的。

劉玉汝說現在新城區的建設需要人手很多,建議將城裡原有的舊房清理出來進行維修,對流民進行安置。有人居住纔像個城。

趙玉林覺得行,問大家的意見,眾人也是點頭,因為他們進來都是你占著這裡,我占著那裡的分所辦事,一大群人紮堆住在一起。

他說既然大家同意,那就這樣子乾,先把正街兩側的房子維修好分配給最早進來的兄弟們住下。不過,他給劉玉汝說要在街上找地建起茅房,不能讓來往的人找不到茅房隨地拉屎,撒尿。

一桌子的人立馬就笑了,劉老爺子很是讚同,點頭答應。

魯有朋說城外安置的流民開荒種地已經搞了一萬五千畝,家家戶戶都有茅草屋,就是還要發放三個月的接濟糧。待糧食豐收就穩妥了。

陳忠順說糧食冇有問題,酒坊的糧庫裡糧食充盈,夠吃夠用。

趙玉林說糧食的儲備要從整個翠屏來考慮,他讓劉玉汝和魯有朋計劃,擇地再修一個大的倉庫,新糧出來時購進新糧,要有保障翠屏人吃一年的新糧儲備,將來糧食儲備足夠多就騰出倉庫去釀酒。

大家聽到趙玉林做這樣長遠的計劃,無不動容。

雷滿說現下有八百鄉勇了,維護翠屏安全足夠用。

朱從文接著說三少爺建立一支新型的軍隊,不僅僅是維護翠屏的安寧,是要維護嘉州的安寧,蜀地的安寧,直到打敗蒙古軍收複燕雲十六州,恢複漢唐盛世對吧。

大家驚訝的聽著,眼睛都看向趙玉林。

他敲敲桌子說朱先生講的冇錯。我們有多大的腳穿多大的鞋,有多少錢養多少兵,一步一個腳印的走。

陳顯激動的說那軍器的製造還要增加人手,他已經請魯有朋通過丐幫尋找能人工匠,挖到翠屏山來。

趙玉林點點頭,說拜托陳師傅了,回頭他會多去一起會商,朱先生也要去,看看如何在現有條件下改進工具器械,加快軍器生產和新兵器製造。

趙玉林說翠屏山越建越大,外麵肯定有人盯著了,他會去縣衙請縣太爺在這裡設立翠屏鎮,讓劉玉汝將城門處的公事房再打理一下交給鎮公所使用,將來我們人人都有院子了再恢複那個老縣衙讓翠屏山人公用。

諸事議定,趙玉林推著朱從文回去,從書房裡取出八億杠,手雷,帽子,戰術背心和望遠鏡這些東西來,他說子彈用了七顆,剩下的都在這裡了。

朱從文撫摸著一件件熟悉的物品已經熱淚盈眶。

趙玉林拍了拍他肩膀說既來之則安之,咱應該慶幸還活著。

良久,他才說要回去了。

趙玉林喊門外的李川將朱先生推回去。

他不去問朱從文究竟發生了什麼,將物品一件件放回去。

夏頂天進來報告魯大人請他,趙玉林跟著去了魯有朋的屋裡,卻看見雷滿和陳忠順也在那裡,已經喝上了。

趙玉林坐下端起酒杯叫走一個,隨即乾了,抓起炒黃豆吃了起來。雷滿遲疑了一下開口道:“他們不說我來問,哥兒這不是要反了?”

趙玉林剛端起杯子要喝呢,抬頭疑惑的看過桌子上的三個人道:“反啥?臨安的皇帝嗎?我冇想過要黃袍加身哈。”

幾個人聽他說著糊塗了。

魯有朋說他相信三少爺不會的嘛。

趙玉林說他們還不知道,去年蒙古軍就在邊關打劫了,成吉思汗雖然死了,但是蒙軍卻越來越強大、凶狠,滅了西夏肯定要打大宋的,所以我們要抓緊練兵,擴軍,將來軍隊要北上抗蒙,保衛我們自己的家園。

陳忠順說這些都是朝廷的事情。

這就是他的短視了,以為交了銀子給官府,官府就能保護他的周全嗎?

趙玉林說:“臨安朝廷是靠不住的,若是僅靠臨安朝廷,我們都會在蒙軍的鐵蹄下苟且過活。走著瞧吧。”

雷滿乾脆的說從對麵的敘州府他就看清楚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他相信哥兒的,就跟著哥兒乾。

魯有朋也說他收到過丐幫的資訊,蒙古軍燒殺搶掠,的確和金人一樣的凶殘,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去年蒙古滅西夏,殺得全城不留一人。

趙玉林點點頭給雷滿說,叫他去和朱從文商議,搞個訊息處加大情報收集力度,就讓魯有朋做總管。

他對著陳忠順說神威軍今後會越做越大,困難也會越來越大,危險也會越來越大,他的酒坊最好和翠屏山分離。可以避免受到牽連。

陳忠順不再猶豫,說已經做到這裡還有啥牽連不牽連的。

趙玉林有點鬱悶了,都是一心要乾起走的,那又是誰擔心他造反要掉腦袋呢?

他不去想了,一甩頭端起酒杯叫“乾了。”

次日,趙玉林去找陳顯討論鍊鋼,

陳顯告訴他劉玉汝正在燒製耐火磚,新型高爐體積大,對建築材料的質量要求很高。

趙玉林不管那些,將他繪製的飛輪,偏心輪,連桿這些工件圖紙交給陳顯,他說要想作坊的效率高,就要推動作坊機械化,光靠甩開膀子掄大錘是不行的。

陳顯看到他的這些工件連接水車的示意圖後又是一震,再看趙玉林時已驚為天人。

趙玉林啟發他製造鋼絲、鐵索,鋼纜,絞盤,葫蘆,軌道車,取代現在的繩索拉動運貨,將會大大提高運力。不然,隻是鐵礦石和煤炭的運輸就要消耗巨大的人工。

敘州府衙,許知府和幾個通判、府兵將領一起吃飯。徐朝林這次沾了趙玉林的光, www.kansh.com許知府將大量的功勞計算在他頭上,臨安朝廷一定會有重賞,他買了趙玉林的五穀豐來辦招待,不停的給各位大人敬酒。

那些官兒們一個個都喝的麵紅耳赤的好不歡喜。

許知府說登高山是拿下來了,接下來要按照嘉州的要求再接再厲,一舉蕩平敘州的所有山匪。

眾將高喊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散席後,這些紅眼睛狼便上怡紅院的上怡紅院,回家的回家為自己充電,他們要好好發泄一番,準備出征討伐土匪了。

趙玉林回去,喝著玉陽子送給他的清城茶剛看了一會兒書,江北瓷器坊的鞠掌櫃和他老丈人陳忠順一起來找他敘事。

鞠掌櫃因為有陳家天量的酒罈子業務和白玉杯,香水瓶的製作,不到一年的時間裡生意財富翻翻。一舉成為宜賓陶瓷界老大。

現在看到翠屏山的建設熱火朝天,他決定將自己的瓷器坊搬過來了。

趙玉林叫頂天給兩人沏茶,歡迎鞠掌櫃落戶三江口成為一家人,還說翠屏山要建鎮,打算推薦鞠掌櫃做翠屏鎮的總都保。

鞠掌櫃驚的掉了大牙,他說陳公在此,如何輪到他了?

趙玉林說陳忠順和他是翁婿關係,不便參與公事,做好五穀豐就行了。

鞠掌櫃推辭不下,答應下來。

趙玉林說鞠掌櫃是第一個進來的工坊,地選在何處,需要多大儘管提,但是不能汙染周邊水源,出貨後的廢渣也要找地方堆放好了。

價格嘛,就按十兩銀子一畝如何?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