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玉林看著華嶽寫的手稿在三張桌子上飛來飛去的傳閱,覺得太耽誤時間啦。

他想到後世開會,秘書室總是做的妥妥的,每個人麵前都有當天議事的檔案,要議啥都是清清楚楚的,何須這樣費事。

他將後麵記錄的餘大異叫過來講了自己的想法,叫他們做書|記官的多費點心思。

肖豔見餘大異都坐在後邊,悄悄問他:自己是不是該下去挨著餘大異坐才妥帖?

趙玉林貼著她耳朵說:已經內定是哥兒的女人呐,享有特權。

肖豔的臉刷的紅了,把頭低低的埋了下去。

丁公早就胸有成竹,先看看老曹,再問趙玉林如何做?

有冇有合適的人選?

趙玉林乾脆的說副使他要推薦一位女子任職,就是他的第一夫人,鳳翔府大總管馬靈要回來做副使。

啥?有這樣直接為自己女人要官的嗎?

恒古未有啊。

諸公吃驚了,三張桌子的人都麵麵相覷的看他,左右交頭接耳起來。

曹友聞說馬靈夫人勤奮好學,管理神威軍財務日久,經手的銀子和成都不相上下,任個副職綽綽有餘。

有曹大將軍保舉,眾人不再議論了。

馬靈兒本來就是趙玉林的大老婆,眾人不過是認為她乃女流之輩,要在府衙做事有點另類。

女子從政做事,這在宋代太稀少,隻是趙玉林建立神威軍後川蜀之地才湧現出了以他老婆們為代表的一大批女官。

如今馬靈一躍進入製置司高層,頓時顯得鶴立雞群。

稍息,丁公一拍桌子說:“大善。”就請馬靈大總管屈就轉運副使,為咱川蜀理財。

接著再問其他職位人選。

趙玉林就不管了,又他們去爭奪。隻是提了一條,不管拔擢誰,都要經過順風處和皇城司的聯合審查。按照大宋的用人製度,犯事官員一律不得拔擢。

一個上午,終於將轉運的官員討論配齊了,丁公每每問他意見,他一個個都是讚同,老爺子開森啦。叫中午喝點小酒,下午小睡一覺繼續。

這是丁公年齡大了,有午睡的習慣。

趙玉林可不喜歡中午喝得麻麻的說事,陪著諸公吃了兩杯後去東側廂房午休。

老曹說春暖花開的,叫走兩圈。兩人在府衙散步。

老曹問他,這就隨意的讓他們拔擢官員?

咱們神威軍中就不拔擢些回來做事?

趙玉林說亂世呐,穩定為先,過些時日再看吧,今後用人的地方多著呢。兩人回去休息了一會兒,轉去議事廳繼續開會。

丁公精神大好的叫餘大異給大家散發議事單,要拔擢幾個臨安來的官員任職州縣。這兩年臨安钜變,蜀地的邛州,雅州等州縣官員遲遲冇有下派,丁公一下子就拉出來八個職位名單。

老曹初次接觸蜀地的官員任命,看得眉頭緊皺。

趙玉林倒是一臉的無所謂,看完後對著丁公提議再加上一個興元府的洋州。

丁公立即驚訝了,洋州可是神威軍治下的興元府?

他從來就冇想過要管理興元府的官吏,一直以來都是趙玉林在自作主張。

與會議事的諸公也是吃驚的愣住。

趙玉林說川陝製置司治下的地盤都應該統一發號施令,難道不是嗎?

今後神威軍的財務要逐步移交轉運,川陝要統一財權,人事權和軍事權。

當下國家蒙難,暫時由丁公主人事、財務,曹公監督人事、軍事,領川蜀守備隊保內務穩定,在下不才,隻主軍事北伐蒙軍,如何?

眾人立即張大嘴巴的看著他。包括老曹都是一個驚呆的表情。

那幾爺子昨晚和丁公密議時還在想辦法如何爭取幾個拔擢官員的職位?如何保住餘下的兩千萬稅賦呢?

趙玉林居然大講川陝要一統,將自己手裡的蛋糕拱手送上桌子。

他笑著說時下到處都需要人呢,康寧州和昌都州就嚴重缺人,有誰願意去的,製置司可以多給兩成的薪酬,行吧?

他笑嗬嗬的問諸公。

眾人又是一驚。

這些,都是趙玉林參考後世的用人方略提出來的,邊遠地區艱苦,多給點報酬很正常,這就叫不搞一刀切噻。

丁公的腦子打了激靈,笑嗬嗬的說還是議議當下的這幾個州縣如何處吧?哥兒不妨先說說看。

老爺子總是讓他打頭炮。

趙玉林也是不客氣,說鳳翔府的馬靈要回來任職,他提議調興元府洋州的知州遊顯忠去接任,此人在洋州乾了好幾年,洋州社會穩定,百姓的溫飽問題辦得不錯,提議讓他去權知鳳翔。

他說洋州依照神威軍的新社會理念治理已久,是一個發展迅速的州,咱們在成都拔擢一名同僚去治理,取長補短不是更好?

趙玉林提出這樣的人事安排,丁公樂意了,調個自己人去洋州,等於是往興元府摻沙子哦。

就這,趙玉林還主動給他機會乾?

老爺子立即樂嗬嗬的問哥兒可有合適的人選?

眾人立即看著趙玉林,一個個都豎起耳朵聽他點誰的名。

他卻是兩手一攤,說自己剛到成都,哪有熟悉的人呢。

諸公立即鬆了口氣,端起茶碗琢磨自己該提名誰。

趙玉林吃了口茶又說:不過,要說誰都不認識呢,還真有一位。眾人立即又抬起頭來看向他,心道哥哥彆賣關子嘛,快說快說,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究竟是誰?

丁公心裡就不爽啦。

趙玉林說冇有,他心中一喜,想到自己可以推薦人了,剛打開他腦子裡的資料庫調人,不料趙玉林又冒出個候選人來?

這不明擺著戲弄人嘛。

老爺子臉上不悅神情一閃而過,冷冷的叫他說吧,說出來叫諸公都評評。

趙玉林轉過身去指了指正在記錄的幕賓餘大異,說就是他了。

今天一進議事廳便覺得春意盎然,心裡暖暖的,會議準備很細緻,蠻不錯的嘛。大異應該是在丁公身邊做事很久啦,老爺子該教的都教了,還不放出去做事冇道理嘛。

諸公一聽,當即呆住。

原本以為趙玉林要推薦個自己人出來頂上去的,卻是推薦了他身後的餘大異,一個機宜文字的書|記官。

老爺子也是愣住,醒轉過來後連說不可、不可。

餘大異也是站起來推辭。

趙玉林有點生氣的說咱們做事講究任人唯賢,不拘一格降人才,丁公不好開口舉薦身邊的人,咱們可不能當睜眼瞎,對吧?

這些人立馬附和,都說趙指揮使說得對,三少爺講得是道理,大異的確是個人才,應當放出去做事啦。

丁公這才樂嗬嗬的說那就依了玉林小哥啦,大異還不謝過趙指揮使?

餘大異當即站起來給趙玉林道謝,謝過在場的諸公。

趙玉林說先彆謝他,還是先去權知洋州,乾得好,諸公定會支援再進一步的,是吧?

丁大人樂嗬了,眾人都是笑嗬嗬的祝賀,點頭稱是。

接下來的話題就輕鬆啦,趙玉林依然是一個都不反對的支援通過。

這些官員們覺得這個圓桌議事比朝廷裡做官輕鬆多了、都是坐起手捧著暖暖的茶碗說事,比起站著叩首應班酸爽多啦。

還可以隨意發表意見,遇上機會也能拔擢自己信得過的人上位呢。

臣工們一個個開始滿心於這種協商的模式了。

丁公很快議定了補缺的官員,猶豫再三,還是提出了那兩千萬稅賦如何使用的的事宜。

趙玉林看著老曹,問他有何打算?

老曹說眼下正在昌都州和仁懷堡用兵,應該向這些財力虛弱之地傾斜扶持。

丁公再問他,趙玉林說先聽聽諸公的意見。

有的說扶持農事,有的說提高薪酬,有的說扶貧解困的。

還有人提議多少轉運一筆去臨安小朝廷,不然江東要是真的斷了西蜀的鹽路,必致鹽價暴漲,老百姓吃鹽就難了。

趙玉林看意見收集的差不多了,不等丁公發話立即開口。

他略帶不滿的說賦稅轉運臨安的事情休要再提,向臨安轉運賦稅就等於承認了小朝廷的正統合法地位,是不是偽朝廷咱們都還不知道,慌啥慌?

趙玉林看了看身邊的肖豔和身後的餘大異, www.uukanshu.com清了清嗓子提出他的建議:第一,向巡查局撥付一百萬貫的辦案專項用度,用於新舊案子的破解,督促巡查、捕快破案,為成都的朗朗青天保駕護航。

第二,向康寧州,西寧州,昌都州和仁懷堡各撥付兩百萬貫的用度,用於戰事特彆開支。

第三,向都江堰下撥一百萬的用度,用於都江堰渠係的維修和必要溝渠新建。

第四,將前朝廷在川蜀設置的管、所公人都歸口,所有用度納入轉運財務統一支出。

他說這樣下來,估計至少還有一千萬的餘額,建議撥出兩百萬貫用著成都城區的改造。首先將城市的溝渠河流治理了,保證排汙通暢,河流清潔,街道清爽。

老曹笑嗬嗬的說大善,早晨進來時諸公都在擦洗靴子,趙指揮使就覺得該將成都的街道整治一下啦。

眾人已經熱議起來。

趙玉林不為自己的地盤爭權,爭錢,實事求是的說話做事,讓丁公很是歡喜,當即答應下來,大聲拍板:就按玉林哥兒說的做。